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黃金之都-02.1 謎牢尋鼠(下)

卡布拉的冒險者
回覆文章
迷路
文章: 16
註冊時間: 2019-07-24, 12:23

2020-11-06, 22:48

地圖:盧布的地下城(分區).JPG

*在遠征隊救助並蠱惑了鼠人二毛之後,二毛表示,自己來自於黃金之都的外市,和城內"自由巷"的盜賊有過約定,幫他們聯絡外市的走私商人。每趟送信可以拿到30GP。但是某個晚上他要去送信時,卻被一名法師給綁架走,關押到了這裡,那名法師說,如果二毛能挺過魔法實驗,並活下來,他會有豐厚的酬勞補償。
*礦坑內的獸化人都是被神秘法師抓來。但是某一天晚上,一陣天搖地動之後,柵欄鬆動,獸化人們逃了出來,大部分人神智卻變得瘋狂,二毛在混亂中被打傷,然後逃到這間房間。
*艾里特治癒了二毛之後,二毛表示想回老家,把要給自由巷盜賊"班哥"的那封信交給了遠征隊(信上有火漆封蠟)。

*在長廊的第二個房間,遠征隊發現了海爾的手套。法爾波喜孜孜地拿過來研究,然後意外地發現手套內有一枚很特別的金幣。法爾波說他研究過銀行家的傳聞,這似乎是銀行家密封寶藏的方式之一。他無意識地搓了搓金幣,卻不知為何,那枚金幣突然被觸發,金光融入了法爾波體內,登時陷入混沌出神的半漫遊狀態。


*眾人對於法爾波的狀態束手無策,但所幸法爾波暫時看起來不像是有生命威脅。眾人繼續往前,在一間像是煉金室的房間中,發現了一個魔法法陣,裡面關著一隻巨大的怪物,外型是索爾石怪,但是你們從散落的日記頁中得知,法師"盧布"把一個名為"噬念體"的不明物種強制融合了進去索爾石怪體內。
*旁邊牆壁上有個凹進去的平台,上面放著精緻的水晶棋盤,研究過後發現是像是魔法儀器的物件,但是上面棋子傾倒,似乎失靈了。
*遠征隊來到學徒法師"戈比"的房間,找到海爾的劍鞘。


*葛林在檢查房間的衣櫥時,被隱形的灰矮人突襲,但葛林身手矯健地壓制住了灰矮人,灰矮人表示自己被魔法實驗影響,隨時有爆炸風險,於是遠征隊們先把灰矮人五花大綁,丟到床舖上。
*莫納發現牆壁上的書架有一部分是幻影,實際上有個隱密通道。
*在進入通道時,普萊發現了地上有個不尋常的魔法紋路,引導眾人避開。但求知慾旺盛的艾里特抱持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跳了上去,登時警報聲響大作,通道盡頭的三名漆黑稻草人被觸發,但是被經驗老道的遠征隊給消滅。

*在隱密通道後方的大房間內,正中央擺著一本十分古老的矮人書籍,上面是以一種極難解讀的矮人秘文撰寫,似乎是與建築、風水有關的書籍。艾里特將其收藏了起來。
*在房間內找到海爾的長笛。
*房間牆壁上掛著一幅畫:是一個斗篷人站在湖邊,但湖中倒影是個龍的枯骨,畫旁邊則寫著:「饋贈、還是詛咒?」

*房間南方有一扇門,葛林與莫納合力用力拉開後,發現裡面有一名少年,抱著挖掘鼠瑟瑟發抖。那名少年自稱阿海,是來自於黃金之都的文明街,他表示自己也是獸化症的患者之一,但比較罕見,皮膚是淡藍色、且隱有魚鱗,他們這類人自稱為海族。


