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黃金之都-03 烏倫疑雲(下)

卡布拉的冒險者
回覆文章
迷路
文章: 16
註冊時間: 2019-07-24, 12:23

2020-11-09, 18:41

The Shadow of Urbe Auream II
黃金之都地圖.jpg

#議會城堡B1
*艾里特在圖書室搜尋,看到一本軼聞類的書籍,上面記載著:有少數人曾在黑龍之戰後,看到法師黑奧的身影,但似乎失去記憶。有一些人說那疑似黑奧的法師是個騙子,詐騙了他們的錢財。還有一則紀錄,記載著一名破曉騎士目睹邪惡法師以變身術變形成黑奧的樣子,烏倫城官方當時還派出小隊特別去搜索。

「我看到一個面如枯槁的死靈術士,在法術影響下,他的皮囊宛如充氣般膨脹、扭曲,最後變成了與黑奧大人有三分相似的外貌。我還來不及上前逮捕,他便以極快速度消失在巷角。」--距今452年前,破曉騎士魯文,"烏倫軼聞誌"


#法師盧布
*離開地下室,一名騎士表示有位"大人"想要見遠征隊。來到三樓,出現的卻是那位自稱"盧布"的法師,他咬牙切齒的說遠征隊是竊賊
*關於海爾的裝備,盧布表示"銀行家的會長"說暫不追究,所以就當暫時出借,而現在他要拿回的東西是那本"構築之書"。
*得知遠征隊把書交給了巴比倫,盧布很是懷疑地質問了細節,遠征隊頑強不屈的英雄本色把盧布氣的半死,動怒地引發了一個小的閃電法術炸碎了房間的長桌。
*在判斷遠征隊確實不是受人指使來偷書後,盧布表示會自己想辦法把書拿回來。遠征隊則心胸寬大地不計較盧布的兇惡態度,寬容地說要他們幫忙拿書回來也可以。盧布於是透露,那本書有關於巨拳要塞最底層的要塞設計,巴比倫身為巨拳氏族的人,應當會看出奧妙,而想要下去探索。盧布要求遠征隊之後見到巴比倫,要推薦一位"專家"(也就是盧布)一同下去。
*為了避免遠征隊洩漏自己的存在,盧布拿出一袋以魔法詛咒過的金幣,表示這是銀行家的契約咒,接受金幣之後,遠征隊在三天內就沒辦法洩漏有關盧布的情報。
*無所畏懼的莫納先取了一枚金幣,其餘則由莉迪亞接過,她用了巧妙的手法,在盧布面前偷天換日,把一般的金幣分給隊友。
*離開城堡之前,山法師察覺到魔法波動過來搜查,但遠征隊沒有透露任何事。

「卡布拉特使裡面,那個雙眼發光的地侏法師很是可疑,在他們覲見爵士,要離開之前,我感受到有股魔法波動傳來,雖然他們裝作沒事,但我在三樓發現了被閃電魔力擊碎的長桌,還有一名失去意識的騎士。」

「在沒有證據之前,我不想貿然驚動對方。或許我該派魔寵去監視?總而言之,蘇姆爵士,如果您認為有需要請他們賠償那張200年的古董長桌的話,我會依您旨意去逮捕他們。」
--議會首席法師山大師(mountain),議會城堡例行巡邏報告


#查內姆與月刃
*返回商業區的過程中,夕陽之刃的隊長查內姆注意到葛林身上的斷戟,以為遠征隊是祕密組織"月刃"的一員。當葛林告知並不是的時候,查內姆十分驚訝,因為月刃的兵器會認主,持有者死亡之後甚至會化為粉塵,不可能有半截的狀態。
*查內姆建議,葛林可以在月光下說出觸發語,如果斷戟真的認他為主,則應該會有所變化。同時他也坦白說,他必須把葛林持有月刃的事通知月刃的人。

*查內姆並委託眾人代替他去調查一下海族族長"老波",因為根據夕陽之刃的調查,水井的毒素出現了海洋種族的血緣反應,而海族是城中唯一的海洋種族。
*查內姆希望遠征隊去試探老波,無論是跟蹤、旁敲側擊甚至質問都可,確認背後是否有什麼可疑的事。

「…這是一個無法解釋的事情,我唯一的猜測是:那名聖騎士的英靈認可了矮人,或者有什麼隱情要他傳達,所以那柄月刃才並未破碎、卻又處於沒有散發月華的奇怪狀態。不過,我畢竟不是組織成員,所以後續就請您接手處理吧。」
--夕陽之刃查內姆,致烏倫地區月刃守護者的密函


