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 優良市民漂流記 06

回覆文章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5

  06

  為了避免路德跑回來,我們徹底搜刮了星芒塔,雖然多少有些陷阱和機關,但終究不是吾等優良市民所無法處理。再加上之前運走的靜滯銀鏡,大法師路德倒是留給了我們不少財富。

  斯比幽克斯依舊滯留在卡爾蒂雅神殿,我不確定他此舉的目的,但或許跟那名雌性聖武士有所關連。既然他自認沒有危險,我們也已經清查了星芒塔,大家討論之後,就決定返回永恆之圓。

  當然,依舊是由我變成龍型載大家飛回雪鳴山脈。

  返回永恆之圓後,π向我們報告了之前的幾項研究計畫的成果,包括我自己研發的熾光劍,還有乙太蜂鳴器的完成。

  「透過乙太蜂鳴器,我就能以力場隔絕出一個空間,將船上的乙太腦蟲全部吸引到此處,再由你們排除這些威脅。」π如此說,雖然它的聲音沒有什麼變化,但可以感受得到它迫切地希望能解決乙太腦蟲的問題。

  尤格諾烏茲在這陣子萃取了不少精萃,雖然我不太清楚他到底從何處找來這些許多資源,但這也讓永恆之圓的精萃存量充裕許多,只要烏爾巴特不要沒事就拿精萃來加速他的研究計畫……

  「為什麼一定要我們親自動手?我看那個人類法師的咒文砲塔效果不錯,把腦蟲引進房間,然後用咒文砲塔或浮游靈晶砲解決不是比較輕鬆?」烏爾巴特說。

  「浮游靈晶砲無法攻擊虛體生物。」π表示。「咒文砲塔則需要寫入力場系法術。」

  烏爾巴特的觸鬚扭了幾下,「咒文砲塔不是可以寫入四個法術,全部都寫〈極效魔法飛彈〉就好了!魔彈連發砲!哈哈哈哈~~」他得意洋洋地說。

  「聽起來效果不過,不過那本手冊只能提供製作一台咒文砲塔的經驗值吧?要多作就得自己花費經驗值……」史瓦格法洛用手指玩弄自己的細長觸鬚說。

  聽到要消耗自己的經驗值,烏爾巴特立刻蔫了下去,掏起自己的耳洞,「嘛,先做一台玩玩,看看實際效能再說。」



  在製作咒文砲塔和準備乙太蜂鳴器的期間,斯比幽克斯意外地重返永恆之圓。他跟我們說明了他在人類神殿中獲得的情報,最重要的部分或許就是他和暴風之手傭兵團團長的對話。

  凱:「雪鳴山脈的爆炸、傭兵團的成員們在山上被霜蟲襲擊、頭上鑲嵌藍色水晶的霜蟲攻擊村落、星芒塔的法師學徒被害,這些諸多事情,加上我的一些……感覺,讓我覺得這一切並不單純。在搜查未果之後,我去了荒蕪刃脊一趟,回到我出生的部族,尋找關於水晶的故事。我獨自一人動身,穿越死亡之地,找到位在紅色巨岩上的部落。他們不喜歡我的歸來,但先知願意告訴我他所知曉的古老故事。在遠古時代,有一頭力量無比強大的邪惡巨龍,它的全身都是由璀璨的藍色晶石所組成,而他的名字叫做凱爾尼柏葛。他掌握著一枚無比強大的神器,名為泰坦藍晶的巨大晶石,並且利用它的力量來奴役這片土地上無數的生靈。他像把玩棋子一般控制著不同的種族彼此廝殺,只為了滿足他的邪惡慾望,甚至讓人類與巨人交合,創造出兼具兩者特性的半巨人族。在他的控制之下,沒有任何生物得以反抗,直到有一群來自遙遠地方的人出現,潛入了凱爾尼柏葛那位居地底深處的巢穴當中,將其擊敗,並且奪走了泰坦藍晶。這群神秘的救世主就此消失,凱爾尼柏葛的暴政也宣告終結。」

  凱:「我不喜歡在看見證據之前妄下定論,但凱爾尼柏葛的故事在我腦中縈繞許久,我始終感覺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導向他,一個我所不了解的古老強大存在。還有……在山上搜查的時候,我有聽見一些聲音,聽起來像是呢喃低語。做為凱爾尼柏葛的創造物,半巨人繼承了一絲微小的力量,一種我們稱作『靈能』的超自然能力,一種無法被法術探知的力量。」

