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無頭地藏 The Headless Jizou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1-03-24, 20:54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

山崎望向慢慢離開的女性,聰剛才的情況覺得這位水谷太太好像知道些什麼,但貿然探聽感覺不太有禮貌,想了想轉頭望向和山先生。

「和山先生請教一下,這樣聽起來那位水谷先生似乎對這邊知之甚詳啊,我對民俗知識有些興趣,也擔心這次的修復會不小心觸犯什麼禁忌,不曉得和山先生能否幫我引介一下,跟那位水谷先生聊聊呢?」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3-25, 10:21

  「啊,那當然沒問題!不如這樣吧,我待會兒去水谷先生家問問,我們去他們那邊叨擾一下。不用擔心啦,我們認識幾十年了,平常晚上也常常一起喝酒。」

  和山先生先帶山崎下山,先帶著山崎回到和山先生自己的家。和山先生的家裡沒有開燈,似乎除了和山先生之外沒有別人在家。

  一進玄關,就聽見屋裡傳來喵喵聲,一個身影從走廊盡頭出現。



圖檔



  那是一隻不知為何戴著斗笠造型帽子的虎斑貓。

  「喵子!啊,這是我家的貓。自從太太不在以後,家裡就剩下我跟喵子呢。」和山先生伸手摸了摸喵子,牠則在和山先生腳邊繞來繞去。

  「山崎先生,行李就先請隨意放吧!我去和水谷先生打個招呼。」隨後,和山先生便出門了,對於把山崎留在自己家中似乎毫無顧慮,不過也可能是因為他馬上就會回來。

  依然戴著斗笠的喵子盯著山崎,保持著一段距離。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1-04-02, 16:30

見和山先生離開,山崎稍微矜持一下,便迅速從口袋掏出手機對眼前的喵子小姐拍照。

『虎斑貓啊,真可愛,』山崎一邊動作一邊這麼想著『只是為什麼戴著斗笠呢......其實這搞不好是個好題材呢......』

斗笠、貓、或許加個地藏?似乎市面上已經有類似的公仔,但結合自己的技術應該可以做出更細緻的作品。

想了想,無聊的創作者決定暫時放棄思考,試試看有沒有機會撸個貓,可能能激發出更多的靈感......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2, 17:11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1-04-02, 22:26

山崎意圖撸向喵子小姐。

圖檔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5, 11:58

  喵子今天看起來心情似乎還不錯,面對逐漸靠近的山崎並沒有退開,只是用看怪人一般的眼神看著山崎。

  山崎伸出手指,喵子湊過去聞了一下,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接著山崎把手伸向喵子的脖子,開始進行擼貓大業。







  喵子似乎很享受的樣子。

  沒過多久,山崎身後的門又打開了,和山先生回來了。

  「啊,你跟喵子處得很好啊!」和山先生大笑兩聲,不過一看到和山先生回來,喵子突然就從山崎手中鑽了出去,走到和山先生腳邊。

  「水谷先生說他非常歡迎,而且請我們務必過去他們家共進晚餐。還請山崎先生不用客氣,這不是客套,我們鄉下人比較好客,而且我跟水谷先生也都是直性子的人。一起來吧。」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1-04-09, 19:18

「那就麻煩和山先生了,有需要帶些什麼嗎。」

一邊收拾隨身物品一邊問道,準備跟著和山先生出門。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11, 09:25

  「不用不用,人來就行了。」和山先生帶著山崎一起到了隔壁按門鈴。應門的是一名年輕男性。



圖檔



  「和山先生和山崎先生。」那人點頭招呼,和山先生則趕緊介紹。「這是宏樹,水谷先生的兒子。」

  進屋以後,只見客廳裡站著一名年紀大概五六十歲的婦人,看起來應該是水谷先生的太太。「承蒙你們不嫌棄招待。」她在和山和山崎進門時鞠躬招呼,並且宏樹帶兩人到餐廳時替兩人的座位擺上碗筷。

  一名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帶著一瓶清酒從裡面房間走出來,一看到和山和山崎便大嗓門地招呼。

  「和山!還有山崎先生,辛苦你遠道而來啦!聽說地藏像修復的工作很順利,真是太好了!今晚一起喝一杯吧!」

  「這是水谷久雄先生,還有水谷久美子太太。」



圖檔



  餐桌上已經擺好了菜,當兩人就座、水谷先生也帶著酒坐下之後,水谷太太——比較年輕的那位水谷太太,水谷宏樹的妻子水谷朋子——也從廚房出來和兩人打了招呼,但她的心情看起來明顯沒有水谷先生那麼好。她替大家盛了飯和倒酒,但臉上的表情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

  開動之後,水谷久雄很快就開始找山崎聊天。

  「啊——山崎先生,感覺是很敬業的人呢。家裡也是做一樣的手藝嗎?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如果子孫有好好繼承家業,說真的那是放下了一萬個心啊!如果可以再趕快抱到孫子,那就真的是沒有遺憾了。」

  他看向宏樹的方向,滿意地點點頭,宏樹露出一個傻笑。久美子附合地微笑,朋子的表情倒是有點僵硬。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