#卡布拉爵士的情書任務

示意圖:商業區私人港.jpg
*眾人決定先到北方私人港口找雷婭女爵的船隻,途中經過文明街,聽到獸化人與武僧穆沙在交談。穆沙感覺是他們的領袖,而從他們對話中得知有獸化人被暗殺。
*眾人從廢棄的屋子裡觀察港口,發現女爵的船隻停泊在大約距離港邊70公尺遠的地方。
*普萊決定由莉迪亞幫他隱身後,先獨自潛入探索。莫納與葛林則趁機跑出去煙囪牛排填飽肚子。
*艾里特替普萊施加了水上行走的能力,普萊順利地溜上甲板,看到一個曬太陽的水手,B1則有另一個水手在畫畫。
*普萊搜索了一下B1房間,發現幾枚珠寶、一幅精靈大使穆恩的畫、三把匕首,然後也順利地搜出了卡布拉爵士送給雷婭女爵的情書。
*普萊甚至抓起床單,藉由隱身術的效果,讓B1的水手以為有鬼,而倉皇跑到甲板上。
*便在這時,水面上突然冒出幾隻藍色的猴子,翻入了船之中。
*普萊機智地抓起一本書,丟到角落,引開水猴子,然後翻出窗戶。
*但正當他要踏水而行回到港口時,卻發現港邊站了一個身穿血紅色袍子、面色扭曲的法師,揚手就是一串血紅色魔法飛彈,直接打中普萊胸口,同時周遭海水開始變成血紅。
*一擺脫麻痺的普萊見狀,立刻對著港邊大喊:「法爾波!對窗外那個穿著紅色袍子的人放火球!」同時彎弓搭箭,前方冷箭、後方火球的攻擊重創了法師,讓他無法在維持那道控制海水的法術。
*瘋狂的法師怒吼著:「阻撓血色流星墜落的罪人!你們今天會死在這裡!」
*但此時莉迪亞召喚出兩隻巨章魚,在艾里特根本還沒出手機會的情況下,就活抓了那個瘋狂法師。
*戰鬥雖然落幕,但是聲響卻經動了周遭。以為鬧鬼的兩名水手看到巨章魚,跳入水中、大呼小叫地逃命。燈塔上的看守員也呼喊起來。
*普萊帶著昏迷的瘋狂法師往海面上更遙遠處走,以免被察覺。

「沒錯,就是章魚鬼!我親眼看到了,那隻章魚鬼的巨大觸手抓住了船身,牠的怨念進入了船艙,不知道在找些什麼東西,要不是我們當機立斷跳水,肯定被那奇怪的血色海水弄死了。」
--水手大哈,"烏倫東城報"

「別聽大哈亂說,那是真的生物,海上水手都稱呼為八手死神,也不知道為何會靠近烏倫內海?我們跳水之後,看到一個紅袍的倒楣蛋被八手死神拖走了,那傢伙不僅頭破血流、還整個嚇瘋了,願伊努爾保佑他的靈魂安息。」
--水手二哈,"烏倫東城報"



#雷婭女爵
*躲在廢棄樓層的艾里特、莉迪亞、法爾波聽到有腳步聲快速靠近,莉迪亞靈機一動變身為夕陽之刃副隊長雷婭女爵的外型。
*但沒想到,門外傳來雷婭女爵的聲音:「裡面的人,限你們十秒內開門自首,否則我們將強行破門!」
*莉迪亞默默地再次變身為卡布拉爵士的樣貌,艾里特則打開了門。
*一頭紅髮、手按佩劍的雷婭女爵怒氣沖沖,劈頭就問艾里特等人在此做什麼,但她隨即發現莉迪亞變身的卡布拉爵士,皺起眉頭:「卡布拉!你在這裡做什麼?你不應該出現在商業區。」
*莉迪亞急中生智,表示"卡布拉爵士"來此就是為了雷婭,雷婭被她的情話一時唬的愣住,莉迪亞拿起長笛吹奏了一首小曲,曲末更取出身上的一瓶香水,含情脈脈地交給雷婭,表示請他三天後,來貴族區的噴泉旁邊相會。
*趁著雷婭完全失去反應能力,莉迪亞等人趁機離開,去煙囪牛排與其他人會合。
*另一邊,普萊則把瘋狂法師拖上岸,搜了他的身上,找到一個疑似魔法物品的藥水瓶,裡頭漂浮著五團不同顏色的藥水。