  斯比幽克斯精準地複述了傭兵隊長的話,看來這個世界比我們想得更為複雜。這頭叫做凱爾尼柏葛的巨龍,恐怕是一頭藍寶石龍,與我承襲的血脈相近。我順便向其他人解釋了寶石龍的存在與特性,畢竟我們的族群十分罕見,而我的族人更是稀有中的稀有。

  寶石龍與常見的善良陣營的金屬龍、邪惡陣營的五色龍相近,但他們大多屬於中立陣營,類似金屬龍與五色龍的秘法天賦,成年的寶石龍都具有靈能天賦,能夠如同靈能術士般使用靈能。而藍寶石龍對電屬免疫,龍焰噴吐可以造成音波傷害與恐慌的效果。

  照人類對凱爾尼柏葛的形容,他應該至少是一頭古龍級以上的強大生物。泰坦藍晶或許是某種心靈控制方面的神器。那些救世主應該是π先前提過的吉斯洋基英雄。他們奪取了泰坦藍晶?是用來修復他們的星艦嗎?總覺得這些謎團彼此有關,但現在還少某些連結……

  「所以我們在山上遇到頭上插晶石的狂暴霜蟲……跟這個凱爾尼柏葛有關?」尤格諾烏茲問。

  斯比點點頭,繼續說道:「人類在南方的礦坑中遇到一些完全由晶石構成的骷髏,他們以為是死靈法師作亂。但我看,那應該也是某種晶石構裝體,大概跟這個泰坦藍晶脫不了關係。」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5

  這次回來斯比幽克斯是為了要帶走先前擄獲的人類奴隸,他打算將那些人類還給其他人類,並希望我們盡量不要為害人類的生命。他希望這樣向人類表示友好嗎?我不確定這樣是否有用,以人類的盲目與愚昧,我很懷疑他們是否能跟吾輩建立友好關係。但的確,這個世界的人類並未理解我族的存在;不像在托瑞爾的故鄉,人類對我族有著累代的仇怨與恐懼;而此地的同胞也就只有我輩優良市民少數幾人,或許真能建立什麼新關係也未可知。

  反正不吃人類的大腦,也有其他生物可已選擇,這種要求大概就像是叫人類不要吃培根吧,畢竟兇暴野豬也算是危險動物吧,哈哈哈哈。

  斯比幽克斯也一起參與了消滅乙太腦蟲的任務,π選定一個頗大的房間,烏爾巴特把剛完成的咒文砲塔設置在房間正中央的乙太蜂鳴器旁,我們其他人則在砲塔周圍協助清掃那些乙太腦蟲。

  乙太蜂鳴器啟動後,雖然聽不到聲音,但還是可以感受到某種些微的震波。斯比幽克斯則化身為靈界竹竿怪進入乙太界,在乙太界施展〈力牆術〉迫使腦蟲實體化。

  起初計畫十分順利,腦蟲大批地出現,而咒文砲塔效果卓越,實體化的腦蟲對我們而言也有足夠的威脅性。直到某種強烈的擾動產生,出現的腦蟲數量也大幅減少。

  「看起來像是頭目登場的預兆呢。」史瓦格法洛嘻嘻哈哈地說。

  某種極巨大的身影一點一點地實體化,醜陋的模樣令人有些反胃,像是數以百計的乙太腦蟲拼命擠壓、扭曲、攢聚而成的巨大肉塊,體型之大比起成年巨龍也毫不遜色。疑似頭顱的部分還插著一顆藍色水晶……才剛講到泰坦藍晶,就出現了藍晶大腦蟲啊。

  最先做好準備的尤格諾烏茲立刻對巨大腦蟲施放了〈次元錨〉,確保它無法逃脫或虛體化。感受到自己受到限制的巨大腦蟲也馬上對尤格反擊,瘋狂地衝了過來,而它的身軀如此巨大,但行動卻異常迅捷,非常詭異。

  但在優良市民的聯手之下,巨大腦蟲依舊不是我們的對手,最後以烏爾巴特的〈極效力能球〉打倒了那隻有點噁心的巨大生物。

  檢查之下,巨大腦蟲擁有巨額的精萃存量。生物型態有點類似靈吸蝌蚪聚合成靈吸巨蟲。插在腦蟲頭上的藍晶,則是某種靈能物品,有著強大的心靈影響能力,而且可以大幅提高靈敏度與速度。