*終於找到了挖掘鼠布布,但眾人仍決定往下探索看看。在往下的隧道中,發現了被打成肉泥的獸化人屍體。普萊小心翼翼地探索,但似乎早有人警戒並等候已久,只見地底洞窟中微微魔法光芒亮起,一個聲音從遠處的高台上傳出:「又有不知死活的傢伙,來挑戰本大師了,阿多!把他們清除掉!」
*一名石頭身體、約三公尺高的人形物體在高台上走出,跳到眾人面前。
*普萊敏捷地繞過巨人,攀上高台,看到一個法師蹺著二郎腿,坐在一張高背石椅上,一旁地上散落著起司餅的袋子。
*法師似乎十分驚訝有人衝了上來,他尖叫一聲,伸指指向普萊,魔力召喚出的金幣濺射在普萊身上,普萊決定沿著陡坡隱藏起來。
*與此同時,莉迪亞召喚出兩隻巨章魚,捆住了巨人。莫納則發動海爾劍鞘的能力,將手上長劍纏繞上氣,與葛林一同上前對付巨人。
*法師想要上前觀戰,但普萊從旁邊竄出,以短弓突襲了法師。法師顯然有些膽小,立刻退回了石椅。
*莫納、葛林、莉迪亞三人合力周旋巨人,葛林則呼喚出神狀態的法爾波,施放火球,刀劍與魔法合力之下,巨人終於崩落成石塊。
*高台上的法師不斷被普萊牽制,同時葛林觸發海爾戰靴,衝到法師面前。法師見狀立刻施展了起司臭雲術,但艾里特早有準備,立刻施展解除魔法,消除了這片黃色的噁心臭雲。
*莫納躍上高台,衝到法師旁邊,法師伸手一指莫納:「在金錢的威能下,跪下吧!」莫納登時被魅惑,感覺這法師是多年的老朋友。
*但葛林與普萊仍步步進逼,普萊一發精準地射擊,正中法師心口,法師大叫一聲癱倒在牆壁旁,同時開口求饒。

*原來這人是法師學徒戈比,他因為上面的騷動逃到地底。戈比以為遠征隊也是狂暴化的囚犯,所以才出手攻擊。他的導師"盧布"因為有事已經離開,所以他沒有能力對付上面失控的獸化人,而在此處安心地吃他的起司餅。
*但遠征隊在詳細詢問之後,突然發現這戈比已經被"噬念體"寄生,自稱重獲新生的"紐戈比"。
*紐戈比則喊冤,他沒有被寄生,他既是噬念體、也是戈比。噬念體是一種沒有實體的意識流"生靈",但只有在生物具有執念及意願的情況下,才能被噬念體影響。

*紐戈比說出噬念體的由來:很久以前,某個種族被一個怪物"吞噬者"給奴役,吞噬者瓦解了那支種族的肉體,只留下精神意念,壓榨並虐待。後來,知識之神拯救了他們,並開創了一個特殊的小型位面"念界"讓他們居住。
*因為噬念體已然沒有了肉體,甚至不能算是靈魂,而只是一種意識流,若出現在物質界會快速消逝,所以噬念體也無法前往其他位面。
*後來,典籍之神的化身為了編纂"知識秘典",曾降臨念界,尋求一種只有噬念體才知曉的法術知識。而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典籍之神的化身第二次降臨,但卻顯得十分不悅,表示他非常懊悔紀錄了那道法術,因為那道法術會破壞平衡,所以他要求噬念體立誓不會外傳那道法術。
*噬念體中類似族長的存在也不高興,因為他們本來也不會去與外界接觸,更對「被命令」感到很敏感。一言不合之下雙方產生衝突,戰鬥破開了位面,導致少數噬念體散落出去。
*這一個噬念體被法師盧布抓獲,在法師盧布研究他的過程中,噬念體受傷,而分裂了一小塊出去,也就是後來和戈比「想變得更聰明、才能自由生活」的執念融合。其餘的噬念體則因為被法師盧布以法術強制灌注到索爾石怪之中,所以那部份的噬念體已然瘋狂,無可挽回。

*真相明朗,遠征隊決定讓紐戈比繼續留在這裡,一行人離開礦坑,將挖掘鼠交給砰卡。此時,一位名叫馬爾的商人上前,告知遠征隊,因為穆沙有事需要趕回黃金之都,沒辦法等候遠征隊,所以穆沙預先支付了馬爾商隊的費用,請馬爾帶遠征隊前往黃金之都。
*夜裡,一位身穿著深藍色長袍、皮包骨的老者拄著手杖過來,表示自己與阿海都是記憶受到混淆的人,想要前往北方探索真相。阿海把自己手環脫了下來,交給遠征隊,希望他們到黃金之都時,可以找海族族長老波,告訴他阿海平安。
*老人離開前,突然轉過身來,告訴遠征隊,某些被英雄穿戴過的物品會具有特殊的性質,對於英雄而言稱作命運,但對於凡人而言可能是霉運,好自為之。然後他狡黠的笑了一笑,用了一個古怪的法術,徵收了遠征隊一點金幣之後,打開一扇傳送門直接離開。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