「昨天下午商業區北方傳來械鬥聲響,夕陽之刃衛隊出動後,發現是卡布拉爵士意圖在私港給夕陽之花驚喜,卻被誤報為暴徒入侵。所幸此一騷動也使夕陽之刃發現兩名落海水手,將其救援上岸。」
--"烏倫東城報"

「今天莫名地一直打噴嚏、眼皮直跳,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卡布拉爵士在辦公室的大床上,對僕人碎碎念



#異變
地圖:商業區.JPG
* 莫納和葛林在煙囪牛排用餐,向鄰桌客人打聽,得知商業區只有珍寶坊出售高級商品,於是等到莉迪亞、艾里特、法爾波趕來之後,五人便往珍寶坊的方向而去。
*來到珍寶坊前的天鵝廣場,此時天空中傳來爆炸聲,一團七彩斑斕的煙火雲出現在遠處的高塔虛影旁邊,同時出現地震,周遭居民紛紛上街查看,紛紛議論:「我就知道,城內最近的動亂都是高塔法師那群笨蛋搞的鬼!」
*廣場邊的苦修士布拉德跳到噴泉台上,大聲疾呼:「大家不要緊張!這一切的苦難都是神對我們的考驗,只要通過考驗,我們就能獲得昇華!」
*布拉德更進一步宣揚典籍之神的福音,同時說:「我聽說知識秘典中記載著能夠將勇氣灌注給凡人的法術,最後的半本知識秘典,肯定就在烏倫城要塞深處,我們應該勇於探索,迎回典籍之神的榮光,拜託苦難!」
*他指向遠征隊,「來自卡布拉的英雄們,你們是否也同意這點!」
*遠征隊並不想為狂熱的苦修士背書,沒有理會,而旁邊的居民則竊竊私語:「看!就是那群住在鬼屋的冒險者,他們還真的沒死!」
*此時,天空中又是一個爆炸,伴隨著拳頭大的石塊雨墜落,一枚石塊擊中布拉德,苦修士當場昏厥。艾里特與葛林則趕緊為四周受傷居民療傷。

「別大驚小怪,水病關我們屁事。」
--高塔法師會,致烏倫議會之聲明



#珍寶坊與設計圖
*趁著紛亂,普萊也與眾人會合,並把捕獲的瘋狂法師偽裝成被石塊砸傷的路人。一行人進入珍寶坊,見到裡面的店主正斥責學徒沒有詳細記載帳冊,將他逐出店外反省。
*店主是一名禿頭法師,莉迪雅買了一些飾品,並詢問有沒有出售毒藥,店主表示有販售食腐蟲毒液,開價300GP,但是艾里特識破了店主的唬弄,莉迪雅透過說服,成功以成本價150GP購買到兩瓶毒液。
*莉迪雅想用盧布的詛咒金幣來付款,但被警覺的店主以偵測魔法察覺。
*交易之後,店主想使用念力波動打開櫃子,但法術卻失效了,店主喃喃自語:「奇怪,我這個法術是知識秘典上的秘傳,怎麼最近一直出問題?」
*眾人想要詢問關於卡伯斯設計圖的事,得知卡伯斯是個四處旅行的工匠,他的設計圖則已經賣給其他人。店主不願意透露情報。
*眾人決定從珍寶坊的學徒下手,於是四處打聽,得知學徒往金杯酒館買醉去了。

「最近兩天,"卡布拉的特使們"成為商業區居民茶餘飯後的談論對象,除了他們居住在鬼屋之外,有人說他們窮得連吃個牛排都要打包,卻又向人打聽哪裡可以買高級商品,一整個感覺在裝B。」
--"烏倫八卦報"

「珍寶坊店長戴蒙指稱他們曾各種威脅利誘,想低價向他購物,但結帳時卻試圖使用偽幣,更令人髮指的是,他們還煽動學徒向自己爭取加薪!」
--"烏倫八卦報"

「自由巷盜賊發言人表示表示,卡布拉特使們是頗有正義感,揭發了自由巷一位敗類誘拐兒童的事件,但是手段是有一點過於兇殘,嗆聲『誰靠近我兄弟5呎內,他就會扔火球炸你們』,然後還把嫌犯像叉燒一樣釘在牆上。」
--"烏倫八卦報"

「白銀碎片某攤主表示,他們訂購了一副標示有『GoodMan』的皮甲,簡直此地無銀三百兩。」
--"烏倫八卦報"

「居民阿普表示,卡布拉特使們心腸很好,醫治了在天鵝廣場上被落石砸傷的民眾。」
--"烏倫八卦報"



