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幽靈眼鏡 The Ghost Glass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7-27, 21:56

  幽靈眼鏡順利地被關機、重啟。離線的標示依然還在,而電力也還在以肉眼可以見的速率下滑。

  就在此時,嘉布兒手上的手電筒閃爍了一下。隧道裡面響起一種奇怪的風聲。


orontia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18-11-18, 02:45

2020-08-01, 02:54

Eskar 寫:
2020-07-27, 21:56
  幽靈眼鏡順利地被關機、重啟。離線的標示依然還在,而電力也還在以肉眼可以見的速率下滑。
  就在此時,嘉布兒手上的手電筒閃爍了一下。隧道裡面響起一種奇怪的風聲。
嘉布兒嘴角微微一揚,眼中閃過瘋狂的光芒。

手電筒的方向一轉,直接轉身迎向風聲的方向。

抵抗?才不要呢,這次不管來的是什麼,我全都要~~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9-02, 00:01

  車頭燈刺目的光芒像是黑夜中燃燒的火炬一般引人注目。冰冷的風摩擦著皮膚,這種感覺忽然讓嘉布兒意識到自己孤身一人,像極了試圖登出的那天,下墜的自己承受的風。

  轉眼間,嘉布兒已經站在軌道之上。沒有記憶、沒有身體感覺與眼前感官的連結,就像是跳過一個重要的影格一般,為何自己身在此處、為何列車迎面而來,都沒有得到合理的解釋。

  然後嘉布兒感覺到一種錯亂的節奏在敲打著自己的意識——接著一切安靜下來。



解除 執念(自殺)
執念(自殺)
你內心想要嘗試「離開這個世界」的情緒再度強烈地升起。在所有嘗試自我傷害的行動上獲得 9 重擲特性,在此外的行動則失去 10 重擲特性。
解除:受到任何致命傷害、任何一個重傷格受到傷害、接受治療。
,獲得1點節奏點。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9-02, 00:13

2014 年 5 月 13 日,下午 9 時 00 分
倫敦,某處醫院



  嘉布兒醒來時,在睜開眼睛之前,首先聽見科爾先生和費絲女士的交談聲。不過在意識朦朧間,對話的細節沒有聽得很清楚,只知道似乎是費絲女士對於嘉布兒任務的安全性有所不滿,而科爾先生正在解釋。

  當嘉布兒比較清醒之後,兩人也注意到了嘉布兒的狀況。費絲女士去找了醫生來再檢查一次嘉布兒的身體狀況。「和稍早的檢查結果差不多,沒有外傷也沒有明顯的身體症狀。但從目前量測到的生理徵象數據看起來,應該還處於沒有從高度壓力環境完全恢復的狀況,建議多休息觀察狀況。」

  醫生走後,科爾先生坐到了嘉布兒所躺的病床隔壁的凳子上,帶著他那一貫的微笑,對嘉布兒點了點頭。

  「嘉布兒小姐,妳的表現相當的優秀。即便最後出了一點狀況,這並不妨礙我在這次任務中對於妳的整體評價。妳所貢獻的資訊會成為本部重要的情報。」


嘉布兒在失去意識之時或之後受到了1點致命傷害——嘉布兒感覺到胸口有點刺痛感,雖然似乎沒檢查出任何傷勢。
orontia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18-11-18, 02:45

2021-04-02, 09:49

Eskar 寫:
2020-09-02, 00:13
  嘉布兒醒來時,在睜開眼睛之前,首先聽見科爾先生和費絲女士的交談聲。不過在意識朦朧間,對話的細節沒有聽得很清楚,只知道似乎是費絲女士對於嘉布兒任務的安全性有所不滿,而科爾先生正在解釋。
嘉布兒睜開眼睛,兩眼空洞地看著陌生的天花板,茫然地又合上了眼皮。

這裡是什麼地方?哦,這種消毒水的味道真讓人懷念,我是在醫院吧?

不過為什麼會在醫院?

唔唔,一用力胸口就開始痛,怎麼搞的,我受傷了嗎?

原來如此,所以才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嗎?

到底是怎麼傷的?嘉布兒,妳做了什麼嗎?

啊啊,我有印象了,那個空洞而骯髒的黑暗之地,還有從漆黑甬道中吹來,讓人渾身都起雞皮疙瘩的冷風。

空間很大,手電筒照出去的光很快便消失在無盡的黑暗裡,不過明明是個很恐怖的地方,我卻記得自己心跳加速的興奮感?

