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黃金之都-01 謎牢尋鼠(上)

卡布拉的冒險者
回覆文章
迷路
文章: 16
註冊時間: 2019-07-24, 12:23

2020-09-14, 22:35

(經驗值後補)

#木嚎村

*遠征隊離開水晶礦洞,來到老村長家想要詢問解救麥斯的方法。沒想到老村長老眼昏花,連莉迪亞的幻術懶人包都看不懂,根本答非所問,一直說只要拿鑰匙去開門就好了。
*巡守隊喬偷偷和莫納說,或許可以去把光門的封印吸收掉,這樣麥斯就能出來了。但眾人覺得這計劃太過冒險。
*氣力放盡的眾人決定先去普萊家借地方休息。此時正是下午。阿爾法坐在門前,悠閒地看著孩子們,一邊品嚐下午茶。看到眾人,阿爾法很熱情地招呼,同時注意到巡守隊兩人的狼狽之狀。
*巡守隊彼得胡謅只是摔倒了,雖然莫納記著麥斯的請求沒有說破,但一旁的艾里特與葛林看不下去,戳破了他們的謊言,而莉迪亞再次表演了幻術懶人包給阿爾法看。
*鐵色鐵青地阿爾法把巡守隊帶到後院狠狠教訓了一番,把鑰匙拿走,表示看來這東西還是由自己來保管比較安全。
*事已至此,麥斯只能被關在光門之後懺悔,莫納請求阿爾法以後去"清掃"洞穴的時候可以帶一點吃的什麼給麥斯,同時葛林把之前收穫的光耀劍交給阿爾法,得知這把劍是喬登大人的武器。
*遠征隊說出麥斯還欠保護費的事,阿爾法便寫了個便條,讓他們可以去找老村長要。但老村長表示自己手邊只有500多GP,所以其餘地列了一張借據,由莫納保管。

*錢袋滿滿的眾人去市場血拼,葛林用高於市價的價錢賣掉了那件由艾里特鱗甲變成的全身板甲,買了一套嶄新的矮人板甲,穿在身上,並把剩下的錢拋給艾里特,讓他可以重新穿回鱗甲。
*法爾波趁機買了抄寫法術的材料,把之前妮桂雅公主給的「星辰魔法飛彈」、「星辰迷霧步」抄寫在法術書上。
*莫納猶豫是否要買匹馬和長槍,但後來仍沒下手。葛林則是買了把巨鎚。

*隨後,隊伍在大街上看到一個矮人突然七孔流水地倒地,引起旁人圍觀。葛林見狀立刻上前想要治療,但一旁手足無措地女矮人大嬸誤以為他要對倒地矮人不利,一把將葛林推開。雖然最後艾里特上前解釋,隊伍醫療那名矮人,但症狀似乎只有稍微衰減,仍沒有根治。周圍開始竊竊私語,說這像極了最近黃金之都出現的怪病,會七孔流水,直到脫水斃命。有人說是因為北方蠻族間諜下毒、也有人說是高塔法師會的法術實驗失控,眾說紛紜。


#連署信與黃金之都

*連署信放在一個長木匣內,以防水布包裹,然後外層又印了一層火漆以及太陽神神殿的印章。
*卡布拉太陽神殿的馬克斯神父在你們動身之前,曾經建議:連署信不要直接交給黃金之都的巡守隊,因為巡守隊素質參疵不齊,不僅沒有效率,還很可能會敲竹槓。馬克斯神父建議你們等到進城之後,再去找內城的精銳衛隊"夕陽之刃"表示身份及連署信。
*約翰在和你們分道揚鑣之前,提及快快貓貨運其實和黃金之都內的一個貨運行號有一點點淵源。那個行號叫做"白銀號角",也算是一個遊俠公會。
*此時,這幾天以來一直和老媽在外打獵鍛鍊的普萊和團隊會合,表示自己通過認可,可以光明正大的繼續冒險。


#野地溫泉
未命名.jpg
*隊伍揮別木嚎村,繼續往北邁進,經過兩天山路,第三天傍晚時在一處背風山谷內紮營,發現一個野地溫泉。
*法爾波、普萊、葛林、莫納四人脫光光跳下去。
*艾里特和莉迪亞聽到遠處有快步聲傳來,只來得及口頭示警。
*來的是四個雜魚A~D,手拿雷鳴石想要勒索,但被艾里特瞬間安撫。其餘四人趁機上岸穿好衣服。
*葛林手持金幣袋,要雜魚A上前來拿,結果雜魚A一上前,就被葛林鐵拳瞬間打臉。普萊從葛林背後跳出,一個騎扣讓雜魚A仆街。
*雜魚B~D見狀想要再次動手,艾里特仰天噴火,嚇得雜魚跪地求饒。原來他們是附近商隊的護衛,但是因為黃金之都病情關係,工作機會大減,於是想往東方尋找工作機會,途中順便賺一點"外快"。
*莫納給了他們一點食物,雜魚們悻悻然離去。
*當晚隊伍獲得了充份的休息,一夜平靜,但牧師艾里特卻在夜裡感受到了來自知識之神的神諭