#海族族長老波
*一行人來到金杯酒館,正要進入前,發現一個藍皮膚的老者在外頭張望,正是海族的族長老波。莫納上前把阿海的手環交給老波,老波得知阿海平安十分激動。
*眾人詢問老波在此處做什麼,他支吾一番,最後吐露說還有一個海族男孩阿水失蹤了,他懷疑是自由巷的一名瘸子盜賊誘拐了他,但是自由巷的人很排斥獸化人,所以他在想辦法找人幫忙。
*眾人觀察老波似乎還隱瞞的什麼,於是在多次說服之後,老波表示確實有些事情,但是不希望外傳,希望遠征隊能立誓守密。
*眾人同意,紛紛對知識之神或芝士之神發誓不會洩漏。老波這才說出,其實"海族"不是獸化症感染者,他們是從遙遠的地方過來,為的是在烏倫尋找他們的創族之神,也就是典籍之神。但是詭異的是,海族的記憶十分破碎,他們只記得族人是先來到一個海底洞窟的地方,然後一部分族人進入烏倫,瞭解城內情況。而老波等人的記憶卻完全忘記了「他們怎麼進入城內的?」、「我忘記怎麼回去那個海底洞窟了」。但老波信誓旦旦地宣稱海族完全沒有惡意,與城內的水病事件無關。
*遠征隊認為海族可能與手藝之家的魚人靈魂有關,於是和老波約好,請他晚上來相見。

「大師還沒回來,但是我腦海中又聽到奇怪的聲音了,似乎有個聲音在跟我說『…你有聽過芝士嗎?』」
--紐戈比的日誌


#學徒與歐克
示意圖:金杯酒館1F.jpg
*遠征隊進入金杯酒館,這裡是城內最高等的酒館,低消10GP,他們圍住珍寶坊的學徒,軟硬兼施,從他口中套出設計圖的買家是一名叫做歐什麼的胖法師,外地人,正好就下榻於金杯酒館的高級客房。
*他們從金杯酒館的店主瑞德口中套出法師名叫歐克,住在三樓,於是逕自上樓一間間敲門,找到了那名胖胖的法師。
*歐克見到遠征隊等人進入,立刻遮眼:「天啊,你們是什麼人,簡直要閃瞎了我的狗眼!」原來他是海爾的崇拜者之一,所以一眼就看出遠征隊身上的各種海爾裝備。
*歐克承認是自己以2000GP買走了設計圖,但他不打算轉手出售,而要當作收藏品。
*歐克表示自己是研究藝術與哲學的人,如果遠征隊真的想要設計圖,可以回答一個他最近困擾的問題,或許他滿意的話就會願意出售。
*歐克的問題是:他曾經有一名法師好友,死後被死靈法師召回靈魂,放入不死生物的體內,那個被召魂的法師最後成功反殺死靈法師,甚至還能保有靈魂,繼續活動。然而,因為不死生物嗜血的體質,他不定期會發狂,而誤殺很多無辜的人。
*那個法師是個善良的人,當他清醒時,他四處打擊邪惡、拯救了很多的人。但當他發狂的時候,則會濫殺無辜。他認為自己可以找到解決之法,然而在還沒找到解法的過程中,他依舊在清醒與發狂之間徘徊。
*歐克問:如果是你們,你會選擇讓他回歸塵土,還是放任他以這種方式活下去?他並不想探討怎麼樣可以阻止那名法師,他想知道的是「選擇」,你們會想辦法去避免他發狂,也就是讓他「活著」,但是始終存在或多或少的風險,還是「消滅」他的存在,即便他渴望存活下去?
*隊伍陷入了思考,部分人認為他作惡的事毋庸置疑,必須徹底阻止,所以該殺。莉迪雅則認為既然歐克說了那是他朋友,則作為朋友,應該會守護他,如果無法阻止而造成憾事,他也會一起負責。
*歐克搖搖頭:「你們都是些天真的傻瓜,這世界遲早會因為你們這些人而毀滅。但是…既然世界會毀滅,我收藏這些東西又有何意義呢?」他於是把設計圖給了遠征隊,有人問他後來做的決定是什麼,歐克表示他最後還是殺了他,但自己也感到遺憾。

