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龍之崛起 Dragon Rising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19-11-24, 18:55

龍之崛起
Dragon Rising

圖檔




故事篇名:龍之崛起(Dragon Rising)
故事篇幅:1 個章節
故事日期:2014 年 12 月 17 日~未知
故事地點:日本,東京
參加者組織限制:無
參加者人數限制:1 人
參加者特殊限制:僅限日澤奏參加
玩家獎勵節奏點:無



加入黃金之心後,當初那女孩似乎還是忙得不可開交,整天四處奔波,日澤奏還是沒有找到機會可以好好地問她的名字。

在黃金之心還沒有分派什麼差事的這段期間,奏的另外一個身份,地下仁醫月嶋修,則是涉入了另外的麻煩之中。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輛卡車急煞在地下診所的門口。一位華人少女拖著一個渾身浴血的大漢,激烈地把門踹開。

「救救我哥哥!」





玩家角色列表
日澤奏,黃金之心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1-29, 20:33

2014 年 12 月 17 日,下午 10 時 15 分
東京,月嶋診所





  大門砰地一聲被踹開。

  十分鐘前才送走今天的病患的日澤奏——或者說是月嶋修,和突然闖入診所的不速之客四目相交。

  一名年紀大約二十上下的年輕女性使勁地扛著一名明顯比她高大的男子,男子的腳在地上拖行著,看得出來他的體重對她來說有些吃力。兩人看上去都是華人面孔,女子穿著軍綠色的外套和牛仔褲,男子則是一件黑色的皮外套蓋在身上,頭上戴著一頂毛帽。男子外套底下隱約露出的白色汗衫上沾滿著大片暗紅,而他雙眼半睜著,神情恍惚地將頭靠在少女的肩上。

  「醫生。您是月嶋醫生對吧。」那少女蹲了下來,一邊小心地把背後的男性放下,一面用相當流利的日語說:「請救救我哥哥!」

  因為是密醫,月嶋的診所當然沒有掛著「診所」這樣的招牌,上門的病患也多是透過介紹而來,而且採預約制。但是這兩個人並不是日澤奏所認識的病患。

  敞開的大門外停著一輛白色的小卡車,似乎剛才門外傳來的急煞聲就是這麼來的。在少女搬動那男子時,日澤奏注意到了在那男子臂膀上有著刺青圖案。

  黑道?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0, 03:29

「雖然狀況看起來很緊急,不過先容我問一句:」從牆角把一張輪子嘎吱嘎吱響的病床推到兩人面前。

「會知道我是醫生的人,要不是有著見不得光的身分,就是跟這類人有關連──妳們是打哪來的哪一種?」

攤開手掌指向病床,示意女子省點力,讓傷患躺下,並準備檢查傷勢。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0, 15:22

  「我們是混道上的,行不?醫生您問題留著晚點問吧,先救救我哥哥。」少女很焦急的樣子,看到月嶋的指示,才動作吃力地把那男子放到病床上。

  月嶋快速地檢查著患者的傷勢。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1, 02:48

「至少告訴我來龍去脈吧,」仔細探察男子身上的傷,「不然也要告訴我他有沒有藥物過敏,妳說說,我邊忙邊聽。」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1, 15:34

  月嶋戴上了手套,用用鉗子夾住患者染得血紅的上衣,用剪刀剪開。小心地換了個工具,清理一些血之後檢查患者的傷口。

  看起來這名男性的橫隔膜中間偏左側受到嚴重的穿刺傷,從傷口判斷應該是某種銳利的刃器,角度要是再差一些可能就會傷到肝臟。但奇怪的是,他受傷的部位看起來有一些黑斑,似乎不太像燒傷或毒性物質反應,不知道是什麼造成的。如果現在實行外科手術,應該可以穩定傷勢,只是還需要一段時間的靜養和觀察,才能確保沒有後遺症。

  在月嶋檢視的期間,那少女一臉緊張地在一旁看,但看到血腥的畫面似乎又讓她有點不太適應,頻頻撇開視線。

  「來龍去脈就是我哥哥被人刺了一刀。那個可惡的女人......」

  「藥物過敏......呃,他在戒菸!這算嗎?」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1, 23:11

「道上的女人嗎?帶把刀似乎沒什麼稀奇的。不過這個傷口……看起來蠻奇怪的。」

從診所的書架上拿出一副紅色鏡片的眼鏡要女子戴上,指了指創口上的黑斑。「妳看,整個都是紅的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吧?有看到這些黑斑嗎?」

「至於費用,手術費酌收350,000円,同意手術的話請在這份文件上簽名,可能還需要住院幾天觀察傷勢,住院每個日曆天18,000円另計。」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1, 23:21

  少女戴著紅色鏡片,盯著黑斑時皺著眉說:「這個......呀,難道那個女的說的......醫生先生,你知道ㄉㄨㄛˊㄆㄛˋ是什麼病或是毒藥嗎?能治嗎?」

  「費用......呃,醫生先生,有接受那個嗎?先賒帳,但是我們一定很快會付清的。」
頭像
鹽田海獺
文章: 30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6
來自: 台灣
聯繫:

2020-05-22, 01:01

「ドゥオポー?」聽見陌生的名詞,本來還想著是不是自己在學期間不認真的緣故,蹙眉看了看女子,這才想起他們倆也許是異國來客。

「我沒聽過這種病或者藥物,妳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妳要不要試試把這個發音可能的字都列出來看看?」

正要找紙筆給女子的時候,「啊,先把妳哥哥推進手術室吧,讓他狀況穩定下來再談這個ドゥオポー的事,保證不賴帳的話一切好說。」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5-22, 01:17

  「我們家是中國人,但我是在日本長大的,所以,呃,我其實不太會中文,我哥哥比我好一點。那個字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要我寫漢字一個都寫不出來。」

  「我保證!醫生,無論如何請救救我哥哥。」

  少女焦急地幫忙把她的哥哥推進手術室。

  經過了幾十分鐘的手術後,月嶋初步讓這名男子的傷勢穩定下來,雖然止血和縫合花了比預期長的時間——傷口處狀況似乎不是很健康——但至少暫時不會有大礙了。



  手術結束後,少女恭敬地向醫生鞠了個躬。

  「真的很謝謝。那個,需要登記名字之類的嗎?我叫梅香晴,我哥哥的名字是梅向陽。」


圖檔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