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歐(Karlio)

回覆文章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547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19-12-29, 23:50

f1ce71be01e976250f9240b5a97944ed.jpg
卡里歐出生自一個平凡的農村,但有著高昂的志氣:他從小就喜歡舞刀弄劍,希望成為國王的護衛。

在他十一歲的那年,黑魔王的大軍征服了阿爾貝雷托(Alberetor)邊境的城市貝倫多利亞(Berendoria)。

隔年,他成為威勒伊男爵(Baron Veroi)麾下一名騎士佩里亞諾爵士(Sir Periano)的侍從,負責照料他的馬匹、盔甲和武器。

他是個笨拙的孩子,不懂得如何討人歡心,做事也粗魯。佩里亞諾爵士經常在別人面前對他破口大罵,甚至拳腳相向,然而為了有機會能夠擢升為騎士,卡里歐忍耐著這樣的生活。

五年後,佩里亞諾爵士在一場血腥的戰役中從馬上墜下,被亡靈撕成碎片,而目睹一切的卡里歐騎上受傷的戰馬逃出生天。

他繼承了佩里亞諾爵士的盔甲和戰馬,也繼承了他騎士的頭銜。但軍隊裡的同袍大多數並不喜歡他,因為他不夠圓滑的處世方式總是得罪他人。

他不是天生的戰士,沒有天賦異稟的武技長才,靠的只有長年的辛苦鍛鍊,只因為他始終相信若要成為國王護衛,就必須要不斷地提昇自己的技藝。

然而,一直到國王駕崩為止,他在軍隊當中的階級始終沒有獲得任何提昇。他平庸的指揮技巧和出色但並非絕無僅有的戰技,只能讓他取得中上程度的戰功,而光是這樣的表現還無法讓他突破那一層天花板——沒有貴族關係、不討人喜歡的傢伙,唯一能夠出人頭地的方式是證明自己擁有驚人的價值。然而,他顯然不是那樣故事的主角。





當科琳席雅女王(Queen Korinthia)被俘虜時,他已經三十歲了,而他甚至不在女王被俘的那個戰場上。他敬愛女王,就如同他敬愛著先王一般,然而他甚至連見到女王一面的機會都還未曾有過,只能拼命地參與一場又一場的戰役,期待能夠有一天終於證明自己的價值。

幸運的是,當營救女王的大軍進發時,他有機會身處其中,並且自告奮勇地參加其中一支敢死隊,負責在主力部隊進攻之前,前去分散敵人部隊的注意力。那一場戰役持續了一整夜之久,而那漫長的一夜當中,卡里歐的身上多出了數十道在這之後與他相伴一身的傷疤。

當他和同伴一同被圍困時,他和戰友說了個笑話,而大家都笑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卡里歐感覺到自己得到了接納,在一片血海當中建立起的同袍情誼讓他保有了站起身再戰的勇氣和毅力。

那一夜,他認識了很多人。但那一夜,他認識的人都死了。

當黎明將近時,伏在馬背上的卡里歐被來援的其他騎士們救出,才知道他們已經獲勝。在他失去意識之前,他有幸看見了女王一眼。被黑袍修士攙扶上馬車的女王掩住了她的臉,而她的背上是一片燒傷的痕跡。

戰爭結束了。





在那之後,過了很多年。卡里歐整整在床上靜養了兩年,才能夠好好地一個人站起來走路。他被賞賜了一些錢和一小片土地,但他一點快樂的感覺都沒有。他試著重新拿起長矛,卻發現手不住地顫抖。

在那之後的十年間,他花了幾乎全部的時間,試著重新拾起武器。他仍然記得如何運用長矛,那些技巧並沒有消失;然而兩年的時間讓太多的東西都變得太過生疏,而已經年近四十且渾身舊傷的他,花費了非常非常長的時間才找回當初的手感。