#河橋鎮
河橋鎮222222.jpg
*第二天大夥拔營啟程,進入山地北方的灰色丘陵,這裡因為火山灰沖積氾濫,四處可見灰泥。附近有著零星的農田。一座大橋旁邊則是農舍的集中地、還有一個臨時地小型市集。許多商隊因為黃金之都疫情關係,不急著動身,便在大橋這裡擺起攤來。
*一個矮人龐胡看到隊伍到來,熱情招呼,他是一個矮人吟遊詩人兼鐵匠,詢問是否有人想聽詩歌?求知慾旺盛的艾里特先點了一首「灰色丘陵的晨光」,耳膜被嚴厲地試驗了一番之後,感到渾身神清氣爽。莫納也點了一首「矮人部族的戰歌」,幸運地是也挺了過去。
*眾人向矮人龐胡打聽黃金之都現況,得知現在管制挺嚴,需要有城內居民的擔保才能進城,否則要經過繁雜的審核程序,耗時又極端麻煩。

*在旁邊的雕像下,有一個武僧正在打坐,見到眾人經過,他上前攀談。他是來自黃金之都的武僧穆沙,正在找弟子貝爾。無奈遠征隊路上也沒有遇過其他武僧。
*因為得知穆沙是黃金之都的人,隊伍希望可以與他同行,穆沙表示需要考慮一下,他今天還會待在河橋鎮這裡。

*此時,一個矮小的身影從一旁農舍衝出,法爾波一見此身影,彷彿見到厲鬼般尖叫起來,拔腿就跑,矮小身影則緊追而上。普萊見矮小身影衝過身前,輕輕伸出腳尖,絆了對方一下,讓對方一個狗吃屎仆街。
*原來這人是法爾波的老鄉,地侏砰卡,他表示自己絕對不是來向法爾波要那個967天前欠下的6.56枚金幣的欠款(1.56是利息),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委託。
*砰卡說,自己受黃金之都某人所託來這裡採集藥材,但自己的挖掘鼠布布卻失蹤了,這讓他心急如焚,如果遠征隊能幫他把布布找回來,他會給豐厚的報酬,比方說就不再追究法爾波的欠款。
*聽到隊伍也要去黃金之都,砰卡想了一下,表示沒有問題,不僅可以一起同行,還可以把自己的閣樓以成本價格租給遠征隊。

*砰卡手裡還有一隻挖掘鼠叮叮,所以知道布布是跑到附近的廢棄礦坑去了。眾人向此處居民打聽,得知那礦坑放棄了至少有十年。曾有人謠傳看到有斗篷人影在那裡徘徊,懷疑是魔法師的實驗基地。但是這裡從未出現過什麼異事,所以大概只是謠言。


#礦坑/盧布的地城
盧布.png

*礦坑入口是個往下的階梯,裡面灰塵與蛛網遍佈,但卻有著一扇堅硬的石門。石門上頭刻著一個頭戴高禮帽、帶著一片玻璃鏡的圖樣,正是法爾波的宿敵「銀行家」,同時門上還以工整字體寫著「私人禁地、非請勿入」。
*葛林打頭陣,把那扇厚重的石門緩緩拉開,突然從門後射出幾支冷箭,裡頭有四隻發瘋的地精,完全失去了理智,朝著全身板甲的矮人葛林猛打,但徒勞無功,最後被遠征隊輕易輾過。

*裡面是個原始的洞穴,進門右側有一扇巨大石門,以及一個小房間的小門。
*小房間內傳來拍打聲:「有人嗎?我被關在裡面!」
*眾人研究了一下門,上面沒有任何鎖孔,只雕刻著一行字:「請大聲唸出來,誰是最偉大的銀行家?A 偉大的盧布、B愚蠢的馬克、C天殺的英鎊」,葛林喊出A的答案,門刷地一聲就開了。
*裡面的人正是魁梧的武僧貝爾,他追殺地精到此,卻不小心被反關在裡頭,知道自己師父在找他後,便匆匆離去。

*眾人打開大扇的門,裡面是個完全不同的世界:牆壁是打磨精緻的石板,發出明亮卻不刺眼的光輝,當中有一個櫃檯樣子的高桌,還有兩個矮人石像,一個手拿木牌「肅靜」,另一個則披著深藍色的斗篷,手裡拿著書本。
*有兩張紙頁落在地面,眾人撿起來一看,發現似乎是一個叫做盧布的人的日誌,被某人大力撕下來扔在這裡。

