[燈鎮No. X] 團錄III:那一夜的插曲

燈鎮獵手
回覆文章
迷路
文章: 25
註冊時間: 2019-07-24, 12:23

2021-05-22, 16:34

〔那一夜:無畏者酒吧〕
□ 時間回到前夜,沙爾表示要出去檢查周遭,梅里歐特跟著出去。
□ 深夜的酒吧一樓,牛頭人梗骨不在,房間傳出他響亮的打鼾聲,三名獵人湊在一桌打牌,商隊老闆馬狄拉與三名學徒正準備要在門外生火,來製做秦戰要的樂器簫。
□ 梅里歐特詢問馬狄拉,鎮內是否有什麼反抗組織?馬狄拉搖頭,只說鎮上有些年輕人因為閒的發慌,組成了一團「醉漢幫」,以喝酒為樂,因為他們發現喝了酒之後夜間比較有精神。
□ 馬狄拉表示,醉漢幫的人剛才也和大膽菲利斯一同出去了,醉漢幫的人是要去哨兵塔:一個以前作為瞭望臺,現在卻改為儲藏軍備材料的建築。他們應該是會一同前去哨兵塔,然後菲利斯再轉往西南的那幢詭異燈火的樓房。
□ 沙爾巡邏一圈後,神色凝重的回來,表示他發現了幾個土堆,很可能是「沙蟲」出沒的痕跡。
□ 沙爾表示沙蟲分四個等級,幼年期頂多野狼大小、成長期就發展到如同巨熊一般大、成熟期會大到數層樓、完全期則是龐然巨物。
□ 因為沙蟲夜間通常在休眠,沙爾想要趁晚上動員酒館的人,去準備煤炭:沙蟲很討厭煤炭的氣息。
□ 沙爾想要去叫其他夥伴起來,梅里歐特阻止了他,認為在夜間行動更危險,沙爾認為只是去居住區搬運煤炭,根本不會進入黑暗區,現在重要的應該是防範沙蟲襲擊。
□ 沙爾與梅里歐特兩人沒有共識,於是決定打一架,最後沙爾落敗,很不高興地碎碎念走到一邊。
□ 秦戰與霜棘被吵醒,也走了下樓,此時馬狄拉的學徒小黑很興沖沖地在研究簫,並表示有點想去哨兵塔拿物資來多做幾把簫。謹慎的秦戰很不留情面地狠狠地吐槽了一波,阻止了小黑的做死行為。
□ 此時,樓上的雷布朗與安達太郎則非常安穩地在睡眠。

〔那一夜:地下來客〕
□ 此時,在酒館門斜對面的中央大道上,出現了兩個人形身影,秦戰與安達太郎來到二樓想去看來者。
□ 兩名來客慢慢靠近,馬狄拉首先倒抽一口冷氣,因為這是兩個醜陋的獸人,一個長著狼臉、一個長著豬臉。看起來就是怪物。
□ 梅里歐特首先喊話,要兩人站住。獸人停了下來,口語不清地說來看看「鄰居」,並說自己是從地底下來的。梅里歐特質問他們是誰,獸人卻有些遲鈍地說:「我…就是我?」然後步步進逼。
□ 秦戰先是吹了聲口哨警告還在睡的雷布朗及安達太郎,隨即俐落地翻身跳下,完美落地。秦戰伸手要獸人停步,但獸人立刻動手。
□ 狼獸人抽出戰斧揮向秦戰,但沒有擊中。豬獸人則是掄起大砍刀砍向梅里歐特。
□ 雷布朗先以法術魅惑住了豬獸人,眾人先把狼獸人擊倒,正要在處置豬獸人之時,地面突然一陣撥動,一個白綠相間的沙蟲猛地從地底竄出,一口咬斷了豬獸人的腿。
□ 那隻沙蟲似乎背上有個傷口,咬了之後立刻又遁入土中。