但他發現他還沒有戰勝一切。

當女王在徵招前往北方征討蠻族、對付達沃卡森林的黑暗魔物的有志之士時,他只是喝著手上的酒,看著告示,告訴自己:我還沒準備好。

三個月過後,他還是同樣地這麼告訴自己。

三年之後,他終於鼓起勇氣,發現自己正在逃避。

他很害怕。

過去十幾年的那些黑暗又血腥的時光歷歷在目,那些失去戰友的夜晚、看著人類被生吞活剝的日子,還有那些仍然在夢裡出現的影子,在這些年來總是每晚都回來找他。他想要相信自己仍然是當年那個勇敢又笨拙的傻小子,但他在內心深處也明白,他已經回不去了。





他每天在酒館灑的酒錢越來越多,去看那些徵募告示的次數越來越少。有些時候,他試著大聲跟酒館裡的年輕人訴說當年那些英勇的時光,猜想也許只想著那些亮麗歡快的片段,就可以忘記戰爭的另外一面。他錯了。

他越來越窮,越來越膽小。在戰爭結束時得到的那些賞賜,老早就全化成了肚裡的酒。在他衣錦還鄉的那幾年,起初還有些人尊敬他,甚至有大嬸要為他介紹姑娘。然而隨著時間,他在村人心目中的印象漸漸成了一個只會提當年勇的酒鬼。

然後有一天,他跟酒館裡一個年輕人起了口角。「你只是個膽小鬼,峱種,只敢窩在這裡。」他記得那年輕人鄙視的眼神,永遠記得。

憤怒的他和那人扭打在一起,雖然滿身酒氣,卻仍然鼓足力氣對著那人痛揍,將他壓在地上。

「哈哈!誰是峱種,你說誰是峱種!」卡里歐一面壓著那人一面大吼,直到被旁人拉開,看到躺在地上的人面色白如死灰。

「天啊!他是男爵的小兒子!」「不甘我的事!」聽到酒館內旁人的驚呼,卡里歐才意識到自己犯了死罪。

酒醒的他狂奔回家,從乾草堆下翻出陳年盔甲和矛尖有些生鏽的長矛,把東西往麻袋和背包裡一塞,腦裡千頭萬緒。

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卡里歐,你犯了死罪。你過著窩囊的生活,還違反了女王的律法。為什麼?你的人生出了什麼差錯?」

他想起了年輕時的夢想,想起了女王加冕時,自己暗自在心中立下的誓言。他效忠女王,想要成為女王的護衛。即使現在看起來已經太遲了,也許他還是能到北方去,為女王的鴻圖大業貢獻一些什麼。

或者,他只是不想落得那年輕人的口實。

他連夜離開了故鄉,啟程北上,暗暗希望來追捕他的人不會發現,認為他仍然待在南方。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547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1-19, 20:01

起始裝備:

中型盔甲
睡袋
烹飪裝備
柴火
煙管和菸草


購物:
繃帶x2= 1 shilling
毛毯x1= 2 ortegs
飲酒杯(Drinking horn)x1 = 2 ortegs
燧石和鐵片(Flint and steel)x1 = 2 ortegs
繩索(Rope)x2 = 2 shillings
水袋(Waterskin)x1 = 3 shillings
號角(Horn)x1 = 4 ortegs
針線(Needle and thread)x1 = 1 orteg
肥皂(Soap)x1 = 5 ortegs
火把(Torch)x10 = 1 shillings
武器維護工具組(Weapon maintenance kit)x 1 = 5 shillings
背包(Backpack)x1 = 1 thaler
腰包(Belt pouch)x1 = 5 ortegs
錢包(Coin purse)x1 = 3 ortegs
麻袋(Sack)x2 = 4 ortegs
簡易衣物(simple garb) 1 shilling
總花費 2 thalers 5 shillings 8 ortegs

2 藥草

目前所持 0 thalers 3 shillings 7 ortegs


煙管、菸草盒、兩盒藥草菸、剩下一半的藥草菸,喝到剩半桶的三重發酵啤酒,一隻切過的風乾火腿,四分之一塊乳酪
不明文稿、現金3t 8o、金蛋一顆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