時間感跟空間感都鈍了,自己踩著硬硬的碎石‥‥‥那個越來越響的聲音‥‥‥那個逐漸放大的強光‥‥‥很亮‥‥‥刺眼‥‥‥迎面打來的強勁氣流!

想起來了!

嘉布兒猛然睜眼,眼神清醒了很多。

都想起來了,超自然行動部的科爾先生,還有那個跟幽靈眼鏡有關的新手任務,維多利亞風的旅館,髒兮兮的廢棄玩具店,最後是‥‥‥廢棄的地下鐵車站!

啊啊啊,居然失去意識了嗎?啊啊啊啊,為什麼會失去意識?明明下決心要睜大眼睛看到最後的,那是幽靈列車嗎?可惡,嘉布兒!妳是怎麼搞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不符合這世界設定的bug點,手都已經伸出去了,妳卻給我失去意識?

可惡,難怪從剛才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確實,上一次妳嘗試登出時,就是被強制轉移到醫院了。這次也一樣嗎?

好了,嘉布兒,冷靜,妳也早就有預感了吧,新手任務有可能直接通關嗎?往好處想,妳現在沒讓人用束帶綁著,痛感也不強烈,傷勢不嚴重,情況比上次好多了。

可惡,什麼新手任務,這根本就是願者上勾的陽謀,自己努力了好幾年都沒有成果,在超自然行動部的第一個任務就碰到了真東西,接下來就算明知道有問題,也不可能會放棄吧?

來來來,嘉布兒小朋友,妳不是在尋找這世界的破綻嗎?我們這裡有哦,啊,是新手卡啊,恭喜妳,直接來到真理所在的終點線前,哦,這次差一點,不過能抽機會卡也不錯,噗,不好意思,強制送醫,麻煩妳重新回到起點,進入三回目吧。

打住吧,嘉布兒,那是費絲小姐跟科爾先生的聲音,他們應該注意到妳清醒了,趕快回到妳扮演的角色,任務內容還記得吧?
orontia
文章: 207
註冊時間: 2018-11-18, 02:45

2021-04-02, 10:55

Eskar 寫:
2020-09-02, 00:13
  
  當嘉布兒比較清醒之後,兩人也注意到了嘉布兒的狀況。費絲女士去找了醫生來再檢查一次嘉布兒的身體狀況。「和稍早的檢查結果差不多,沒有外傷也沒有明顯的身體症狀。但從目前量測到的生理徵象數據看起來,應該還處於沒有從高度壓力環境完全恢復的狀況,建議多休息觀察狀況。」

  醫生走後,科爾先生坐到了嘉布兒所躺的病床隔壁的凳子上,帶著他那一貫的微笑,對嘉布兒點了點頭。

  「嘉布兒小姐,妳的表現相當的優秀。即便最後出了一點狀況,這並不妨礙我在這次任務中對於妳的整體評價。妳所貢獻的資訊會成為本部重要的情報。」。
  「感謝您的體貼,科爾先生。」嘉布兒苦笑道:「真是令人尷尬,想不到我竟然會在任務當中失去意識。」

  「幸好,雖說這次的測試不太順利,倒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獲。」

  「科爾先生,先前在玩具店的時候,我就懷疑幽靈眼鏡的電量消耗速度過快,所以這次我特別留意了幽靈眼鏡的電量顯示,果然發現在那個更新後的幽靈模式下,電量的消耗十分異常,事實上,電量百分率的下降速度幾乎是以秒在跳的。」

  「不只如此,因為這次的地鐵月台顯然已經停用多年,我有特別留意網路訊號的問題,發現在我發生意外前,幽靈眼鏡其實已經處在離線狀態。這代表無論我最後看到了什麼,都不是依靠網路支援而生成的。」

  「至於我最後看到,並且直直朝我撞過來的東西,雖然不是看得很清楚,但我想那應該是行駛中的地鐵列車。」嘉布兒皺著眉頭。「很顯然,那並不是真的列車,否則我已經到太平間去了。那麼,我看到的究竟是什麼?幽靈列車嗎?除了在維多利亞風格的旅館房間外,後面兩次的測試都不太順利,我在玩具店和地鐵站都出現了情緒和時間感的問題,特別是地鐵站這次,我並沒有自己離開月台的印象,但當那輛看起來像是地鐵的東西撞向我的時候,我應該是站在軌道上的樣子。」

  「無論如何,測試已經結束,那回頭來看這次的任務好了。老實說,即使我在玩具店和地鐵站真的碰上了幽靈--其實我屬於不相信幽靈存在的那類人--是否就足以證明幽靈眼鏡能讓人看到幽靈呢?在情報不足的情況下,我個人還是不敢直接下結論的。」

