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萬物的胃袋(上)

卡布拉的冒險者
回覆文章
Naert
文章: 3
註冊時間: 2019-07-24, 12:40

2021-03-04, 21:05

普萊去自由巷後,只請人捎來一則「師父找我,去去就回」的訊息。但兩日後普萊仍不見蹤影,於是問起碰卡知道些什麼,知道普萊去自由巷後接了有關盜墓的任務,於是眾人前往自由巷尋找普萊的下落。

完成開鎖的考驗後,眾人在街上調查一番後,來到一間酒吧,並詢問有關普萊的事。收下不婓的情報費後,酒保僅僅告訴眾人毫無價值的情報,以及一張還算清楚的路線圖。


循著路線圖,從大路穿過小徑,步入一座森林後,便發現一個小有規模的建築,外觀是石質的拱形石屋,佈滿著青苔,看來也十分久遠。屋外有兩人正在爭吵著,一個像是地侏,另一個是紅衣的女子。

「不能就這麼走了呀,他可是史考特先生的徒弟,他出事了我們啥都沒做可交待不了啊…」地侏尖細的聲音無奈地阻止急忙想離開的紅衣女人。

「管他的,隨便編個理由,就說他給吃掉了不就好了?」紅衣女人推開地侏便要離去。

眾人逕自走向兩人,感覺對這兩人似乎有些許印象。

林地侏恐懼地看著艾里特,而紅衣女人則是杏目圓睜地瞪著莫那:「你!就是你這個可惡的傢伙,說要把我賣掉的傢伙!」

安娜完全沒有感念莫那最後將她放走,只記得莫那曾隨口說過要把她隨便賣掉的事,舉起輕弩就射出一箭,但準度實在太差,一箭射在草地上。莫那也不是省油的燈,抽出雙刀就開戰。

騎在天馬身上的莉迪亞,迅速地飛過安娜頭上對她施放不諧低語,各種惡毒的話語令安娜厭惡地朝反方向跑去,竟是朝莫那直直奔去,最終被莫那一劍放倒,莫那強壓下一劍殺死安娜的念頭,劍柄擊打在安娜的額頭便昏死過去。

而回頭一看林地侏早就趴在地上好好的,艾里特與法爾波三兩下就解決了。

綁住兩人並詢問林地侏後,才知道他們聽到有個魔法師學徒,偷走一台召喚書後藏在這個墓穴中並研究著,兩人原本只是想偷走召喚書,卻沒想到誤殺了魔法師學徒,不甘心的他在死前召出「萬物的胃袋」,將一時失察的普萊吞了進去。林地侏支支吾吾地說不清裡面有什麼,只是告訴大家裡頭有許多怪物。

對於訊問結果不甚滿意,最後眾人將兩個人埋進土裡並在他們眼前擺上一杯水,就進入了地下墓穴。

進入墓穴後,發現四個角落都點上火炬,雖然有些昏暗但照明算是充足,在牆邊擺著桌子,上頭有些水果之類的食物。而房間的中心有個以欄杆圍住的天井,朝下一看是個身穿GOOD MAN皮甲,臉部罩上紫色破布的人,試著扔東西或倒水下去,底下的人仍只是悶哼一聲後不斷喃喃囈語,像是說著夢話一般。

正好在離開落日城時獲到魔寵,於是便命令鳥兒飛下去一探究竟,還未落到底部已連續被尖銳的觸手攻擊數次,但仍安然飛到GOOD MAN皮甲上,並掀開這個人臉上的紫色破布,發現是面容削瘦,觀骨凸出的普萊。

試著叫喚普萊也沒有獲得反應,但此時大家注意到隔壁的房間傳來急促而緊張的呼吸聲,從一側的寶箱裡傳出來。由於害怕遭到暗算,於是莫那先砍向箱子,激得裡面的人大喊求饒,並試著想從裡頭推開被劍身卡住的箱子。

葛林與莫那使個眼色,莫那將劍移走開啟了箱子,葛林也防備著箱子中的事物。當箱子完全開啟後,赫然發現又是一個身穿GOOD MAN 皮甲的長髮男子,外貌與普萊神似但長髮已掉落不少,整個身形也瘦小許多,似乎有些乾扁枯瘦。

「救我…莫那、葛林,有個長得像我的傢伙正在追殺我…」語音未落葛林的大刀隨即落下,砍入了普萊的肩頭。

枯瘦的普萊流著眼淚問著:「為什麼…葛林你為什麼要殺我…」

枯瘦的普萊身軀緩緩滑回箱子,昏死了過去。眾人將他束縛,並討論著怎麼處理這個奇怪的傢伙。葛林注意到另一邊有一扇鎖住的門,於是一腳踢開,卻發現門後有人。

一個體態圓得像球,但身上也穿著GOOD MAN 皮甲的長髮胖子,像是豐滿滋潤的普萊,正悠悠地小跑步出來,並伸手拿向一邊的桌子,雙手拿起水果就啃。

「你們也來了呀,太好了。」胖子普萊吃得滿口,但毫不在意自己吃的是木工刻製的彩繪水果,吃的正津津有味。

「天啊…普萊,你吃的是什麼啊…」莫那看著普萊滿嘴的木屑,正想制止他,但普萊像是餓鬼般啃著:「這很好吃呀…你們要不要來一點?」

於是葛林跟莫那一人一刀砍向胖子普萊,普萊見情勢不妙,拿起剩下的木雕轉頭就跑。法爾波想跟上,但不一會兒追出墓穴外卻已不見其蹤影。

對於神出鬼沒的胖子普萊,眾人懷疑起是否這是一種幻影法術,於是將昏死的枯瘦普萊扔了出去,卻證實這不是幻影。

「這個世界上又多了一個普萊了。」

眾人決定轉身回去繼續探索,才進入另一個房間,發現在用以演說的高台上,站著身穿GOOD MAN 皮甲的普萊。而這個普萊看似沒什麼異常,但眾人卻質疑起他的真偽:「普萊,你的龍鱗短劍呢?」

方才為了證實自己的身份,枯瘦的普萊曾拿出龍鱗短劍來證明。但眼前這個普萊也從腰際抽出龍鱗短劍,並把玩了起來。

經過一番討論後,普萊主動提到自己被抓起來後分化了六個分身,所以他必須打倒這些分身才能取回被分散的力量,並央求眾人一同找出並打倒其餘六個分身。

於是普萊領著眾人進入下一個房間,並提醒大家要小心翼翼地通過一具構裝盾衛。一開始大家並不同意,開始懷疑起普萊是否真的是他們熟識的那個人,為什麼會刻意帶著他們走向危險的道路。

眾人討論了一陣後,法爾波突然發覺身旁多了一個黑色的小人,外貌像是用墨黑色的果凍雕刻出普萊的樣貌,不足半身高的樣子有些滑稽。小黑人伸手便想摸走法爾波的錢袋,被發現後生氣地往回跑,眾人也不顧喚醒盾衛的可能性開扁。

小黑人爬上盾衛身後的牆壁,不一會兒又帶了一個同伴下來,還不斷踢打著盾衛,果然觸動了盾衛的防禦機制,但在眾人強力的攻擊下很快地便結束,普萊最後飛身將細劍朝盾構脆弱的縫隙插入,並挑起重要的零件,盾衛便應聲倒地。

普萊擺出勝利姿勢,高興地舉起雙手,而此時的莫納面色凝重,也悄悄地舉起雙劍朝普萊的後背逼進…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