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中】甜蜜笑容 Sweet Sweet Smile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3-25, 11:11

  「真的很感謝你們兩位。剛剛是我提過的那位朋友。」尼爾森踩下油門,車子起步行駛。



「我的確是知道那件事情。我有個朋友是在做社工,他很關心兒童家暴和失蹤的案件,跟警方關係不錯,也經常自己私下做很多調查。來這裡之前我本來是想聯絡他幫忙的,但他好像在忙,手機沒有接。」


  「他的名字是文森.提勒里,一個好人。」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3-25, 11:47

2015 年 1 月 9 日,下午 6 時 55 分
芝加哥,水晶魚酒館



  在葛里芬傳訊息給柔伊之後,沒有多久柔伊便回了訊息。「文森也在附近,他會去幫忙的。」

  在加入黑暗騎士時,葛里芬和所有的同伴們在聚會的殼洞見過一次面。雖然沒說過幾句話,他記得文特.提勒里,一個認真而且行動積極的男子,特別關注兒童受虐的事件。

  十幾分鐘後,這名濃眉大眼的男子穿著西裝走進了酒館。



圖檔



  剛剛向酒館裡的課人們探問完的弗萊徹父女正準備離開店裡,看見又有人走進門的凱特拿出一張印著加百列的傳單,遞給走進門的文森。

  文森看到小女孩時,露出了親切的微笑,接過那張傳單端詳了一下。

  「請問你有看過這個小孩嗎?」凱特問道。

  「喔,我很抱歉,我沒有見過他。但不用擔心,我和我的朋友會全力幫助你們。」他一邊說,一邊抬頭往葛里芬的方向點了點頭。

  布雷克.弗萊徹略顯驚訝地望向葛里芬。「你們認識?你好,我是弗萊徹,這位失蹤的是我女兒的同班同學。你們都願意幫忙我真的很感謝。」

  而就在此時,酒館的門又被推開。一名非裔男子、一名白人男子和一名看上去像有原住民血統卻做印度風格打扮的女性走入店內。

  「今天客人還真多呢。」在吧台的老闆詹姆士.泰勒抬頭看了一眼門口。

  「嗨,文森!」那非裔男子向文森打了招呼,而他也抬手回應。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3-25, 22:17

  「這就是你的好人朋友?」月雀看了一眼,挑眉對著尼爾森這麼說。「我以為社工會更…嗯…樸素些。」

  「至少我在醫院看到是如此。」月雀低聲地自言自語。

  跟著尼爾森走向前,月雀繞過這位穿著西裝的好人,逕自靠近吧檯,耳朵還是留意著兩人的對談,聽聽看是否有什麼新消息。

  「琴湯尼,謝謝。」月雀猝不及防的就點了酒,並且掏出細煙點上一根。
頭像
Agrelletto
文章: 73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8
來自: 台灣

2021-03-31, 10:57

「提勒里先生,很高興見到您。」艾瑞爾禮貌性的致意,環視了一下周遭酒館的座位,「剛才聽說您似乎有收到事件相關的消息,何不我們幾個找個好位子坐下來談談?」
So be it, and so it is.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3-31, 20:11

  「好主意。」提勒里帶著微笑點頭回應艾瑞爾,一邊往吧台方向走過去,向老闆搭話。「可以幫我們安排一下座位嗎?」

  「稍等啊,讓我看看。」泰勒把手上的杯子放下,墊腳往外頭看了一下。「角落還有桌椅,你們自己拉吧。」

  「謝謝。」提勒里回應完,馬上開始搬動椅子幫在場的人弄出座位。

  而此時那名名為凱特的小女孩看向尼爾森:「謝謝你,尼爾森老師!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人來幫忙?謝謝你們!我們一定會很快找到加百列的!」

  凱特望向古斯塔夫,又看向葛里芬,接著將目光移向艾瑞爾、月雀和尼爾森。

  「好耶!尋找加百列小隊,來召開作戰會議吧!」

  她似乎因為幫手增加了而感到相當興奮,把手上整疊傳單啪地一聲砸在桌子中間,引來旁邊客人的側目。雖然先前看起來是個早熟的小孩,此時的表現又讓人想起她的確是個小孩。

  「如果有其他人想要幫忙的也很歡迎喔!」她舉起手對隔壁幾桌客人的方向隔空喊話,不過大多數人只是手上端著酒用不失禮的微笑回應或完全無視。

  「總之,給初次見面的隊員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凱特,是加百列的同班同學。這位是我爸爸。」