  嘉布兒嘗試進行說明。

  「我擔心的是,有沒有可能因果關係弄反了?我會碰上真的幽靈,不是因為啟動了幽靈眼鏡,而是因為我為了進行盲測,而來到了「本來就會」碰到幽靈的地方的緣故?是的,電量的消耗確實異常,但幽靈出現時,是否本來就會導致電量加速消耗呢?地鐵站的幽靈列車可能是真貨,不過我在它出現前,其實也看見了一個很顯然是幽靈眼鏡提供的假貨,或許是離線狀態的緣故,它顯得相當虛假,有沒有可能,幽靈眼鏡其實只提供了這個假貨呢?」

  「玩具店的笑聲可能是真貨,但我脫下眼鏡後依然能聽見笑聲,而比較虛假的湯瑪士小火車則不見了。有沒有可能幽靈眼鏡只提供了後者?而前者出現,是因為我闖進了那裡的緣故?」

  「至於那個幽靈模式的更新版本,有沒有可能就只是個優化運算的更新版本,導致電量消耗的原因,是因為啟動時就在那裡的真貨?」

  「話說回來,我之所以不敢直接下結論,一方面是因為我缺乏對幽靈的知識--畢竟我屬於不相信幽靈存在的那類人--另一方面是因為情報不足,畢竟我是『盲』的那一方。」

  「但對擁有知識跟情報的科爾先生來說,現有的測試結果,是否已經足以下結論了呢?」

  嘉布兒以炯炯有神的目光看著科爾先生。

  「我在玩具店和地鐵站碰上的是真的幽靈嗎?它們出現的機率有這麼高嗎?幽靈會讓電量加速消耗嗎?」

  「既然盲測已經結束,科爾先生,不知能否請您稍稍滿足一下我的好奇?」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5, 11:34

  聽完嘉布兒的分析和問題,科爾先生先是露出一個微笑,接著輕輕拍了幾下手。

  「精彩的分析。在缺乏充分前提的情況下,能夠得出這樣的結論,你的表現的確非常地符合預期。」

  「基於情報的機密等級和是否有授權資料存取的必要性考量,很遺憾地是,即使假設我知道你碰上的是否是『真正的幽靈』,我也不能回答。」

  「但關於這三個地方的資訊,我想你有資格了解。即使我不告訴你,大概也不難事後查出來。」

  「第一個地點是一間有大量鬧鬼傳聞的朗廷酒店(Langham Hotel),你所在的房間是鬧鬼傳聞最知名的 333 號房正下方的 233 號房,在過去十幾年間亦有一些鬧鬼目擊的傳聞。我們沒有挑選 333 號房是有理由的,很遺憾地我不能告訴你為什麼。」

  「第二個地點是沙德韋爾區(Shadwell)的一間廢棄玩具店。1994 年,警方逮捕玩具店的老闆尼可拉斯.波恩,罪名是謀殺六名年齡在四到八歲之間的兒童並將其屍骨掩埋在地下室。鑑識結果顯示六名孩童都屬於印度裔,其中三名找到家屬認屍,另外三名他們從未查出身份。在事件發生之後,埋屍地的地下室被填平,但玩具店關門後,地主從未拆除或重新裝潢該地。」

  「第三個地點是銀行站(Bank Station)的廢棄鐵道區域。在大戰期間的 1941 年,一枚德軍的炸彈殺死站內的 56 人。一部分的鐵道在重建計畫中被廢棄——我們稍早所踏進的地方便是。」

  「有趣的是,在你所報告的觀察內容當中,完全沒有和這些地點過去的鬧鬼目擊內容重疊的部份。在 233 號房,人們最常看見的是穿著染血婚紗的女人,其次是一團半人形的光球;在玩具店,過去填補地下室的工人指出他們見到年齡在四到八歲之間的孩童鬼影和哭聲,他們從未提到聽過笑聲;在廢棄地鐵,過去目擊的鬼魂以屍塊、變形的身體、全身血淋淋等狀態出現,有一些身上燃燒著火焰。」

  「綜合以上的結果和我們目前對幽靈眼鏡的了解,我不認為這個裝置可以讓人『看見』幽靈。但基於你的遭遇,以及我們的儀器所測量出的結果,在經過系統更新之後的幽靈眼鏡,可以放射出能夠催化靈騷現象的電波。是的,某些電波頻段在實驗上曾經被觀測到能夠刺激靈騷反應,這是本部原先就掌握的資訊。我能透露的,就到這裡了。」

  「再次恭喜你,嘉布兒探員,完成了你的第一個任務。」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