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折磨 The Torment (二)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6, 22:13

  那女子走進旁邊的一條暗巷,附近沒有其他人,也不像有監視器的樣子。唯一的光源是巷口的路燈,在剛走過來時,艾莉西亞似乎還看見老鼠從陰影中一閃而過。

  她停下腳步,回頭看向艾莉西亞,手上拿著錢包。

  「在我們開始正事之前——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如果你好好回答,我會多給一些的。」

  「你認識那家妓院的老闆嗎?一個高個子男人。他有一個黑人朋友,你見過嗎?」
頭像
newisme
文章: 21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來自: 香港

2021-04-06, 22:31

  艾莉西亞溫吞地點了根菸,深深吸了一口後才開口回應:「不認識,不過我稍微調查過,知道他是White Father,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就是了。」

  「唔,那個黑鬼叫什麼?我也可能聽過。」
最後由 newisme 於 2021-04-07, 11:52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I thought your world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mine. There's no difference at all, is ther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6, 22:39

  在艾莉西亞拿出打火機準備點菸時,那女子後退了兩步,稍微別過身去。直到艾莉西亞收起打火機吐出一口菸,她才回過身來,繼續和艾莉西亞談話。

  「真的?這名字真有趣,你從哪裡聽來的?」雖然嘴上說有趣,她並沒有露出笑容。

  「那黑人叫約瑟夫.戴維斯。我很好奇他在這裡做什麼,替朋友做業績嗎?」


頭像
newisme
文章: 21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來自: 香港

2021-04-06, 23:02

  「很遺憾,沒聽過。」有短短一刻,艾莉西亞的目光在女子違和的動作上停留,但她很快又若無其事地聳聳肩答道。

  「至於那名字從哪裡聽來的……就算是妓女也有職業操守的,可不會隨便把帶來消息的朋友漏出來,雖然那傢伙實在是爛透了。」

  「哎,我比較喜歡像你一樣酷酷的人,要來當我朋友嗎?」

最後由 newisme 於 2021-04-07, 02:19 編輯,總共編輯了 4 次。
I thought your world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mine. There's no difference at all, is ther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6, 23:13

  「你喜歡我是嗎?」她眨眨眼,嘴角微微揚起:「嘿,讓我們對彼此誠實一點。我不是特地來找樂子——雖然我不排斥和你這樣的人來點樂趣——我還有一些別的目的,其實是找那黑人有些事情要談。」

  「我相信你也是,也許我聽了之後能幫你一些忙。如何?」


頭像
newisme
文章: 21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來自: 香港

2021-04-06, 23:36

  原本如冰霜般的女子突然露出那樣的神情,讓艾莉西亞既感到意外,也有點繃緊,也許那是撲殺獵物前的引誘姿態呢。

  她歪了歪頭,淺笑以對女子的暗示。「這很公平,我們可以互相幫忙。我的目標是White Father的秘密,聽說妓院裡面能找到特別的消息。」
最後由 newisme 於 2021-04-07, 11:52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I thought your world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mine. There's no difference at all, is ther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6, 23:48

  「也許我可以帶你進去,我想我應該比較知道一些……門路。但在那之前,我們可以來辦正事嗎?」

  她朝著艾莉西亞踏近一步,比艾莉西亞高上一個頭的她伸出手指輕輕觸碰艾莉西亞的下巴。

  「你介意我親嘴嗎?還是你想把唇留給別人?」她緩慢地眨著眼,輕聲地說。
頭像
newisme
文章: 21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來自: 香港

2021-04-07, 00:15

  艾莉西亞清晰聽見自己的心音跳動,心底的困惑、不安、焦慮——在此刻全被打成一個緊緊的結似的,難以分辨與解開。「你真是個有風度的獵人呢。」她雙手環上對方頸項,迎了上去。

  「但我不像你那麼有禮……還差得遠了。」她在女子的耳珠遺下私語,還有牙齒輕輕咬合的觸感。
最後由 newisme 於 2021-04-07, 02:10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I thought your world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mine. There's no difference at all, is ther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7, 00:51

  她骨感但有力的手臂環繞住艾莉西亞的腰側,在艾莉西亞湊近耳邊時低聲喘息。但她沒有讓艾莉西亞主導攻勢,而將嘴吻上了艾莉西亞頸側的肌膚。

  她的嘴唇像是帶有靜電一般,在接觸到艾莉西亞的那一刻就有一陣觸電般的酥麻感覺從脖子和肩頭交界之處傳來。

  艾莉西亞感覺到那雙溫柔又帶著一些力道的手爬上自己的後背和腰部的下方,順著脊椎撫摸,帶來一股快感的浪潮。

  周圍的一切聲音和氣味都像是消失了一般。在此時此刻,艾莉西亞的感官被那輕咬著自己肩頭的酥麻感佔據。

  性愛和大麻的快感和此刻的愉悅比起來簡直像是扮家家酒一般。艾莉西亞從未體驗過這種感覺,它打破了艾莉西亞對於自身感官的認知,她從不知道自己能夠感受這麼多。

  從沒吸過這麼純的……

  它帶走了艾莉西亞的所有思考能力,完全包覆住她,蔟擁著她。

  在時間被遺忘的快感洪流當中,忽然對方抽身,那股甜美暢快的滋味消失了。艾莉西亞覺得有些頭暈腦脹,有點腿軟差點站不穩的感覺,但剛才的感覺並沒有被她遺忘。

  她的親吻像在艾莉西亞的腦中留下了烙印一般。一回神,她人已經不在眼前。


頭像
newisme
文章: 212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來自: 香港

2021-04-07, 01:32

  空白的浪潮沒有沖潰難解的繩結,反倒讓它們吸收了飽滿液體,發賬成更緊密複雜的形狀。「這臭婊子!媽的……呸!」艾莉西亞回過神來,惡狠狠地咒罵着。她一手按着肩頭殘留的觸感,回味般吐出粗重的喘息,而那張蒼白的臉有一瞬間被暴戾凌駕:「下次可輪到你好受,得連本帶利讓你好好求饒!」

  她用力按在暗巷牆上,咬着牙一拐一拐地向巷口挪動。
最後由 newisme 於 2021-04-07, 11:51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I thought your world would be so different from mine. There's no difference at all, is there?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