  她接著比向葛里芬的方向:「這是先前幫過我和爸爸很大忙的葛里芬大哥。」

  然後比向古斯塔夫的方向:「這位是……抱歉,我有點不太確定,我記得凱爾大哥是叫你皮諾丘嗎?他是我們的同學羅根的哥哥的朋友。」

  「這兩位是……初次見面,你們好。可以請你們也介紹一下自己的名字嗎?」凱特原本想接著介紹下去,不過手比到她叫不出名字的艾瑞爾和月雀,尷尬地輕吐舌頭。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1, 09:58

  「妳正站在……月雀的面前。」月雀以手掌遮住右半邊臉,用著低沉的喉音說話。
  「大地之母的聆聽者、窺視世界之窗、煙霧繚繞之人、深邃林女士、黑鴉的傳承者、月光下的獨舞、平撫傷痕之手…。」

  隨著舞動的手勢,月雀緩緩的報上一串名字,在其他人的白眼下結束。
  「是個女巫,阿布拉卡達布拉。」她下了一個簡潔卻不是很準確的結論。
頭像
Agrelletto
文章: 73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8
來自: 台灣

2021-04-01, 13:20

艾瑞爾對於月雀的介紹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圖檔

「咳咳......我是艾瑞爾,是尼爾森先生的朋友,請多指教。」簡單帶過,並向其他人點了點頭致意。
So be it, and so it is.
頭像
Eskar
系統管理員
文章: 2889
註冊時間: 2018-11-17, 17:56

2021-04-01, 23:09

  「欸……」凱特眨眨眼,她聽著月雀好幾秒的時間,臉上表情有點奇妙,像是混雜著一點驚訝、興奮和欲言又止,隨後又在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那麼也請那位先生自我介紹一下?」她轉向剛排好椅子的提勒里。

  「各位晚安,我是文森.提勒里。我是尼爾森先生的朋友,也跟法卡斯先生在工作上有一些往來。我很擔心加百列的事情,我想我們還是趕快討論一下接下來我們能做些什麼事情吧?也許先從整理我們目前的所知開始?」

  「嗯!」凱特用力點頭。



  「昨天——也就是一月九日,週五的下午時,尼爾森老師帶我們班的人到橡木公園區的川林博物館校外教學。我、羅根、哈維、加百列一起行動。」凱特說。

  「因為哈維和羅根又欺負加百列,所以他就生氣跑掉。我們原本以為他應該集合的時候就會回來,結果就不見了。後來博物館櫃台查監視器,發現他四點多就跑出博物館了。」

  凱特沒有詳細說明加百列生氣的理由,不過古斯塔夫還記得她是怎麼說的。

「就......加百列很像女生,但他其實是男生。哈維每次都要用這點嘲笑他。羅根有時候跟加百列比較好,可是他又常常變得很幼稚,會跟哈維一起起鬨。」
  她對此事似乎也還沒有全盤托出的樣子,雖然不知道這與事件本身是否有關。

  「孩子們最近在傳,聽說在學校附近看到開冰淇淋車的小丑,讓我想起以前的一個傳聞。」弗萊徹先生說,「這讓我有點不安。我對這件事的記憶已經不太清楚了,也許這件事只有我們那社區的小孩知道,大概是在我小學的時候——差不多二十多年前——那時候孩子間流傳著小丑荷米的都市傳說。那時候的電視節目上有個叫做小丑荷米的角色,不過問題不是在電視節目,而是在節目播出後大概一年過後,有很多人在學校的附近看到打扮得一模一樣的小丑,開著廂型車。他會停在路口,站在那裡看著小孩們。」

  「每個人都很害怕,因為我們都在謠傳那個小丑會把小孩抓走。後來大人也開始在意這件事情,甚至有報警處理。」

  「警察調查了一陣子,有一段時間還在校園附近加強巡邏,最後還是沒逮到那個小丑。」

  艾瑞爾調查到的傳聞,與弗萊徹所述說的內容相符。

  那是一篇登在差不多十年前就沒有再更新的新聞蒐集網站上的文章,寫道在大約九零年代時,芝加哥曾經有過打扮成小丑模樣的人想要對孩童下手的傳聞。

  文章內附著幾篇當時報紙的剪報內容,這些報導的內容包括了幾名小孩對小丑的目擊證述、當時人心惶惶家長還會特別到學校接送小孩的情形,以及一些彼此有所出入的小丑特徵描述。有些報導形容小丑是個高大的男人,有些形容他身形削瘦,有些只描述它開著廂型車,有些卻寫小丑開的是賣冰淇淋的車子,不同目擊者記得的車子顏色描述還各有不同。