「金杯酒館(★★★★☆,共62,503筆評價)
最新的一筆評論:
『客房管制可以嚴謹一點嗎?不要再放那些渾身汗臭味的冒險者上樓敲門找人了。』」



#拷問
示意圖:手藝之家閣樓.jpg
*離開金杯酒館,此時也到了日暮時分,眾人回到手藝之家閣樓。砰卡上前寒暄,並要收取住房費用。莉迪雅就用盧布的詛咒金幣付了賬。
*回到閣樓,眾人打醒瘋狂法師,艾里特使用讀取思想,得知瘋狂法師的目標就是消滅「阻止血色流星墜落的罪人,以榮耀神」,於是眾人唬弄法師,說他們是故意偽裝成「卡布拉英雄」的同黨,從而從法師口中得知他們是一群崇拜吞噬者的信徒,想要引發各種災難,將生靈的恐懼情緒獻祭給吞噬者。
*法師並表示城內應該有2號、3號等其他潛伏者。
*莫納試圖引導瘋狂法師說出更多事,卻發現這人已經完全病態,甚至反過來建議莫納這個「偽裝成莫納的同黨」自殺獻祭,以取悅吞噬者。
*眾人於是把這法師給就地正法,此時老波也來到了手藝之家。

「法爾波自從離開河橋鎮後,就一整個怪怪的。今天我又看到那些人綁了一個滿頭血污的紅袍人回來,那人在上頭怪叫幾聲後,就無聲無息了,後來也完全不見蹤影。我不禁覺得,會不會法爾波是被這群冒險者綁架了?總覺得他們給我的金幣,讓人有種…奇怪的感覺」
--地侏砰卡的日記



#寇林的自白
*老波上樓後,莫納召喚出魚人寇林的靈魂,寇林看到老波,表示淚歌魚人最初是發源於一個叫做龍礁群島的地方,後來被排擠、流離失所。寇林雖然在龍礁群島看過很多海洋族群,但是完全沒看過海族這樣的人,所以他也無法解答他們族群的問題,但是寇林覺得海族讓他很熟悉,也拜託遠征隊能盡力協助他們度過難關。
*因為看到海族,寇林覺得有件事情可能與烏倫城最近的事件有關,所以他決定坦誠相告。
*這件事是淚歌魚人的恥辱,所以寇林之前一直未提:原來當年黑龍攻城之際,淚歌魚人領袖寇斯並未依約相助,而是躲了起來,施展禁忌魔法,想要將淚歌魚人的殘餘族人改造成足以傲視大陸的人種。
*作為寇斯的副手,寇林是反對的,但也因此被關押。城破當日,寇林感受到地底深處的禁忌魔法與上頭黑龍與矮人的大戰互相震盪,導致魔法失控,礦坑崩塌,逃出的寇林則目睹邪神吞噬者試圖進入物質界,寇林燃燒自身生命將空間裂隙關閉。

「那個海族老先生一頭霧水的上樓,然後滿臉震驚加疑惑的下樓。法爾波的同伴們是不是在搞傳銷?我應該加入嗎?」
--地侏砰卡的日誌



#自由巷
*為了解救海族男孩阿水,遠征隊星夜偷偷溜出手藝之家,來到自由巷。自由想的入口是個三層樓高的鐵柵欄,從底下往上依序排列有四扇上鎖了的門。原來這裡是盜賊的一個據點,所以只有具備開鎖能力的人才能進入。
*普萊輕易地打開四扇門,贏得巷內盜賊的喝采。其餘人則透過法術幫助進入,而法爾波則在外頭待命。
*遠征隊先以鼠人二毛的信為引子,來到這裡的食堂,找到盜賊斑哥,斑哥表示他們來遲了,所以約定的30GP,改為20GP。而斑哥也在金幣的引誘下,透漏瘸子的盜賊應該就是食堂的大廚老瘸,或稱瘸哥。
*眾人於是直接闖入伙房,裡頭的老瘸被嚇了一跳,立即呼喊手下,要把眾人趕出去,並表示自己壓根沒看過什麼藍皮膚男孩。
*但遠征隊眾人早已不是當年初出茅廬的新手,三兩下就把老瘸的手下打趴,情急之下的老瘸喝下火焰吐息藥水,想要迫退眾人,卻連帶燒死自己一名手下。
*莫納見狀上前一劍把老瘸釘到牆上,普萊則趁機下樓,找到了被關押的阿水。
*此時,自由巷的盜賊們已被驚動,包圍了整座食堂,老瘸試圖鼓動盜賊們殺了入侵者,但是葛林以聖騎士的能力迫使老瘸說出誘拐阿水的事。
*老瘸辯解,水病一定是海族的陰謀,自己是要從海族男孩身上實驗出解藥。然而,誘拐人口乃是自由巷亦嚴禁的行為,所以自由巷盜賊們在看到罪證確鑿的情況下,沒有為難遠征隊,表示會內部處置老瘸。

「徵大廚,條件為三級無聲烹飪能力、能夠在微光環境中辨識食物是否煮熟,薪水可議。」
--自由巷告示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