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卵 The Eggs (英倫古怪俱樂部篇)(二)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8, 22:31


The Eggs

圖檔




故事篇名:卵(The Eggs)
故事日期:2015 年 1 月 15 日(四)~未知
故事地點:英國,倫敦



參與角色
伊莉莎白.霍華德,英倫古怪俱樂部
布萊克.史萊特,英倫古怪俱樂部
登比伯爵,英倫古怪俱樂部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01:32

2015 年 1 月 13 日,下午 7 時 30 分
西敏市,馬里波恩,史萊特宅邸



  一如往常地,按照默契,布萊克正在嘗試「領零用錢」。贊恩.史萊特外表上看起來是一名得體的英國紳士,但他鍛鍊養子的方式足以讓他不虛英倫「古怪」俱樂部成員之名。

  贊恩有一間放著多種不同款式保險箱的房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這裡看到一些新面孔,而太過輕易就被解開的保險箱則是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大大小小的保險箱當中,有時擺放著布萊克的生活費,有時則什麼也沒有。那種時候,就表示布萊克該練習其他的領錢方式了,像是從贊恩的口袋扒竊之類的。

  此時的布萊克嘗試開著一款大約一公尺立方大小的銀白色保險箱。這個保險箱上頭有雙重密碼鎖,需要在按壓正確密碼的狀況下轉出第二道正確的密碼才能開啟,結構也比便宜的保險箱鎖複雜許多。布萊克第一次碰到這個型號的鎖,正在努力地嘗試解開它。

  就在此時,布萊克感覺到一陣耳鳴和頭暈目眩。


頭像
sight2475
文章: 241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9

2021-04-09, 07:07

Eskar 寫:
2021-04-09, 01:32
2015 年 1 月 13 日,下午 7 時 30 分
西敏市,馬里波恩,史萊特宅邸



  一如往常地,按照默契,布萊克正在嘗試「領零用錢」。贊恩.史萊特外表上看起來是一名得體的英國紳士,但他鍛鍊養子的方式足以讓他不虛英倫「古怪」俱樂部成員之名。

  贊恩有一間放著多種不同款式保險箱的房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這裡看到一些新面孔,而太過輕易就被解開的保險箱則是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大大小小的保險箱當中,有時擺放著布萊克的生活費,有時則什麼也沒有。那種時候,就表示布萊克該練習其他的領錢方式了,像是從贊恩的口袋扒竊之類的。

  此時的布萊克嘗試開著一款大約一公尺立方大小的銀白色保險箱。這個保險箱上頭有雙重密碼鎖,需要在按壓正確密碼的狀況下轉出第二道正確的密碼才能開啟,結構也比便宜的保險箱鎖複雜許多。布萊克第一次碰到這個型號的鎖,正在努力地嘗試解開它。

  就在此時,布萊克感覺到一陣耳鳴和頭暈目眩。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10:27

  一股強烈的噁心感傳來。布萊克感覺到自己好像轉眼之間從那擺滿保險箱的房間消失了。

  這感覺有點像在作夢,布萊克不知道自己是清醒的還是睡著的,無法凝聚意識思考,只是被困在那裡。

  一個邊緣透著金黃色光芒的巨大黑色輪廓在眼前一閃而逝。他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迫感,手腳好像不自覺地甩動,想要撥開某種要爬到自己身上的怪異感覺。

  他瘋狂地揮動手腳,然後腿上傳來一陣微弱的刺痛感。

  慢慢地,布萊克好像聽見一些撞擊的聲音,然後感覺到腿上溼溼的。接著是冰冷的地板貼在背上。

  天花板的吊燈出現在眼前,而右大腿的痛楚逐漸變得強烈。

  布萊克發現自己並非躺在保險櫃所在的房間,而在養父的書房之中。自己的右大腿躺在血泊之中,整條腿和附近的地板都染著血。

  贊恩.史萊特單膝跪倒在房間另外一端的牆邊,他正以嚴峻的眼神盯著自己,一邊大口地咳嗽、猛力喘息著。他流了一點鼻血出來,額頭上有塊瘀青,一手抓著一把上半截是沾滿鮮血的細劍、下半截是手杖頭部的武器,手杖的另外半截被丟在地上。他的另外一隻手放在喉嚨上,表情看起來有點難受。

  在布萊克完全清醒過來之時,贊恩站了起身,一瘸一瘸地朝著布萊克走了過來,舉起手上的劍指向布萊克。


頭像
sight2475
文章: 241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9

2021-04-09, 10:46

Eskar 寫:
2021-04-09, 10:27
  一股強烈的噁心感傳來。布萊克感覺到自己好像轉眼之間從那擺滿保險箱的房間消失了。

  這感覺有點像在作夢,布萊克不知道自己是清醒的還是睡著的,無法凝聚意識思考,只是被困在那裡。

  一個邊緣透著金黃色光芒的巨大黑色輪廓在眼前一閃而逝。他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迫感,手腳好像不自覺地甩動,想要撥開某種要爬到自己身上的怪異感覺。

