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龍之崛起 Dragon Rising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2, 21:38

「名字可以寫一下嗎?我會記在病歷上面,然後也留個妳們兄妹倆的聯絡方式,後續病情追蹤才方便。」已經很熟練地沒有直接說出「這樣收款比較方便」。

「不過妳說的那個女人……如果也是混道上的,知道名字或是哪家哪組的嗎?我好注意一下,畢竟道上兄弟甚至他們的親人都有可能來我這裡看診。」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3, 00:49

  「好的!」梅還是有一點點慌的樣子,但她接過了遞過來的筆,在上面分別寫下了梅香晴和梅向陽這兩個名字。她看了幾秒,又在漢字上面加了假名,可能是怕醫生不會念。

  「這個有點不是很好說明。啊,醫生先生別誤會,我不是說這不能說給您聽的意思。我之前就有聽過月嶋醫生醫術很好,也不會隨便透露病人隱私。」

  「我,跟我哥哥都是怒羅權(ドラゴン)的一員。是準暴力團。我們的團體大部分都是中國人跟與中國比較有淵源的日本人,而且大多是有好幾代的關係。我們的父親在過世之前,也是團裡面有頭有臉的角色,但他兩年前過世以後,我們就過得比較辛苦一點。」

  「但是,一切從那個女人跟她的手下過來之後都變得不一樣了。」

  「那個女人,他們都叫她瑤光夫人。她說自己是來整頓怒羅權的。我們的首領當然不接受,但她抓住了首領,以他來要脅我們其他人。在那之後,她和她的手下一直逼迫我們為他們做事。」

  「整個組織裡面,沒有多少人敢站出來反抗。我的哥哥很勇敢,但也很魯莽。他公開忤逆瑤光夫人身邊其中一個親信,一個叫如虹的女人。」

  「她趁著跟我哥哥談判的時候,用暗地裡藏的刀刺了我哥哥。她說這把刀上有ㄉㄨㄛˊㄆㄛˋ之力,所以我哥哥很快就會一命歸西。說這句話的時候,那女人還在笑著。」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3, 01:45

「也許是我認識的中國人不多,我沒聽說過你們怒羅權呢。」雖然總覺得在憧憬著不良少年的時期常常聽到就是了。

「不過這也太魔幻了吧,你說那個如虹的刀有那個奇怪的力量,那不就是妖刀了嗎?難道瑤光夫人要把任俠團體整頓成武俠團體?」試圖裝傻來讓氣氛輕鬆一些。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3, 01:58

  「沒聽過倒也不奇怪,畢竟全盛時期離現在也好幾十年了。現在老人比年輕人多。」

  「妖刀?我以為是那種某種毒藥的說。」梅在診所來回踱步,歪著頭思考著。「不過,不管怎樣,那女人多半在裝神弄鬼。醫生這不就治好了嗎。」

  「啊,對了,我有件事情想拜託醫生。因為如果放哥哥在這邊我也不放心,大概醫生您也沒空一直照顧病人,可不可以也讓我借住在這裡,在住院這幾天幫忙照顧我哥哥呢?」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3, 09:40

  雙手一攤:「我不介意,原則上只要道上的紛爭不要帶進診所,還有維持床位整潔,病患家屬待在這裡沒問題。」

  「妳可以先去準備一下住院期間的需要的換洗衣物或食物等等,我先把梅君送進病房。」詢問梅香晴有沒有要離開診所準備物資。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3, 18:22

  「謝謝醫生!」

  「那個......因為過來的時候很急,身上沒多少現金。不知道醫生您可以讓我借個款買點生活用品嗎?記在一起沒問題的!我們一定會很快還清!」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3, 21:38

  「アッチョンブリケ。」表情微笑但僵硬地,從錢包抽出一張諭吉交給梅香晴:「平常我身上不會帶太多錢,不知道這些夠不夠妳用。」

  「不過我先聲明,要是有人找上門來,我只能做到向對方告知『沒見過妳們』,要是診所被整間翻過來找,我一個人可保不住梅君。」指了指診所的逃生出口,「不管有多勇猛,逃跑也是一種戰術,太多堂堂正正應戰的傢伙最後都是來我這裡挖彈頭的。妳之後可得多勸勸梅君,動手術不是什麼好玩差事。」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4, 21:47

  「謝謝醫生,我明白的。守護我哥哥的責任就交給我吧。」拿了鈔票的梅香晴九十度一鞠躬,然後便走出診所往附近的便利商店去了。

  這是這對兄妹來的第一天時發生的事。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4, 23:59

2014 年 12 月 19 日,上午 10 時 15 分
東京,中央區,黃金之心貿易股份有限公司



圖檔



  這是日澤奏第二次來到黃金之心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的總部——位在東京都中央區的一間外表上看起來相當正派的公司。

  第一次來時,是那個不知道名字的女性在替他介紹這裡的環境。大部分時候,黃金之心的工作並不會需要成員跑到總部來,這裡比較像是一個開會、做做公司帳面生意、整理或寄放貨品的場所。

  就連接工作,有時其實也只是電話聯絡而已。不過,今天那位女性(依然不知道名字)打了電話邀請日澤過來,不知道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穿著整齊西裝出現的日澤,和櫃台的接待員打了照面,被引導到公司裡面的一間小會議室。

  那個不知道名字的女性正在裡頭等待著。她也穿著正式的女性職員打扮,一見到日澤進來,就起身打了招呼。

  「日澤先生,早上好。今天請日澤先生來,是因為公司有新的工作所以想請日澤先生協助。」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6, 01:45

  「這次的工作有什麼不一樣?不能像之前一樣電話連絡?」一手抱胸,一手托著下巴,「難不成是想見我?」

  話一出口心裡就開始慌張吶喊「講什麼鬼話啊笨蛋」。不過馬上為了噁男發言道歉好像更尷尬,打算看看對方反應再決定要不要像個漫才師一樣自己吐槽自己一句「別開玩笑啦」,人雖然微笑著,實際上卻很動搖。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