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卵 The Eggs (超自然行動部篇)(二)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8, 23:20

  「啊……我很抱歉。蓋比爾先生,我對年份的記憶可能真的不太清楚了。」

  她望向窗外,看著外頭的天空。

  「我想可能是因為他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和他分開的日子都讓我度日如年,時間感才會這樣亂了套吧。但我想你說得沒錯,我的確沒有說出事實的全貌。」

  她露出苦笑,身子轉了回來對蓋比爾說:「您都說得這麼清楚誠懇了,我想我要是不誠實地和您談談,也太過意不去了。」

  「艾倫從小就很聰明,年紀很輕就開始像他的父親一樣學習怎麼成為一名醫生。和你們知道的一樣,他繼承了他父親的技術,沒有被現代醫學認可的高明醫術。也因為這樣的技術,讓他被很多危險人物盯上……」

  莉莎端著紅茶到嘉布兒和蓋比爾面前,「請慢用。」然後端著餐盤走開。

  瓊斯頓太太等兩位都碰了茶杯,自己也端起茶杯啜飲一口。

  「我明白這件事可能很重要,但我真的從很多年前到現在都沒有再見過艾倫一面了,也許我記錯了時間,可能是五、六年或七、八年,但確實很久了。這間房子雖然寬敞,也不是什麼適合避風頭的地方,只有我和辛苦的莉莎住在這裡而已。我嘗試聯絡過艾倫,但他行蹤飄渺,號碼換了又換,我現在手上也沒有他的通訊聯絡方式。但如果艾倫身陷危險,能不能請您告訴我詳細情況?我很擔心他,即使我可能幫不上忙,我也希望知道到底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瓊斯頓太太表現得比先前對話題敞開一些,但蓋比爾還是感覺得出來她似乎有一部份語帶保留,似乎也有一些技術性的不坦白。

頭像
RINCO
文章: 41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37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1-04-08, 23:58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00:40

  蓋比爾的思緒飛快地運作著。在瓊斯頓太太技術性迴避的話語之中,蓋比爾感覺其中某些部份給人一種違和感,好像自己遺漏了什麼很明顯的線索。

  艾倫.戴爾那名被送到倫敦國王醫院的助手,全身的器官幾乎都來自不同的人。在戴爾診所有那些大量手術留下的紀錄,加上艾倫.戴爾迫切想要從非法管道購買器官這件事,種種線索的記憶似乎被瓊斯頓太太的一句話觸動。

「我明白這件事可能很重要,但我真的從很多年前到現在都沒有再見過艾倫一面了……」
  她說「很多年前到現在都沒有再見過艾倫一面」(It's been so many years since the last time I saw his face)。

  從她前面的失誤,可以得知艾倫戴爾肯定曾經出現在此地,甚至目前仍然可能正在此地。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呢?

  她沒有再見到過艾倫.戴爾的臉,但她可能確實見到了艾倫.戴爾。

  一個能夠替自己的助手替換全身器官的人,要讓自己變成另一個人,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蓋比爾這樣想的時候,瞥見靠在門邊的莉莎。這名看護的身高並不矮,她也有可能是上一次坐上駕駛座的人。而在蓋比爾與瓊斯頓太太對話的途中,她似乎相當冷靜地倚在牆邊,彷彿她熟知這些事情一樣,瓊斯頓太太也並無叫她迴避的意思。這是因為瓊斯頓太太原先就對她暢談兒子艾倫.戴爾的事情,或者是因為她本來就知道?

「只有我和辛苦的莉莎住在這裡而已。」
  如果瓊斯頓太太沒有明確地說謊,那麼這棟屋子裡唯一有可能是艾倫.戴爾的人,只有莉莎。

  這是一個有些瘋狂的猜測,換作是其他作風保守的人,也許很難往這個方向連結。現在唯一要作的事情,就是證明看看這個猜測是不是真的。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00:56

  亞瑟在面向瓊斯頓宅邸的方向沒有注意到什麼異狀,但不時查看其他方向的他注意到從濱海道路的方向有一輛黑色高級車開了過來,一路開上小山丘,停在距離自己和瓊斯頓宅邸大約兩三百公尺距離外的地方。

  那輛車會引起亞瑟的注意是因為它雖然停在其他住宅門口,沒有想要停進那一戶停車場的樣子,過了十幾秒也沒有人下車。從這個距離加上車窗阻隔和太陽反光,完全看不到車裡的狀況,只知道那輛車就停在那裡。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537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21-04-09, 01:03

  在車上用望遠鏡,或直接觀察對方的車牌,然後把號碼傳給嘉布兒,看她能不能抽出時間查一下。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01:06

  亞瑟觀察了一下,雖然因為光線的關係不是很容易看清楚,但花了一些時間還是認出數字記下車牌傳給了嘉布兒。
頭像
RINCO
文章: 41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37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1-04-09, 01:45

