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無頭地藏 The Headless Jizou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0-06-30, 22:37

坐在副駕駛座觀察觀察著鄉間的景色,山崎有股心靈放鬆的感覺,與在電車上相比,更為近距且清楚的田野風情讓人從忙碌的都市生活中解放開來。

「希望我的技術能幫上和山先生的忙,或許看到實物之後能有什麼發現,話說蘆川這邊的環境感覺蠻舒適的,和山先生在這邊生活應該也是挺悠閒寧靜的吧。」

一邊回話一邊瞥向正在駕車的和山先生。

「您剛剛說到地藏像的情況,為什麼祂會設在那種聽起來人煙罕至的地方呢,有什麼特殊的歷史嗎?」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7-19, 14:39

  「老實說,因為我也不是研究歷史的專家,所以也不是真的很清楚細節,哈哈。」

  「我所知道的只有家裡長輩告訴我的故事而已。我從小就是在蘆川長大的,小時候我的爺爺有時候會帶我一起上山,那個時候那些地藏像就在那邊囉。我爺爺跟我說,那些地藏像也是在他小時候就有了,差不多是他的爺爺——也就是我的曾祖父的爸爸——那個年代立的,大概是明治時期的事情。這個故事也是他說給我爺爺聽的,我再從我爺爺口中聽到。」

  「那個時候的蘆川也是個像現在一樣的小村落,民風純樸,大家都是老實的務農人,不過那時候村子比現在熱鬧,不像現在村子裡很少有年輕人和小孩子了。有一年冬天,有一個穿著破爛的男子來到村子裡,乞求人家收留。鄉下地方大家人都很良善,也沒多想就看他可憐收留了那個飢寒交迫的男子,讓他去住山上某個寡婦過世之後留下的空屋,還送了一些柴火跟食物給他。不過,過了幾個月,村子裡開始有小孩子一直失蹤。比較迷信的人覺得是妖怪神隱在作祟,但也有一些比較理性的村人覺得事有蹊蹺,就開始在村子裡頭調查。」

  「在那之後,他們發現很多小孩子在消失之前都跑到山上找那個男子玩。憤怒的村人包圍了男子所借住的空屋,卻發現那人已經消失了。他們在搜查房子之後,在房子的樓板底下發現許多具兒童的骸骨。有些村人去找官府報案,才發現原來那個男子是個惡名昭彰的通緝犯,有許多小孩子都被他殺害、烹煮來吃。」

  「雖然村人們花了幾個月時間在山裡到處搜索,但後來一直沒有找到那個男子的下落。不過,村子裡倒是開始發生很多壞事,大家認為是小孩子的怨魂陰氣太重,於是便請人來立了一些地藏像,安撫、守護這些不幸的孩子們。」

  「啊,抱歉,故事好像有點沈重呢,不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哈哈。畢竟我好像沒在官方紀錄上看過這件事情,可能只有當時的人知道吧。不過不管怎樣,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啊,我們要到了。」

  如先前所說一般,和山先生將車停在半山腰處的一個山道入口旁。他下了車之後,替山崎把工具搬下車提在手上,帶著山崎上山。

  天氣相當地好,雖然太陽很大,但也許是因為在山上的關係,這裡一點都不炎熱,徐徐微風不斷吹拂著,樹木枝葉婆娑沙沙作響,還不時可以聽到蟲鳴鳥叫聲,有種踏入大自然的舒適感。

  山道由零散的石階和一些只有沙土的路面構成,雖然好像那種無名小路一般,但看得出來經常有人在此來往行走。

  走了約莫十五分鐘左右,在一處山路迴轉處旁的空地,出現了一排地藏像的景色。


圖檔


  這些地藏像數量眾多,數了一下總共有十一個。地藏像並不大,看起來大概只有五十公分高左右,每一個地藏像上頭都戴著紅色的毛帽和圍著紅色領巾,大多數還被青苔覆滿。其中,最左邊的地藏沒有頭,但它的旁邊有一些碎裂的石塊。

  「最早我發現的時候,這個地藏的頭整個不見了。後來找人來修之後,地藏的頭總是沒過多久就又掉下來,還裂成碎片,不知道是因為這邊的空氣還是風的關係?但那些專家也不太清楚是發生什麼事。可以的話,麻煩山崎先生幫忙評估看看。」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0-07-22, 19:06

「啊啊工具我自己拿就可以了,是說如果是真的拿還真是件悲傷的事情啊,希望他們能安息吧。」

山崎想著,之後如果有機會的話調查看看有沒有相關資料好了,或許在這個工作本身之外,也能作為不錯的談資。

跟著和山先生一路前進,兩人在地藏像群前駐足,聽過和山的說明後,山崎雙手合十拜了拜後,稍微端詳了一下周遭情況,拿出了手機準備做些做些紀錄跟拍照。

「原本的頭碎掉了啊...好的,和山先生,那先請您稍待,我先來確認一下可能斷裂的原因以及要製作的形式。」

山崎打算從斷裂面跟材質來評估可能斷掉的原因和預計要加固的方式,並且看看碎片及其他的地藏像,評估一下要製作的形式,盡量保存影像以便後續對照或問人。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7-26, 01:38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0-07-26, 15:26

