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折磨 The Torment (二)

頭像
newisme
文章: 21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來自: 香港

2021-04-08, 11:22

耀 寫:
2021-04-08, 10:38
  
  「不要衝動,愛麗絲。」埃迪進到房間後,先仔細檢查整體,床鋪底下牆角,以及衛浴間都伸手探查一遍,也同樣低聲回話,「我也當過打手,剛剛那個打手如果我手沒有受傷,正面衝突五五分,畢竟體格還是有差距,且不太確定這裡面究竟還安插多少人,就怕到時候。」

  她舉起手指指了天花板,偶爾還會聽到家具拖動聲響,如果真的是有人口販賣的疑慮,那肯定會有其他人,她也怕到時候動靜太大就打草驚蛇。

  「總之先通知拉維爾注意正門狀況,還有查看是否還有消防通道等其他出入口。」

  「打火機我去還給其他妓女,也順便觀察一下環境。」說著埃迪站起身,整理衣服的皺摺,抽走來回踱步的艾莉西亞手上打火機,也順手掐起她的煙,猶豫一下也吸了口,而後馬上被那味道不適應的嗆到開始咳嗽,狼狽還給艾莉西亞。

  「咳咳⋯⋯噁,這樣我身上應該有煙味了吧,好像說得過去。」

  說著她就離開房間,敲響掛著「薇洛妮卡」門牌的門。
  「也有道理。」艾莉西亞略作思索後點了點頭,畢竟她沒什麼像樣的幹架經驗。

  被抽走打火機時她也抽走埃迪身上的手機,趁着她被煙嗆到,艾莉西亞突然一把環住埃迪頸項,舉高手機拍了張合照:照片裡頭的愛麗絲瞇起一邊眼睛,比出V字手勢;另一位金絲貓黛安則狼狽咳嗽着。

  請拉維爾注意正門狀況,還有查看是否還有消防通道等其他出入口後,艾莉西亞也把兩人的最新造型照、位置、妓院的內部結構和三樓的怪異情況發上群組。

  艾莉西亞走到陽台抽着剩下的煙。她想到了之前的教訓,便埋頭把埃迪的各項Telegram私隱安全設定調至最高級別,仿佛那能藉此彌補一些人生無法挽回的遺憾。
最後由 newisme 於 2021-04-08, 13:58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I thought your world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mine. There's no difference at all, is ther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8, 12:11

耀 寫:
2021-04-08, 10:38
 
  「不要衝動,愛麗絲。」埃迪進到房間後,先仔細檢查整體,床鋪底下牆角,以及衛浴間都伸手探查一遍,也同樣低聲回話,「我也當過打手,剛剛那個打手如果我手沒有受傷,正面衝突五五分,畢竟體格還是有差距,且不太確定這裡面究竟還安插多少人,就怕到時候。」

  她舉起手指指了天花板,偶爾還會聽到家具拖動聲響,如果真的是有人口販賣的疑慮,那肯定會有其他人,她也怕到時候動靜太大就打草驚蛇。

  「總之先通知拉維爾注意正門狀況,還有查看是否還有消防通道等其他出入口。」

  「打火機我去還給其他妓女,也順便觀察一下環境。」說著埃迪站起身,整理衣服的皺摺,抽走來回踱步的艾莉西亞手上打火機,也順手掐起她的煙,猶豫一下也吸了口,而後馬上被那味道不適應的嗆到開始咳嗽,狼狽還給艾莉西亞。

  「咳咳⋯⋯噁,這樣我身上應該有煙味了吧,好像說得過去。」

  說著她就離開房間,敲響掛著「薇洛妮卡」門牌的門。
  沒多久那扇門打開了。「你也是新來的?」薇洛妮卡瞥了一下埃迪手上的打火機,「喔,你跟那菜鳥一起啊。」她伸手要把打火機拿回來。
耀
文章: 25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4

2021-04-08, 21:27

  埃迪在她伸手拿走打火機時,反手握住她的手,稍微壓低聲音,且因為剛剛咳嗽的緣故不自覺帶點沙啞,她微微依靠著門板,腳稍微抵著門邊,「嘿,薇洛尼卡,不介意聊下天嗎?我跟妹妹今天才剛來到這裡⋯⋯對這裡有些規矩不太了解,怕冒犯了。」

  雖然態度有些強硬,但語氣還是溫和,一雙眼也不帶有任何敵意,靜靜注視著對方。邊從開門的門縫趁機查看裡面擺飾,以及薇洛尼卡身體狀況,身上是否有任何傷疤或者遭受到虐待。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8, 21:47

耀
文章: 25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4

2021-04-08, 22:01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8, 22:12

  「好吧……」薇洛妮卡讓出通路,示意埃迪可以進門。

  在她說話的同時,埃迪已經迅速打量過薇洛妮卡。她的手臂上是有一道疤,但看起來已經好了很久,有可能是車禍、摔傷撞到東西、被割到等等原因,和以前見過的那種被毒打、用煙蒂燙等常見虐待方式會造成的傷口完全不像。她的神情和站姿也比較大方和缺乏防衛感,不像是有長期受虐待的人會有的表現。