  他瘋狂地揮動手腳,然後腿上傳來一陣微弱的刺痛感。

  慢慢地,布萊克好像聽見一些撞擊的聲音,然後感覺到腿上溼溼的。接著是冰冷的地板貼在背上。

  天花板的吊燈出現在眼前,而右大腿的痛楚逐漸變得強烈。

  布萊克發現自己並非躺在保險櫃所在的房間,而在養父的書房之中。自己的右大腿躺在血泊之中,整條腿和附近的地板都染著血。

  贊恩.史萊特單膝跪倒在房間另外一端的牆邊,他正以嚴峻的眼神盯著自己,一邊大口地咳嗽、猛力喘息著。他流了一點鼻血出來,額頭上有塊瘀青,一手抓著一把上半截是沾滿鮮血的細劍、下半截是手杖頭部的武器,手杖的另外半截被丟在地上。他的另外一隻手放在喉嚨上,表情看起來有點難受。

  在布萊克完全清醒過來之時,贊恩站了起身,一瘸一瘸地朝著布萊克走了過來,舉起手上的劍指向布萊克。


那些古怪的感覺、黑色的影子都讓他噁心,頭暈目眩、右腿疼得要死的大洞像是漩渦暗流那樣纏捲著讓他動彈不得,布萊克像是掉在水面上的蒼蠅掙扎著很久才勉強用手肘撐起上半身,他直面向贊恩的劍尖,估計養父只要一伸手就能貫穿他的眼窩。他感覺得到汗水滑過自己的臉頰,但不知道是因為那陣令自己記憶斷片的詭異、還是令自己清醒的劇痛造成的。

「--剛才、發生、什麼?」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11:07

  贊恩把劍指向布萊克的喉嚨,劍尖那屬於自己的血滴在布萊克的身上。

  「你是誰?」他的肩膀仍因劇烈的呼吸而顫抖著,但他依然用平穩的聲音開口。
頭像
sight2475
文章: 241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9

2021-04-09, 11:32

Eskar 寫:
2021-04-09, 11:07
  贊恩把劍指向布萊克的喉嚨,劍尖那屬於自己的血滴在布萊克的身上。

  「你是誰?」他的肩膀仍因劇烈的呼吸而顫抖著,但他依然用平穩的聲音開口。
「--啊?」布萊克先是露出困惑的表情,雖然可能在因為劇痛跟不適扭曲的臉上不甚明顯。脖子感覺得到一點金屬的冰冷感,他盡力不讓自己的呼吸過於急促。

「布萊克.史萊特、你養子、從……瑪莎育幼院。」他試著從渾沌的腦海裡撈出一些足以證明身分資訊的東西,布萊克在說這些的時候眼神都直視著贊恩,脖子上的劍……在贊恩收手前他很清楚自己是不會有機會躲掉的。

「所以、剛才,怎麼了?……我襲擊你?」瘀青、脖子、呼吸。幾個零碎的詞能組出什麼,布萊克勉勉強強還想得出來。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23:53

  贊恩凝視著布萊克的雙眼片刻,然後把劍尖收了回來。

  他把目光移向周圍,左右張望了一下房間的角落,好像覺得那裡有躲什麼東西一樣。四面掃視一圈之後,他才把劍放低。

  「你失去控制了,差點殺了我。」贊恩順了一下自己被弄亂的衣領,又咳了兩聲。「我可以在你的眼神當中看出你不是演的,況且你也沒有這麼高明的演技。有些事情不對勁,但首先,我想我需要叫一輛救護車。」

  他從口袋拿出手機,撥了號碼叫了救護車,然後再把手機收回。

  「現在,告訴我:你最近有感覺到什麼怪異的地方嗎?你有見過奇怪的人嗎?或者你去過一些很少人去的地方?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嗎?吃了或喝了以前從來沒碰過的食物、飲料或藥物?」
頭像
sight2475
文章: 241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9

2021-04-10, 00:27

  失去控制?布萊克想試著回想在保險箱房間之後的事情,但那只是讓他腦袋生疼,腿上的傷讓他很乾脆地坐著不動,伸手按在大腿根部的位置加減止血。

  「剛才我突然覺得一陣噁心,然後、想不太起來,像在……醒著作夢?」殘留的模糊感覺還有些噁心,但那到底是什麼?「一直到剛剛為止。」
Eskar 寫:
2021-04-09, 23:53
  「現在,告訴我:你最近有感覺到什麼怪異的地方嗎?你有見過奇怪的人嗎?或者你去過一些很少人去的地方?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嗎?吃了或喝了以前從來沒碰過的食物、飲料或藥物?」
  「最近沒有--等等、」布萊克像是猛然想起什麼,他想翻找自己的手機,但並沒有找到,他想可能落在另一個房間裡。「之前梅森找我出門,那時候我們喝了紅茶……說是新種的茶葉……除了這個之外就沒有了。」
  沒找到手機讓布萊克明顯有焦躁的樣子,雖然說並不能確定是否就是那個紅茶造成的,但如果是的話,梅森那傢伙現在怎麼樣了?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10, 00:52

  「大概不是,只是紅茶而已……」贊恩看起來陷入了長考。

  然後他忽然意識到布萊克還在流血,匆匆走到隔壁房間搬出了醫藥箱,拿出紗布和繃帶幫布萊克的腿止血。

  「我必須刺你,否則我現在無法在這裡和你說話。」在包紮時,他沒帶什麼情緒冷冷地這樣說。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