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甜蜜笑容 Sweet Sweet Smil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00:45

  聽到月雀呼喚,凱特似乎稍微眼睛一亮。「爸,我去扶月雀姊姊喔。」

  她扶著月雀到廁所的走廊上,有點欲言又止的表情,直到月雀先開口。

  「我……嗯,你真的是女巫嗎?我的意思是真正的那種?」

  月雀看得出來凱特的臉上寫著和許多來咖啡廳找她問事占卜的人非常相似的表情。她一定有什麼困擾,而且希望能夠找「真正的」女巫解決。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9, 00:51

  「YES, I am.」月雀莊嚴且堅定地說,表情如燃起火堆般嚴肅。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01:04

  「那個,月雀姊姊。」她也用認真的眼神抬頭看著月雀。

  「幾個月前,我跟著爸爸去獵場打獵的時候昏倒了。那個時候,我做了一個感覺很長的夢。」

  「我醒來的時候,只覺得我自己好像失去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或是機會。那是我這輩子最難過和失望的時候。」

  「更糟糕的是,我一醒來就不記得我到底做了什麼夢。我感覺我好像被關在門外的感覺,可是我知道門裡面有很重要的東西。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會常常想到這件事。」

  「你……做過類似的夢嗎?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想起我做過的夢的內容是什麼?如果要喝什麼很苦的藥水我也願意,拜託你了,月雀姊姊。」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9, 01:56

  月雀閉起眼睛深深的用鼻子吸了一口氣,又像似要將體內的濁汙都排除般,將混雜著酒味的氣息從口中長長地呼了出來,嘆了一口氣。她揉了揉自己的臉,再看著面前一臉認真的小女孩。

  「這有點複雜,小甜心。」月雀緩緩地說。「每個人都可能會做這樣的夢,有時那蘊含著某種靈性預示,有時只是荒唐的無意義思緒。」

  「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找到加百列,不過我們也可以嘗試看看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不能給妳完全的保證,但我們可以抱著希望,好嗎?」月雀心底盤算了一下,又搖搖頭。

  「原本是想問妳說明天要上課嗎?不過我想妳父親也不可能讓妳跟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回家過夜吧。」月雀在廁所洗手台沾濕了臉,冰涼的水滴稍微壓下了醉意。

  「我沒辦法說句阿布拉卡達布拉就碰一聲的讓妳想起一切事情,這需要一點時間與工作,喔,當然還有一些,嗯,煙霧;我不覺得妳父親會願意把妳交給一個女巫。」

  月雀蹲下身,捏著凱特的臉頰嫣然一笑。「不過我們可以嘗試,如果妳能說服,或是,嗯,騙過妳父親的話。」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9, 11:16

  「真的嗎?謝謝你!」凱特似乎覺得月雀能夠幫助她而感到興奮。「我可以找到理由,雖然現在可能有點不太適合說要出去過夜,但我會想到辦法的。就算要花一整天時間也沒關係,因為這很重要。」

  「我給你我的手機!你有在用通訊軟體嗎?可以加好友嗎?」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9, 12:48

  雖然心底隱隱約約覺得這會是一樁麻煩事,不過月雀還是拿出了在咖啡店使用的名片,在背面寫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並且直接加了WhatsApp的好友。
  「這是我工作的地方,但是有排班,不見得總是在。」
  「妳先看看什麼時候有空,打電話到店裡預約時段,我們先聊聊關於夢境的事,再看看需不需要做更深入的處理。」

  看著凱特兩眼發亮的樣子,月雀想起了自己幼年高燒不斷的那些日子,這個女孩的狀況會是「巫病」嗎?不仔細調查也不會清楚,如果是的話,那她就是我們的一員。看來要先查一下兒童適合的烏羽玉劑量是多少以備不時之需。

頭像
Lione
文章: 58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26

2021-04-12, 14:04

Vohumanah 寫:
2021-04-05, 23:04
  葛林夫人的話語才說到一半,月雀已經是歪著頭趴在桌上,將手機舉在眾人中間。

  待葛林夫人說完,月雀將手機抽回嘴邊哼了兩聲。「我正跟兩人一起,已經告訴他們了,謝謝妳的通知,這應該會有很大的幫助。」


自始至終在旁保持沈默的古斯塔夫敲打著鍵盤,一面留心眾人談話並記錄下來,一面整理重點,打算晚點將這聚會的事情一併告知凱爾。
要積極參與的話,他其實應該趁現在主動接觸可能獲取情報的對象並自我介紹,但光是現場有兩個知曉本名的人就不想讓他開口了,更別提還得在自稱『女巫』的月雀使現場陷入一陣安靜後,於眾目睽睽下報上『皮諾丘』這種可疑名號。
不如說想都別想。絕對不要。

由於初訪芝加哥之時已受了一次洗禮,自己沒事也不會涉足治安不佳的區域,對於奧斯汀區幾乎只有名稱上的認識。
因此他在加百列家人來電結束後就開啟了論壇的搜尋頁面,舉凡大小事跡與地點都有詳細記載的探秘者協會也許能幫上什麼忙。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