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甜蜜笑容 Sweet Sweet Smil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5, 21:50

  「她還不能喝酒。」弗萊徹先生伸手攬著凱特的肩膀,瞥了月雀一眼。

  聽到艾瑞爾的說法,無論是弗萊徹或是凱特,臉上都蒙上一層不安。「冰淇淋車小丑……真的是他?」凱特看起來有點害怕。

  就在此時,月雀接到了葛林夫人打來的電話。

  「喂?是月雀女士嗎?剛才警局那邊通知,我剛從警局出來。他們說發現帶走加百列的那輛冰淇淋車開往鄰近的奧斯汀區,治安比較差的街道……他們說那裡的很多監視器都壞了,所以他們失去了車輛動向的資訊,而且車牌也是偽造的。警察說會繼續查,但……但我擔心他們動作太慢……您能用您的方式幫忙嗎?任何方式都可以,有什麼費用我也願意出……」

  「還有,可以把這個資訊也轉達給尼爾森先生和阿諾德先生嗎?」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5, 23:04

  葛林夫人的話語才說到一半,月雀已經是歪著頭趴在桌上,將手機舉在眾人中間。

  待葛林夫人說完,月雀將手機抽回嘴邊哼了兩聲。「我正跟兩人一起,已經告訴他們了,謝謝妳的通知,這應該會有很大的幫助。」


頭像
sight2475
文章: 241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9

2021-04-05, 23:11

當然沒忘要先把手上的單出完才回到「尋找加百列小隊」的桌子旁邊,恰巧就聽見了月雀的轉述。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5, 23:27

sight2475 寫:
2021-04-05, 23:11
當然沒忘要先把手上的單出完才回到「尋找加百列小隊」的桌子旁邊,恰巧就聽見了月雀的轉述。


  在追查家人下落的期間,葛里芬多少對於芝加哥的幫派有一些了解。奧斯汀區的人口大部分以黑人為主,只有少數白人,同時也是芝加哥的一大幫派罪惡領主(Vice Lords)的地盤之一。幫派的成員以黑人為主,他們從事走私、販毒、綁架、洗錢等各式犯罪,在芝加哥的許多區域都有地盤,具有相當的組織規模,是芝加哥警方無力清剿的幫派勢力之一。

  從橡木公園區到奧斯汀的鄰接街區幾乎都是罪惡領主控制的街區,除非僅僅只是開車路過,踏進那個地區便非常有可能與這些幫派份子近距離接觸。
頭像
sight2475
文章: 241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9

2021-04-06, 00:03

「……那裡有很麻煩的傢伙在。」想了一下,大概說了有關罪惡領主的輪廓,真的要過去奧斯汀區的話就不得不面對那些人。葛里芬雖然知道但說真的並沒有、也並不打算有什麼過多的接觸--不只是一點麻煩而已。
有沒有辦法全身而退都不曉得。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6, 10:48

  月雀直起了身子,端詳著葛里芬的臉孔數秒,嘴中吐出些微的酒氣,托腮蹙眉指著葛里芬。

  「…我…是不是之前見過你吶?」很顯然的,在剛才凱特介紹其他人時,月雀完全沒在看其他人的臉,月雀低頭看著手中那杯快把長飲喝成短飲的琴湯尼,再看著綠眼的年輕人。

  「吶…說麻煩傢伙是哪一種麻煩?」
  「真得很麻煩的話…還是要交給警察處理?」
頭像
sight2475
文章: 241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9

2021-04-06, 10:56

Vohumanah 寫:
2021-04-06, 10:48
  月雀直起了身子,端詳著葛里芬的臉孔數秒,嘴中吐出些微的酒氣,托腮蹙眉指著葛里芬。

  「…我…是不是之前見過你吶?」很顯然的,在剛才凱特介紹其他人時,月雀完全沒在看其他人的臉,月雀低頭看著手中那杯快把長飲喝成短飲的琴湯尼,再看著綠眼的年輕人。
「……對,我想應該見過。」葛里芬其實看著這群人免不了想怎麼好像見過的面孔有點多,芝加哥是這麼小的地方嗎?
Vohumanah 寫:
2021-04-06, 10:48
  「吶…說麻煩傢伙是哪一種麻煩?」
  「真得很麻煩的話…還是要交給警察處理?」
「找警察也沒有用的那種麻煩,整區的黑道份子。」他聳聳肩回答月雀,轉頭看向凱特,「妳跟妳的朋友都別往那邊跑,那會讓加百列跟你們都更危險。」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6, 19:29

  「?」月雀突然停頓了數秒,皺著眉頭好似在想著什麼。「剛剛…是說了…奧斯汀區嗎?」

  「沒,沒什麼,奧斯汀區嗎?我很少去那裡呢。」嘴上這樣說,月雀腦中卻是萬馬奔騰的思緒湧過。

  不妙糟糕慘了完蛋救命,之前有次手滑在喬安娜那邊訂了太多「乾貨」,連房租都要繳不出來,只好把手邊的一些「草」拿出來變現,雖然說賣致幻劑是犯法的,但賣特調香草應該無罪吧?一開始是騙過了,不過後來鬼迷心竅,拿了大把芫荽加進去越混越多,想說那些呆頭鵝應該是分不出來。

  被發現時,那些人邊追邊喊的好像就是…。

  要是被知道自己賣過假草,還晃點黑幫,如果被討這筆帳,那可真不妙。

  「我…我聽朋友說那地方可是危險得緊,黑道份子壞死了,…這位小哥說得對,我們還是別往那跑。」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8, 22:01

  「我也聽過這件事。其實我工作的時候,也有訪查過那附近的家庭。」提勒里微微皺眉,手放在下巴上露出思索的表情。「那些地方的孩子年紀很小就會接觸幫派,整個社區大概都是那樣的氛圍。有些年輕的黑幫成員因為魯莽隨意挑了小孩當目標,也不是不可能。」

  「這聽起來很怪。實話實說,我以前長大的社區也是很亂,但我不覺得那些混道上的會想要開著冰淇淋車去綁架小孩子,或是穿成小丑的樣子。也許是發生在那個地方,但那不一定跟黑幫有關係,那裡還是有很多其他的一般人住家,或是一些不知道有沒有住人的舊房子。」尼爾森說。

  在討論的同時,凱特看起來稍微有點煩躁。弗萊徹先生拍拍她的肩膀。「我先送我女兒回去了,晚了她也累了,況且現在情況這樣,大概不是我們發傳單能夠解決的。現在只能希望警方可以動作快點了。」

  在離開前,凱特好像多朝月雀看了幾眼,雖然說以月雀的奇裝異服來說,吸引大人小孩目光也不是少見的事。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9, 00:31

Eskar 寫:
2021-04-08, 22:01
  在離開前,凱特好像多朝月雀看了幾眼,雖然說以月雀的奇裝異服來說,吸引大人小孩目光也不是少見的事。
  「等等。」在弗萊徹要離開前,月雀喊住了兩人,向著凱特開口。「小甜心,妳能扶我進廁所嗎?我好像喝太快,有點暈。」

  月雀作勢晃了一下,扶住桌子,一手擱在額頭上,再撫著燥紅的臉頰。

  在走向廁所的走廊上,月雀伏身低聲的說。「小甜心,妳有什麼事想對我說嗎?」

  想了一下,又補上一句。「我是好女巫,跟他們不同。」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