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C】叛節者,法奧拉‧『世界蛇』

版主: DieEnde

回覆文章
DieEnde
文章: 108
註冊時間: 2018-11-18, 13:34

2019-03-31, 17:05

叛節者,法奧拉‧『世界蛇』(Faora 'Jörmungandr' the Renegade),CR 7
XP 3,200
魔裔(魔鬼裔)血脈狂怒者ACG(鋼鐵狂怒者ACG)2/反聖武士APG(獻媚者AoE)4;先驅者PoW(深紅女伯爵PoW)6
中立邪惡,中型異界生物(本地)
信仰 無;性取向 女性
信仰 「永罪之王」阿斯莫迪爾斯(Asmodeus, Lord of the Damned)
身高 5'8(172.7 cm);體重 150 lb.(68 kg);年齡 109
先攻 +1;感官 昏暗視覺,黑暗視覺120尺;察覺+19
靈光 我執(20尺)
防禦能力
AC 22,碰觸11,措手不及21(+10 護甲,+1 敏捷,+1 天生)
HP 75(6 HD)
強韌 +13,反射 +7,意志 +13;對抗踐踏時反射豁免+1
抗力 火焰5
攻擊能力
速度 25尺(衝鋒、撤退或奔跑時為35尺)
近戰 +1暴怒巨劍 +12(2d6+7/19–20);對抗衝鋒生物時命中與傷害+1
已準備先驅者武術(武術家等級6)
 3級—處決擊
 2級—福禍同當,黑鋒刃
 1級—名門步,赤風擊,曲鏡舞,模仿,怒魂擊
 架勢—黑像勢,環圓勢,萬鏡勢
流派 緋座,碎鏡,嚎陵
反聖武士類法術能力(施法者等級4,專注+7)
 隨意—偵測平衡
特殊攻擊 血怒(9輪/日),狂血之力(地獄火之擊),無恥制裁2/日(+3命中,+2傷害),引導能量(負能量2d6;正能量1d6),受詛意識+1,黑暗宣稱(40尺,1輪),深紅宣稱(2d4),血色宣稱(消耗),屠殺
基本數據
力量 18,敏捷 12,體質 17,智力 16,睿智 15,魅力 16
BAB +6;CMB +11;CMD 21(對抗闖越時22)
專長 猛力攻擊,邪魔視覺ARG,技能專攻(察覺),貪婪之尾ARG
背景 鮮血追蹤者(Blood Stalker)BoF,高傲的怒火BoF
技能 估價+12(6),威嚇+11(6),知識(宗教)+11(6),語言學+8(2),學識(房中術)+8(2),察覺+16(6),察言觀色+10(6),巧手+6(2),騎乘+10(6)天賦職業 反聖武士(聖療用於治療自己時,回復量+4)
語言 通用語,精靈語,龍語,邪靈語,煉獄語
特殊能力 煉獄闊步*,捲尾,鱗片皮膚*,正負能量治療,血脈(煉獄,地獄火之擊),不動如山*,迅捷披甲者*,祈靈,私慾治療5/日(2d6+8),褻瀆抗力*,頑強身軀,貪婪(移除疲乏),不定之影
消耗品 煉獄治療藥水(5),迷魂術卷軸,5枚封印寶珠;裝備 +1暴怒巨劍+1全身甲,3把標槍,鷹之眼,英體血瓶,次級次元袋,殘破的德瓦拉聖徽