*艾里特施展偵測魔法,確認斗篷和石像都有魔法。葛林一把解下斗篷,石像內突然飛出一團魔法靈光,隨即爆出一團白色閃光閃過眾人,然後散發在空中,只隱約留下「I GOT YOU」的字眼緩緩消散。
*艾里特施展鑑定術,確認這件斗篷乃是一個叫做矮人海爾的物品,而石雕上的書本則密密麻麻地地記載了這魔法斗篷的能力。
*眾人在此短休,同時把海爾的斗篷交給普萊同調使用。

*休息之後往左方移動,發現裡面是個正在打掃的稻草人,上前揮著掃帚,發出「是拉機嗎?」的聲音。
*旁邊有三個小房間,艾里特推開第一間,發現有個地板有一格是機關,踩上去會往下墜落垃圾坑裡。普萊跳過洞,在房間內找到八瓶銀色藥劑。根據一旁的記載,這藥劑出自於那個叫做盧布的人,但他覺得這藥劑是失敗之作。
*莫納打開第二扇門,裡面是滿滿的垃圾與廚餘,他翻了一下,沒看到什麼。又翻了一下,找到更多發臭的食物。他再翻了一下,找到更多的廚餘。莫納不死心,又翻了最後一次,最後從一堆廚餘中找到六瓶醫療藥劑。
*第三個房間則是滿滿的銅幣,以及幾條不知哪來的毒蛇。

*他們回到短休的房間,繼續往右走,這裡一樣是有著厚重的石門,葛林拉開大門,發現裡頭是個宴會廳,四個獸化人正在此吃喝,聽到開門聲,他們雙眼冒紅光地轉過頭來。
*普萊見狀,立刻拔開剛才取得的銀色藥劑,讓藥劑懸浮在空中,同時彎弓搭箭,一發銀色箭矢射中裡頭的狼人。
*狼人憤怒地吼了一聲,轉身從牆上抓起一支標槍,葛林一看,那支標槍十分眼熟,不就是在暗影森林第一次遇到夥伴時,有人拿來射暗影大貓的那把?狼人獰笑一聲「shazam!」一道閃電唰地一聲劈過了葛林、莫納和艾里特。

*艾里特忍痛要上前作戰,但正要跨進宴會廳之際,卻發現兩旁牆壁上有著魔法符文,有些奇怪。但現在敵人當前,他無暇細細檢查,朝門板施展了解除魔法,便踏入房間。此時,一個魔法符文從腳下地板亮起,串連起兩邊牆上的符文,空氣中登時出現黏稠的蛛網。
*莉迪亞見狀,施展出自己的新法術,召喚了一頭原牛,指揮原牛橫衝直撞,把獸化人撞翻。
*葛林則安然待在蛛網內,施展月華之光,燒灼旁邊的野豬人。
*法爾波則見機扔了個火球過去,把裡頭獸化人烤了一遍。
*經過幾個回合,艾里特靈體武器、普萊冷箭接連痛擊狼人,莉迪亞讓鼠人目盲,葛林的月華之光持續燒敵。
*此時,加速後的莫納來到前線,一手銀劍、一手暗影短劍,先是把衰弱的狼人斬成生狼片。隨後野豬人正好被原牛撞得趴在地上,莫納一連三刀,把野豬人剁成碎片,然後又是一個閃身上前,橫刀把鼠人斬首,完成帽子戲法。

*大戰之後滿地血腥,房間內他們又找到了兩張紙片,是個叫做戈比的人的日記。旁邊還有一個矮人石雕,上頭掛著一個紅寶石墜飾(取下的時候應該一樣有閃光閃過)。根據旁邊的說明書記載,這個墜飾同樣是那個叫做矮人海爾的物品。
*再次短休,由艾里特同調海爾的墜飾後,莉迪亞施展隱身術,走入長廊。此時長廊內響起聲音「後方為行員區域,請來賓在正廳等候」。
*莉迪亞持續往前,看到長廊左側有兩道門,前方則是一個趴在地上、血肉糢糊的牛頭人屍體。
*此時整個礦坑(或者說地城)內的魔法靈光全部瞬間熄滅,陷入黑暗,所幸隊伍中大多數人都有黑暗視力,莫納則有觸月劍照明。
*莉迪亞看到第一扇門後是個重傷昏迷的鼠人,他低聲呼喚,鼠人沒看到隱身的莉迪亞,以為自己出現幻聽,說出自己有封信要送到黃金之都「自由巷」那邊,不想在此死去……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