山崎仔細的檢查記錄著物件的情況。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8-11, 07:34

  地藏像的材質相當地一般,這種石頭在一般能購買到加工用石材的管道都能夠買到。地藏本身最初是一體成形雕刻而成的,所以做接合和修復的話,無論做得再好也不會跟原本的牢固度一模一樣,但也不至於到被撞到就會斷裂這種程度。

  仔細研究之後,山崎發現地上那些碎裂的石塊很是怪異。這些石塊的材質和原本的地藏像相同,並沒有偷工減料的嫌疑,按理說這樣材質的石頭是很耐衝擊的,也不可能短短時間內就風化碎裂。如果說是因為外力破壞而碎裂,那也很奇怪,因為若是有人敲打石像的頭,在石像頭碎裂之前應該就會先從接合處斷開才對,而不是除了斷開之外頭還整個碎裂了。

  平心而論,之前做修補的人功夫並不算差,不像是會弄成一踢或一敲就斷頭、破裂的樣子。怎麼看都滿奇怪的,但光靠這些部份也看不出來到底頭是怎麼碎裂的。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0-08-14, 18:40

其實看起來不難處理,之前的匠人做的也不錯啊,怎麼會這樣就碎了呢,也不像是人為破壞……算了總之先修復好,再看看後續的情況吧。

山崎這麼想著,隨後就著手開始確認設計跟材料需求,如果有需要購買就打算再請和山再帶他去最近的材料行準備一下,打算把握時間進行加工,希望今天太陽下山前能夠有點進度。

「是說和山先生想請教一下,不知這附近有什麼可以居住的地方嗎,修復應該是沒問題的,但對於碎裂的情況還是有些疑點,我想在完成後再稍微觀察一下,希望能找出真正的原因,不然要是做好之後又出了什麼問題就白費功夫了,也沒有完成到先生的委託。」

手上的工作沒有停下,山崎同時對和山這麼說著。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3-07, 04:26

  「啊,關於這個,不好意思,因為我們這裡是小地方,可能沒有什麼很舒適的地方可以讓山崎先生落腳。如果不嫌棄的話,請到寒舍來如何呢?」和山先生說。
Aki
文章: 23
註冊時間: 2019-01-24, 07:56

2021-03-14, 18:19

「如果是這樣那還是要麻煩和山先生了呢,我就先來處理一下吧,晚點再過來看看情況。」

山崎開始著手進行修復,並規劃著晚點再來看看是否有材質變化其其他的因素導致斷裂發生。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3-15, 03:39

  山崎開始修復斷頭的地藏像,很快地便全神貫注在其中。當修復差不多完成時,回過神來太陽已經低角度地斜掛在空中,天空稍微染上了一些橘紅色,似乎已經接近傍晚。

  山崎將手上的工作收尾,一直待在旁邊的和山先生馬上過來幫忙將工具提回車上。

  「真是太謝謝了呢!」

  當兩人準備下山時,在山路上遇見了一名正在上山的女子。那女子穿著寬鬆的藍色洋裝和白色的平底鞋,打扮明顯地比較不像是在農村工作的人平常的衣著。她是山崎在進這小村之後見到的第一位年輕人,年紀看起來頂多二三十歲。從她明顯有隆起的腹部看起來,她似乎是孕婦。



圖檔



  見到兩人時,那女子略顯驚訝,稍微用手遮了一下嘴,說:「和山先生,您好。」

  「是朋子啊,天色不早了,還要上山嗎?」和山先生微笑著招呼。

  「只是想散散步而已,但我沒注意到天色這麼晚了,還好有和山先生提醒。」她的眼神往走在和山背後的山崎飄了過去:「這位是……?」

  「這是山崎先生,因為山上的地藏像又壞了,我請他來修理。」

  朋子的眼神往地上瞄了一下,雖然神情有點不自然,和山先生好像完全沒有反應。

  「而且朋子是孕婦呢,走階梯上山之類的還是稍微激烈了一點吧。散步的話,應該在村子裡面比較好走。水谷夫婦等著抱孫很久了,要是有什麼閃失那可不行啊。」

  「是,和山先生說得很對……真是抱歉。」

  「啊,我不是在責怪朋子,只是我跟水谷先生認識那麼多年了,我知道他這些年來最大的願望就是孩子可以回鄉工作,還有能夠抱到孫子。現在你們回來了他是很開心,但小孩子能夠平安出生也是要很多的努力,我只是希望一切順順利利,哈哈。」

  「嗯,謝謝和山先生。那麼,我還是趕緊回去了,不然浩樹也會擔心的。」

  三人一同走了一段路下山,然後在岔路口揮手道別。

  「那位是水谷家的媳婦。水谷先生跟我是多年舊識了,他的兒子浩樹原本在外地工作,娶了媳婦之後兩人一起搬回這裡。還好有他們在,這村莊終於有了一些年輕的氣息,不會都是一些死氣沉沉的老人呢。」

  「一方面來說,會想要修這個地藏像,其實也是跟這個有關係吧。水谷先生跟我不太一樣,一扯到民俗相關的東西就很迷信的,之前聽說地藏頭斷掉的時候他緊張得要死,覺得這對還沒出生的孩子是個不好的預兆。如果能夠徹底修好的話,他應該也會安心一些的。」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