  史瓦格法洛表示藍晶腦蟲頗具研究價值,但我們也不可能放任那個生物保有這樣大量的精萃,於是我們抽取了牠的大部分精萃,但牠一息尚存,再把那個生物關入力能封鎖的實驗室中。

  善後得差不多時,π的無機聲音突然響起:「捕捉到某種強烈的心靈訊息。是否要轉接過來?」大家自然沒有異議。

  「食腦者。我知道你們找到了你們沉寂千年的祖先,我所提供給你們的情報必然擁有驚人的價值。然而,山中那令人不悅的低鳴聲不但沒有停止,我的巢穴還遭遇到了不該發生的狀況。無論你們是有心為之,或是無意啟動你們先祖的遺產而無力控制,你們都要立刻設法停止這個狀況。那特殊的水晶很有趣,但用它們來奴役我的臣民,綁架我的奴隸,並不是一件明智的舉動。我會給你們最後一次維持我們之間友誼的機會。」

  「訊息來自西方,研判是一種針對有能力接收心靈訊息的對象,所進行的廣域訊息播放。」π做出了解釋。

  實際上我們也不需要解釋,這應該是棲息於哥布林洞窟深處的底棲魔魚,想來低鳴聲或許是永恆之圓或π的運轉雜音。這段訊息所提供的另一個消息則是,底棲魔魚的奴僕也受到了藍晶的影響,不管泰坦藍晶目前的所有者是誰,它顯然是越來越活躍。

  不知道先前尤格諾烏茲留下的誤導線索,有沒有讓人類冒險者找上那隻底棲魔魚?不過這個問題似乎一時間也難以獲得解答,或許之後再有機會跟底棲魔魚接觸時才有可能知道吧。

  在斯比幽克斯離去前,我攔下了他,「那個人類大法師路德,已經見過了我和尤格諾烏茲的模樣,之前被他用意外術逃跑。我很在意他的下落,斬草不除根,總是讓我覺得如梗在喉。煩勞你以他學徒的身份對他使用〈占兆術〉,雖然我奪取他另一個學徒的靈魂時,獲得一些線索,但還是想進一步確認。」

  斯比當然沒有意見,花了一點時間替我施展了〈占兆術〉,不過法術失敗,應該是被其他法術或能力所阻隔。我對這個結果倒不意外,只是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逮到法師粗心大意的時候。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5

  「如果那個人類傭兵團長也想調查地底的藍晶謎團,請你轉告他們,他們可以從矮人城市那邊開始,我們會從塔德村那邊的礦坑展開調查。」我最後補充了這點。畢竟那個人類傭兵團長似乎跟矮人有些交情,吾等優良市民想要不被發現地潛入矮人城市內部,恐怕得大費周章。還不如從塔德村那邊開始,會容易得多。

  之後斯比幽克斯便帶著奴隸返回了帕維爾,進行他的某種偉大計劃。剩下的其他人則商討著下一步的行動。

  雖然已經決定要進一步調查藍晶的問題,但人類那邊應該還要幾天的準備時間。

  「我們來解決路德的問題吧,畢竟他已經看過了我和尤格諾烏茲的面貌。一直放任他在外遊蕩,總是令人無法心安。」我提出意見,順便把在吞食法師學徒靈魂時得到的記憶碎片內容,分享給其他人。

  「路德很有可能依舊託庇於玫瑰塔的法師,並且躲在該處。去玫瑰塔探探究竟,如果可以的話,解決路德,甚至是玫瑰塔的主人,掃除潛在的威脅。如果風險太高,那至少也可以多瞭解一下這位鄰居的動向。」

  大家對此並無異議,於是好好休息之後,我們在隔天便前往了玫瑰塔。方式還是一樣,由我變身成綠龍乘載大家出發。

  玫瑰塔據說位在雪鳴山的東側,不過飛往該處時,只見大片的茂密森林,而沒有任何類似法師塔的建築。「或許法師塔蓋得不高,被濃綠的樹冠所遮蔽。」我對其他人傳訊說。「但也可能是法師塔被某種法術或異能所隱蔽。烏爾巴特,可以幫我施放〈識破隱形〉嗎?我有限的靈能選擇希望運用在更重要的場合。」

  烏爾巴特親切地幫我施放了法術,龍族的敏銳視力是人類的四倍以上,配上〈識破隱形〉足以檢視這一整片區域。當然,毫不意外並無所獲,法師塔的隱蔽無法單靠〈識破隱形〉揭露,這也並不稀奇。

  從高空看來森林除了十分茂密之外,並無其他異處,於是我們降低了高度,開始貼近森林上空。這片蔥鬱的森林隱隱透著某種異常感,但一時間我也無法找出原因,而敵人迅速出現。

  大批巨鷹竄出林間,衝上天空,非常迅速地包圍我們。起初我以為那是某種魔法獸,但仔細一看,那些巨鷹全由荊棘所構成,似乎並非血肉生物。植物?構裝體?我無法肯定,但是一發〈靈能火焰球〉應該派得上用場!