□ 豬獸人顯然已失去戰鬥能力,眾人把牠綁入酒館拷問。
□ 豬獸人顯然口齒不清,但仍說出一些資訊:
§ 不記得幾天前的事,只知道醒來就在地底。
§ 看到一串字「KASADO, as you WISH!」
§ 身上的背包是撿來的,沒看到人,只看到白骨。
§ 腦海有個聲音,叫他去找"母巢"
□ 豬獸人智力似乎不高,秦戰問他為何要往這邊來,而不是從地底繞路?豬獸人憨憨地取笑秦戰,說:「誰都知道直線的距離最近嘛」
□ 處置完豬獸人後,梅里歐特不放心,又來到地窖找塔克。梅里歐特認為,被寄生怪寄生的人,在重傷時皮膚會異變,所以要求塔克讓他揍幾下,並保證會治好他。
□ 塔克自然不願意,並表示要向掌燈者告狀,但他反抗也沒用,梅里歐特還是先揍了幾下,再用聖燄燒塔克。確認塔克沒有異變的樣子後,梅里歐特依照承諾治療好了他。
□ 塔克非常驚訝,因為鎮上除了掌燈者外,並沒有任何神職人員、也沒有教堂神殿。

〔NOW:礦坑區〕
礦坑之二.jpg
□ 時間回到第二天,一行人進入礦坑區,要把兩名矮人帶出來,同時封閉礦坑閘門。
□ 一行人進入礦坑區的深處,兩名年輕矮人在此對峙,不肯離開。
□ 雷布朗以妖精儀態魅惑了其中一名矮人,要他立刻出去。
□ 霜棘則威嚇了另一名矮人,要他趕快出去。
□ 眾人研究了一下閘門機關,這裡通道有七八個圓廳,最後兩個圓廳的牆壁則有些裂痕。
□ 每個圓廳都有閘門可以放下,但需要一定的力量。這似乎是魔法驅動機械,而閘門和牆壁上都有用魔法產生光亮。
□ 機關操作:
§ 以動作扳動,力量DC12
§ 閘門2輪關閉,兩人同時扳洞且檢定相差3以內,可以加速
□ 此時,梅里歐特注意到隧道深處的黑暗變得更濃了,隨即,一團陰影逐漸靠近,兩團詭異的黑泥彷彿人的兩隻靴子一樣,一步一步地彈跳著靠近。
□ 眾人立刻退出房間,秦戰與霜棘分別握住機關要拉動閘門,安達太郎則喊著「照瞎黑暗的狗眼!」召喚出光球浮在霜棘前方。
□ 詭異地黑泥倏地伸長,變成黑刺一般刺向秦戰,但秦戰非常敏捷地閃過。
□ 閘門順利放下,眾人往後退,並在遠處看著閘門是否能擋住這奇怪的暗影怪物。
□ 另一個圓廳又開始滲出黑影,即便是秦戰已經事先在裂隙中插了火把,也只能稍微抑制他滲入的速度而已。
□ 暗影怪物周遭迴盪著聲音:「回歸母巢!」
□ 眾人趕緊把每個通道的閘門都關閉,只聽到深處隱約傳來砰砰地聲音,暗影怪物在攻擊著閘門,但看起來並沒那麼容易突破。
□ 回到礦坑出口,矮人們忙著頒獎,壓根沒在意裡頭發生了什麼事。霜棘抽出巨斧,聲稱自己才是最晚出來的,理應贏得勇氣大賽。矮人們不太想搭裡他,但霜棘用巨斧往地上一劈,強大的威勢讓矮人們決定稍微通融一下下,把勇氣大賽的獎品"白銀酒杯"頒給了他。
□ 雷布朗以口才向矮人們描述了恐怖的暗影怪物,矮人們聽了趕緊關閉整個礦坑的大門。

〔市鎮廣場〕
□ 回到市鎮廣場,此時獵人托爾奇正在此處,他表示,菲利斯徹夜未歸,他想要去探索一下,因為眾人看過那幢樓的樣子,希望與他一同前去搜索。
□ 雷布朗回到酒館頂樓,再次遠眺,記下樓房的外貌。因為太遠,所以從此處並看不出那裡有發生什麼事。
□ 眾人決定先去哨兵塔,問問那裡醉漢幫的人,然後再轉西南方去探索那棟樓房。
□ 途中,托爾奇有些感嘆地提到想出去,因為掌燈者曾說,鎮內的居民因為魔法影響,不會有想離開安全區域的想法,所以眾人很警覺地觀察了托爾奇,但只見他提到「想出去」後,臉上隨即出現莫名的困惑。
□ 哨兵塔是座三層建築,托爾奇說,醉漢幫的人通常待在三樓,二樓則裝設了一些不太致命的陷阱,表示是醉漢幫自己的祕密據點。
□ 哨兵塔一樓存放著軍備物資,包含熾火膠、強酸、螢光火把。另外安達太郎還在一個箱子裡找到了一把奇特的匕首。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