  房內的擺設和隔壁房間差異不大,比較明顯的差別是壁紙的顏色是米黃底色,床的顏色則是淺藍色,家具的數量、類型和室內格局都跟隔壁差不多。不過引起埃迪注意的是,打開的衣櫃裡頭吊了好幾件看起來是角色扮演用的衣服,有水手服、聖誕服裝、看起來像是電玩角色的衣服好幾件。

  「薇洛妮卡。」她豎起拇指指向自己,「我想你應該已經知道了。你呢?還有你妹妹?你們是外地人嗎?」
耀
文章: 25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4

2021-04-08, 23:05

  埃迪看似很隨意掃過房間的擺飾,她之前也不是沒有進過妓院,所以大致也清楚鋪陳與擺設,視線稍微停留在幾件角色扮演的衣服,而後又轉回薇洛妮卡身上。

  她也稍微抬起手露出右手的傷疤,順一下厚重的假髮,好悶,真該慶幸現在的時間點不是夏天。

  「黛西和愛麗絲,我和妹妹在⋯⋯找人。」她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梳理下句子,沒有與艾莉西亞套好話,讓她臨場發揮只覺得腦袋像卡殼一般,「我們沒有錢,只能用這方式,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上份工作也被趕出去,那孩子年紀很小,獨自一人往外跑我們都很擔心。」

  「我們不會待太久,但想知道⋯⋯這裡安全嗎?有什麼特殊的規矩?」說著埃迪視線往上飄,看著天花板。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8, 23:31

  「嗯,你可以說這裡算是相當安全,比獨自接客好多了。雖然被扒皮,但外面的大哥們會確保不會有人敢白嫖、逼你玩一些你不想玩的東西,或者是對你動手動腳。」

  「規矩倒是還好,按時繳錢、不要惹火客人、努力賺錢,就不會有太多麻煩,這裡也不會有人管你不接客的時候想要幹什麼去,別把條子引上門都好說。」

  「不過,最近幾天規矩是有多了幾條。首先大概就是不能上三樓這件事,老葛蕾塔有跟你們說吧?聽說是老闆的朋友包了整個三樓,一個黑鬼和一個大叔,第一天進來的時候還搬了幾個大箱子上上下下的。嘿,不是開玩笑,別問我他們在樓上搞什麼,也別去問別人。說實話我也有點好奇,但他們特別警告過了,我不想冒著被宰掉的風險去滿足我的好奇心。」

  「不過傑克現在都守在三樓口,所以就算你想去偷看,也會先被踹下來,然後老葛蕾塔可能就要叫你滾蛋了,所以還是安份點。」

  「還有現在不能在二樓走廊或樓梯間抽菸,因為老闆的朋友討厭煙味,反正別在他們出現的時候或是跑到樓梯間抽煙就是了。」
耀
文章: 25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4

2021-04-09, 00:13

  「我倒覺得老闆朋友弄來的東西,反而會引起條子上門。」埃迪裝作漫不經心,但幾個要點都記了下來,她伸出手向對方示意,並說:「我跟妹妹會打擾一段時間,規矩會銘記的,而薇洛妮卡,需要幫助,可以跟我們說。」

  她特別強調幫助兩字,但也知道對方不一定接收得到,應該說這不太是能完全斬斷的行業,有時候太過介入反而會波及到她們。

  埃迪離開房間後,往三樓樓梯方向瞥了一眼,也在走廊上稍微傾聽三樓動靜,才閃身回到原本的房間。

  「愛麗絲,蠻有趣的消息。」她將打聽到的消息,轉述給艾莉西亞,並特別提到,黑人。
頭像
newisme
文章: 21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來自: 香港

2021-04-09, 03:00

  艾莉西亞背靠陽台屈膝坐在地上,她的眼簾掛着倦意,手上的煙還在緩緩燃燒。

  聽見埃迪的開場白,她便稍稍打起精神,像個跟班秘書似的把埃迪轉述的消息也同時轉述到群組。

  「哦,那東歐賤貨的目標就在上面吧。」被壓低的語調似乎蘊含某種上揚的情緒,她撐起身體,搣熄指間星火後隨手拋向大街──討厭煙味嗎……腦海忽然閃過東歐女人在自己點菸時的突兀動作,一個未成熟的念頭像火光轉瞬明滅。

  「……會被她那種鬼東西盯上,應該也是根難啃的骨頭。我們乾脆就等他們狗咬狗骨?運氣好說不準還能跟着獵些好料。」

  艾莉西亞把手機歸回原處,她想着埃迪先前的勸告說道:「幹架就聽你的,不弄二樓的大塊頭。我們找點理由下去直接搞定那老女人?」
I thought your world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mine. There's no difference at all, is there?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