  不過大部份的描述都有提到那小丑的裝扮很像當時流行的兒童節目裡面的角色,小丑荷米。


圖檔

圖檔


  從查到的內容看起來,報導上完全沒有提到是否有任何人受害。無論當時究竟是否真的有發生綁架或其他更糟的事,至少它並不在公開紀錄上。報導上有寫到警方有介入調查小丑的事情,但最後並沒有查到什麼有用的結果,後來就不了了之。


  「上個月在橡木公園區附近還有另外一起兒童失蹤案件。在這個案件發生的一週後,失蹤兒童的父親也跟著失蹤了。」文森.提勒斯神色嚴肅地說。講到這件事時,他的表情頓時變得有點憤怒。

  「是的,文森跟我聊過這件事。我稍早和阿諾德先生討論時,我們是認為這可能與這次的失蹤事件有相關。你可以說明一下那件事嗎?」尼爾森問道。

  「當然。」提勒斯接著說:「他們家的監護人不是什麼模範家長。單親家庭,一個酗酒而且會家暴的父親。我是因為工作的地方會處理這類兒少家暴事件,所以才接觸到他們家庭。我們有幾次想要去他們家找到他虐待兒童的證據,把那孩子救出來,只是那孩子也袒護父親,父親也不肯承認他的暴行。」

  說到這裡,他有些咬牙切齒,微微握起拳頭。

  「但後來父親通報警方時,我們才間接得知,小孩失蹤了,而他竟然讓小孩整整失蹤了三天才想到要報警,覺得可能不是逃家。雖然我原先認為父親嫌疑很重,所以希望警方逮捕他,不過他們並沒有這樣做。過了幾天之後,警方上門的時候,那父親也失蹤了。警察在他們家的房子裡找到一張用電腦打印的信,上頭的措辭看起來像是綁架犯,威脅那個父親在深夜出門到指定地點,並且在看完信之後把信處理掉。幸好他沒有照著把信處理掉,但警方還沒有找出那個綁架犯可能的身份和藏身處。」

  「根據警方的研判,那父親的車子還停在車庫裡,家裡也沒有留下要出遠門的跡象,是那父親自導自演的可能性並不大。不過要我說的話,我不會排除這種可能性。會對孩子下那種手的人,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來。」

  聽著這些情報,凱特的不安透過坐姿的扭動表現得一覽無遺。她起先的興奮隨著這些話題慢慢冷卻下來,現在看起來有點焦躁。

  「凱特,要先回去嗎?快到睡覺時間了,這邊可靠的大人們很多,我們一定會找到加百列的。」凱特的父親布雷克.弗萊徹把手搭在女兒的肩上,但她踢著腿搖搖頭。

  「不,我要留下來。我們還沒開始討論要怎麼找加百列呢!」
Vohumanah
文章: 494
註冊時間: 2019-03-16, 23:06

2021-04-02, 12:38

  「嘛,接下來是大人的時間了。」月雀啜飲一口手上的琴湯尼,冰塊碰撞杯身發出細碎的聲響,她舉杯對著凱特眨眼。「不過我看妳年紀也夠大了,要不要也點一杯試試啊?」

  「先說,靈擺尋人我可不會。」月雀不知何時已經從包內掏出好些色彩繽紛的小石頭,在面前桌上分著幾堆排列,口中低聲念著誦詞,一面用手指推動圓石,時而拿起投向桌面看著彈跳方向。

  「既然確定是誘拐,條…警察那邊應該會比較積極些吧,現在有什麼我們能做的嗎?」看起來最不積極的人這麼說著,似乎只是專程來喝酒的。
頭像
Agrelletto
文章: 73
註冊時間: 2019-03-16, 22:18
來自: 台灣

2021-04-03, 14:38

「不幸的是,根據警方透露出的消息,加百列是被一位開著冰淇淋車、穿著小丑裝扮的人載走的。」艾瑞爾補充道,「另外,不久前我們幾位有去拜訪葛林夫人,她並沒有收到像上個月失蹤事件那樣的信,但未來幾天是否會收到類似信件就不一定。」
So be it, and so it is.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