血怒(Bloodrage,Su) 法奧拉每天可以進入血怒狀態至多9輪,使用她血怒狀態的數值。她無法在血怒狀態下使用任何需要耐心或專注、任何智力相關技能、除去威嚇的魅力相關技能和除去特技、飛行、騎術的敏捷相關技能。一旦她的血怒中止,法奧拉會進入疲乏狀態並持續2倍於她進入血怒狀態的輪數。她無法在疲乏或是力竭狀態下再次進入血怒狀態。
地獄火之擊(Hellfire Strike,Su) 每天3次,以迅捷動作,法奧拉可以為自己的攻擊附加地獄火,使所有攻擊獲得「熾焰(Flaming)」效果。
祈靈(Invocation,Ex) 每天開始時,法奧拉可以透過10分鐘冥想聯繫一名異界生物與之交易,並從該者處獲得力量。她通常會選擇降靈一名叫做「先祖(Forefather)」的變節魔,這需要她通過DC 19的知識(宗教)或交涉檢定。此時,她會放射出守序跟邪惡靈光,強度為4。
偵測平衡(Detect Balance,Sp) 法奧拉可以隨意偵測強烈的陣營傾向,此效果作用如同偵測邪惡偵測善良,但無法真正揭露對方的陣營,只能感覺到靈光的強度與是否非中立。
無恥制裁(Smite Impudence,Su) 每日2次,法奧拉可以用一個迅捷動作,選擇視線範圍內的一個生物作為制裁對象。當她降靈「先祖」的時候,她只能對非守序邪惡陣營以外的對象進行制裁。她在對抗制裁目標時,攻擊檢定獲得+3加值,傷害獲得+2加值。如果目標是混亂善良的異界生物、龍類或神術施法者的話,首次成功命中的傷害加值變為+4。無論受制裁的目標為何,法奧拉的傷害自動穿透該生物所有的傷害減免,並獲得4點暫時生命值。制裁效果持續到目標死亡,或者法奧拉休息並恢復此能力的使用次數時。
私慾治療(Selfish Healing,Su) 法奧拉可以用迅捷動作碰觸自己治癒傷口,恢復2d6+8點生命值。
我執靈光(Aura of Ego,Su) 法奧拉的靈光能協助盟友並威懾敵人。她10尺內的敵人對抗恐懼豁免時獲得+2士氣加值,敵人承受-2減值。此靈光只在她神智清醒時發揮作用,失去意識或死亡時則失效。
頑強身軀(Stubborn Health,Ex) 疾病跟毒素只能對法奧拉造成一半傷害,此外她的屬性不會被這類效果降到低於1點。
貪婪(Greeds,Su) 法奧拉使用私慾治療時可以移除自己身上的疲乏效果。
引導能量(Channel Energy,Su) 法奧拉可以消耗2次私慾治療的次數,引導負能量或者正能量。引導負能量時,她可以對活物造成2d6負能量傷害,並治療不死生物等量生命值;引導正能量時,她可以恢復活物1d6點生命值,並傷害不死生物等量生命值。
行為準則(Code of Conduct) 法奧拉必須總是致力於自我的私利、致富或榮耀,同時也必須遵守她所降靈(invoke)的異界生物的道德規條(見上文的祈願),否則除非尋求贖罪,將無法再降臨同一陣營的異界生物。