Eskar 寫:
2021-04-09, 00:40

  如果瓊斯頓太太沒有明確地說謊,那麼這棟屋子裡唯一有可能是艾倫.戴爾的人,只有莉莎。

  這是一個有些瘋狂的猜測,換作是其他作風保守的人,也許很難往這個方向連結。現在唯一要作的事情,就是證明看看這個猜測是不是真的。
  蓋比爾陷入了沉默,而當腦內那些零碎的線索拼湊成形時,他的雙眼不禁睜大。

  他嚥了嚥唾沫,目光不自覺地瞥向不遠處的莉莎,但過了片刻,他便趕緊收回視線,緊張地盯著手上捧著的茶水。

  「他……呃,其實我們對於戴爾先生究竟惹上什麼事情,還不是很清楚詳細。」蓋比爾用著有些乾澀的聲音回應道:「當我們趕到時,只發現戴爾先生的住處已經人去樓空,而且走得很急促。並且,我們也發現那裡被人翻得亂七八糟,明顯是有人正在追查他的下落……抱、抱歉,我可以向你們借個洗手間嗎?」

  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如果那名女士就是艾倫.戴爾的話,我該當場揭發他嗎?但要是他逃走的話,我們就只能等到17號的音樂會現場才能找到他了。而且那時候,他搞不好又換了另一張臉……不行,我還是先趁機通知桑松先生好了,希望他這次能盡快回話。

  若是來到了洗手間,蓋比爾會趕緊拿出jPhone,寫另一封電子郵件給桑松先生:『桑松先生,我猜測艾倫.戴爾就是他母親的看護,他可能是對自己動了手術,把原本的長相替換掉,偽裝成一名叫作莉莎的女看護。抱歉,我知道這個推測很瘋狂,但我跟瓊斯頓太太交談過,她明顯是知道艾倫.戴爾的下落。我會再試著與瓊斯頓太太與那名女看護交談,看能不能問出更多。
orontia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18-11-18, 02:45

2021-04-09, 11:29


望著蓋比爾先生匆匆離開起居室的最後身影,嘉布兒默默地放下茶杯,抬頭正視著坐在窗前的老夫人,自進屋以來首次開口。

「剛才在門前自介時,蓋比爾先生說我們是戴爾醫生的朋友,那其實並非謊言,不過我也必須承認,恐怕戴爾醫生本人並不清楚這一點。」

「說來不怕您笑,就如我同事蓋比爾先生剛才說的,我們也並不清楚戴爾醫生究竟惹上了什麼樣的麻煩,只是就我目前所知,包括我跟我同事在內,現在至少有兩明兩暗的四個陣營正在尋找戴爾醫生。我可以說的是,我們跟襲擊了戴爾診所成員的那批人無關,事實上,正是那次襲擊留下的疑團,才導致了我們的介入。」

「正因為如此,我可以不太驕傲地向您表示,我們大概是現在在尋找戴爾醫生的人當中,唯一對他沒有任何企求,也沒有什麼強烈立場的。畢竟,這原本只是例行公事,完成工作並不會加薪,沒有結果也不會有懲罰。」

「不過那是『原本』的情況。由於在尋找戴爾醫生的過程中,我們遭遇了些不是太令人愉快的經歷,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能算是戴爾醫生的朋友。雖然戴爾醫生現在還不曉得,不過那句話是怎麼說的?敵人的敵人什麼的?」

「當然,羅馬不是一天建成,互信更是需要基礎,特別現在戴爾醫生的狀況更需要謹慎。」

「這樣好了,我留一個網址給您,若您有機會跟戴爾醫生取得連繫,希望能幫忙傳達一下,就從情報交換開始也挺好。」

「若實在沒機會碰上,您也無需太擔心,我相信戴爾先生自有自保之道‥‥‥不過嘛,他如果能在十七號之前回應的話最好了。」

嘉布兒平靜地說完,然後轉頭看向看護:

「是莉莎小姐對嗎?不好意思,能麻煩給我一支筆嗎?」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13:03

  「我明白。如果我有機會聯絡上艾倫,我會告訴他這些事情的。」瓊斯頓太太說。

  「好的,請稍等我一下。」莉莎去隔壁房間拿了一支筆過來給嘉布兒。
orontia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18-11-18, 02:45

2021-04-09, 14:16

Eskar 寫:
2021-04-09, 13:03
  「我明白。如果我有機會聯絡上艾倫,我會告訴他這些事情的。」瓊斯頓太太說。
  「好的,請稍等我一下。」莉莎去隔壁房間拿了一支筆過來給嘉布兒。

「啊,謝謝。」嘉布兒接過了筆,從衣袋裡取出一張出於良好家教而折好收起的糖果外包裝紙,在空白的那面寫上一個她確信MI5跟行動部都不知道的乾淨e-mail。

將外包裝紙重新折好後,嘉布兒將它跟筆一起交給了莉莎。

嘉布兒拿起紅茶,表情變得柔和起來。

「對了,瓊斯頓太太,我先前沒來過愛丁堡,難得出差一趟,不曉得本地有什麼值得一試的美食?」
最後由 orontia 於 2021-04-09, 19:12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