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彼岸的姊妹花 The Sisters From Beyond

plumholic
文章: 644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27

2020-06-06, 21:51

李先求看到呼呼大睡的金旺呼,不禁怒從中來,直接一巴掌過去打算把他打醒。

「邱嘎那!你這臭小子給我起來!」
最後由 plumholic 於 2020-06-06, 22:39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6-06, 22:11

  「哇!」被李先求猛打一巴掌的金旺呼摀著臉頰,但眼睛好像還有點睜不開,眨了眨眼。「抱、抱歉!不要打我,我做就是了,做就是了。」

  他依然躺在床上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下一個動作竟然是伸手到自己的腰間,迷迷糊糊的準備脫下褲子。
plumholic
文章: 644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27

2020-06-06, 22:40

「是我!睜開眼睛看清楚!別脫褲子了!」

「我以為你被日本黑幫逮住才來救你的,你小子快說說昨天到今天發生什麼事了。」

李先求一邊說一邊又對金旺呼多踹一腳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6-07, 01:14

  「呃啊!」金旺呼又吃痛地哀號一聲,才把脫到一半的褲子穿回去,還好李先求還沒看到什麼自己並不想看的東西。

  「前輩!你——你怎麼在這裡?難道你也被小亞樹......」他用力眨了眨眼,似乎終於醒了

  「我昨天就是來洗泡泡浴啊,哪知道那個小亞樹,好會榨人。本來她跟我要第二次的時候,雖然很累我還覺得賺到了,沒想到後面還有,而且要喊停都不行。」

  他露出了一個痛苦的表情,猛搖著頭說:「受不了啊,真的不行,還好他們那個保鏢把我拖出去,不然我要當場死在裡面了,被小亞樹吸成人乾。」

  「他們說要把我關在這裡,繼續給小亞樹榨乾,我聽到快嚇死了,但是又渾身沒力氣,早上起來我是跪著求那個大哥說我真的不行了硬都硬不起來,他才跟我說下午再來找我。昨天到今天有空的時間我就躺在床上睡,因為真的累到什麼都做不了。」

  「前輩,日本的泡泡浴女孩太可怕了,如果早知道是這種敵手,我還是應該先去簡單的地方練一練再來。現在這樣要怎麼辦?我們要在這裡變成人乾啦!」
plumholic
文章: 644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27

2020-06-07, 01:56

李先求聽完後沉默了一下,開口告訴金旺乎:「你先安靜點,陪我一起在這房間裡搜搜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再說。」

李先求開始搜索房間,連床墊床板都不打算放過,根據他以前看過的電視劇,這種地方搞不好有著竊聽或者監視的裝置正在監控他們的一舉一動。

雖然這樣的行為有被監視者發現的可能,但被發現就算了,反正按照現在的情況自己跟金旺乎兩個應該沒辦法反抗才對。

最後由 plumholic 於 2020-06-15, 00:32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6-07, 21:01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6-15, 00:26

  「我昨天就早上十點多來的啊。前輩你在忙什麼啊?這房間裡會有什麼?」

  金旺呼跟著東看西看,但似乎並沒有很認真在找。  

  李先求倒是在仔細地到處搜過一遍之後,在電燈開關、浴室鏡子旁和床頭檯燈三個地方都各找到了一個針孔攝影鏡頭。
plumholic
文章: 644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27

2020-06-15, 00:34

李先求看到只有攝影機後有些想法,果然還是該先逃出這地方為優先。

「我感覺,這地方不太對勁,亞樹不太像人類,我對這種東西的感覺很準的。我本來以為你是被日本黑社會給帶走,還帶著錢要來救你!」
李先求說著又對著金旺乎的頭揮了一巴掌。

「我是說真的,她好像是傳說中的狐仙或者女鬼那樣專門吸乾男人精氣修練成仙那樣的,我們必須趕緊逃出去才行。」

「說說從你來了後陸續的時間,什麼時候吃飯什麼時候做愛什麼時候有人來叫你,說清楚點。」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0-06-15, 01:07

  「呃,好的前輩!別再打我啦!」金旺呼抱著頭說。

  「狐仙或女鬼啊……如果不是昨天經歷過那些,我本來一定會覺得那樣也很棒,但現在我只想逃出去啊!前輩救我啊!」

  「我昨天來了以後,就一直被小亞樹榨到快昏過去,然後就被丟進來。那時候差不多是中午十二點,那個男的有送飯進來,一點的時候來把碗盤收走。下午六點的時候又送晚餐,七點來收碗盤,然後我又被拖去受難,回來就睡死了。」

  「今天早上八點他送早餐來跟叫醒我,本來是還要再拖我去一次的,但我跪下來求那個大哥,總算讓他放過我,我就繼續補眠。」
plumholic
文章: 644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27

2020-06-16, 00:32

李先求想了想,暫時也沒太多辦法,直接上了床準備睡了起來。

「好了,先睡了吧,待會起床吃飯的時候再商量。」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