武技 法奧拉已知以下武技。
 名門步:在移動時對抗藉機攻擊的AC上獲得+4加值,在反射與意志檢定上獲得+2加值,到下回合為止。
 赤風擊:進行一次近戰攻擊,然後立刻移動10尺。
 曲鏡舞:你的速度增加10尺,且你在奔跑或衝鋒時可以轉彎,持續1輪。
 模仿:你的近戰攻擊造成額外1d6傷害,你可以用目標的攻擊骰來取代之後一次攻擊的攻擊骰。
 怒魂擊:你的當次攻擊對抗觸碰AC(而非正常AC),且可以正常受到猛力攻擊一類的效果影響。
 福禍同當:你與一名敵人產生鏡像關係,共享彼此身上產生的魔法效果。
 黑鋒刃:你在一輪內將某個工藝技能的等級作為加值加至你的傷害投骰上。
 處決擊:對敵人進行一次近戰攻擊,基於當前生命值造成額外傷害。
架勢 法奧拉已知以下架勢。
 環圓勢:夾擊者在夾擊你的時候無法獲得戰鬥加值。
 黑像勢:你讓20尺內所有生物(包括你自己)在命中與傷害投骰上獲得加值或減值。
 萬鏡勢:你製造出自己的鏡影。
準備武技 法奧拉可以花費10分鐘與自己的黑暗衝動溝通,以此改變準備的武技。遭遇開始時,她所有的武技都屬於可用狀態,但一旦在遭遇中使用便耗盡,因此除非回復耗盡武技,否則每個武技每場遭遇只能使用一次。
 恢復武技:使用黑暗宣稱能力時,法奧拉回復1個已耗盡的武技,並且當一個被宣稱的生物生命值降至0點時,她回復3個已耗盡武技。或者,她可以用標準動作回復1個所選武技。
黑暗宣稱(Dark Claim,Su) 法奧拉能夠用1個迅捷動作,宣稱40尺內一名她能夠感覺到(包括盲感或震動感知等特殊感官)的生物。宣稱持續1輪,且法奧拉最多只能同時維持3個宣稱,也不可以再宣稱已被宣稱的生物,除非該宣稱已經失效。被宣稱的生物即便使用撤退動作離開法奧拉的威脅方格,仍會引起她的藉機攻擊。此外,法奧拉自動知道被宣稱生物的位置,但如果她無法看見對方,對方仍然有全隱蔽;攻擊任何有隱蔽的生物也仍保有正常的失手率;她在對抗不可見的被宣稱生物時,AC上仍會失去敏捷加值。
深紅宣稱(Su) 法奧拉在她回合開始時,對每個鄰近她且被她宣稱的生物造成2d4傷害。
血色授權(Su) 法奧拉能夠吸收跟儲存血液。她宣稱生物時會獲得1點血液點,並在她的回合開始時,獲得已宣稱生物數量的血液點。血液點的最大數量為6。脫離戰鬥1分鐘後,她儲存的血液點數量歸0。她在使用打擊技跟應對技時,於攻擊檢定和傷害檢定上獲得數值等同已有血液點一半的士氣加值。若她是使用武器去對抗已經被她宣稱的生物,這個加值額外+2。她還獲得以下能力:
 消耗(Su):若法奧拉至少還有1點血液點,她可以用移動動作對所有被宣稱的生物造成6點傷害。若她至少有2點血液點,使用此能力時還可以恢復每個被宣稱生物1d6點的生命值。
冷酷之訊(Su) 每場遭遇一次,法奧拉可以用迅捷動作移動等同她基礎速度的距離。
屠殺(Massacre,Ex) 每場遭遇一次,當法奧拉將一名生物的生命值降至0或更少時,她可以用直覺動作對相鄰的敵人發動已經準備好的打擊技。只有原來施展動作就是標準動作的打擊技才能以此方式發動。
不定之影(Elusive Shadow,Ex) 法奧拉在移動10尺之後(也包括傳送效果),會在該輪中於AC上獲得+2閃避加值,同時還會獲得反射閃避能力。
鮮血追蹤者(Blood Stalker) 法奧拉對她曾經傷害過的生物具有某種特殊的感知。對一名她曾經傷害過的生物,她在傷害該生物往後計的一週內追蹤該生物時,於生存檢定上獲得+4背景加值。
高傲的怒火(Prideful Temper) 法奧拉在對抗那些敢於侮辱她的生物時,直到她成功對該生物造成傷害前,她的攻擊檢定獲得+1背景加值。

 在深淵裂縫的邊上,你們與這個女人初次相見。她帶著尼瑟蘭戴爾的法師與平民,前來主持裂縫的收容儀式,卻在即將獻祭平民時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
 玩家開出交涉的條件後,法奧拉卻立刻毫不猶豫地殺害了適才被她以法術卷軸迷魂、本該是同一陣線的法師們,並硬挨了一記艾維爾的攻擊。
 沒有太多的討價還價,在二名聖武士皆立下誓約之後,這個女人便以一種詭異的方式加入了你們的陣線。究竟她懷抱著怎樣的心思,至今仍是未知。
 這個女人有著明顯的魔裔特徵,頭上的大角更似龍角而非魔裔的大角,體溫也高得非人。她的美艷中帶著殘酷無情,但神色不經意間又透露出些許奇妙的悲憫之心。作為‘永罪之王’的信徒,胸口卻戴著一條串著德瓦拉殘破聖徽的項鍊。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