  我振翅升高,催動靈能發出火焰球,炸裂的火球席捲了剛飛出林間的三頭巨鷹,瞬間把他們的枝芽全部烤焦,火焰的效果似乎特別不錯,焦黑的巨鷹立刻墜回林中。而且靈能沒有手勢、咒文,應該可以讓人誤會是龍背上的人在施法,而非正在拍動翅膀飛行的綠龍。

  不過,荊棘巨鷹的反應也很迅速,立刻分散開來,避免被我們一次以範圍術法集火。烏爾巴特使用〈靈能火焰飛彈〉攻擊了其中兩隻,史瓦格法洛攻擊了另一隻。雖然成功命中對方,但似乎未能一口氣擊垮那些巨鷹。

  沒想到,剩下的巨鷹居然一齊衝鋒,而且攻擊對象不是目標更大的綠龍,而是龍背上的其他人。尤格諾烏茲、烏爾巴特、史瓦格法洛閃無可閃,直接就被巨鷹撞飛,從龍背落下,摔進森林裡。

  雖然出乎我的意料,但優良市民也不可能因為摔下個一、二百呎就喪命,我扭身翻轉重新面對剩下的三頭巨鷹,再一發〈靈能火焰球〉徹底解決他們。然後才俯衝進入林中,尋找同伴。

  我花了一點功夫才找到其他人,不過看起來大家的模樣都有些狼狽。他們用靈質牆包住自己,以免被敵人夾擊圍攻,更多的荊棘生物包圍著靈質牆,我一眼看去至少有兩頭熊型生物,兩頭狼型生物,全部都是由荊棘所構成。

  由於荊棘生物直接爬上了靈質牆,我看情況危急,趕緊俯衝過去,張嘴就是〈龍焰噴吐〉,黑曜石龍的火焰噴吐雖然威力不能說有多強,但至少火焰對這些半植物半構裝的生物應該有額外效果。

  中間烏爾巴特還被荊棘熊予以熱情熊抱,最後還是史瓦格法洛用〈靈能火焰球〉解決問題。尤格諾烏茲則替受傷的同伴補血。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5

  但我們還來不及好好喘息,天空極度不自然地湧現烏雲,眨眼間只剩濃黑的雲朵,驚雷驟響,聲音之大若非我體質異於同族,恐怕已經被震攝當場了。

  「你們沒事吧?」我透過心靈感應問。

  「呃……我好像聽不見聲音了。」史瓦格法洛吶吶地說。

  耳聾的效果嗎?還來不及評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空降下了雨滴,轉瞬間空氣裡瀰漫著酸腐的臭味,木枝、樹葉全被雨水所腐蝕。同伴們則是痛得哀哀叫。

  幸好我做為西斯僧團的龍騎士,龍鱗甲對各類元素都有些許抗性,勉強抵受得了。

  「〈復仇風暴〉?!」尤格諾烏茲略顯驚慌地說。「這是九環德魯伊神術啊。」

  德魯伊!?這個玫瑰塔主是個大德魯伊?但是看到那些荊棘生物的殘骸,似乎又顯得很合理。順便把殘骸收進次元袋中,這種東西說不定具有研究價值。

  接著腳下的土地傳來規律的震動,地震?德魯伊使用〈地震術〉似乎也頗合理,不過震動強度十分一致而規律。我往遠處望去,果然並不是地震,而是巨大的樹人朝著我們衝鋒奔來。

  「怎麼辦?」史瓦格法洛看了看其他人。「要打?還是要退?」

  「要走也沒那麼容易,這個森林有問題,我剛剛嘗試過傳送,但沒有生效。」烏爾巴特難得嚴肅地說。

  我自己並未受到什麼傷害,但其他人在墜落和跟熊狼的交戰中多少受了一點傷。而在我們猶豫不決中,情勢陡變。

  高大的樹人突然停下,隨即轉身往回跑,方才還持續下著酸雨的烏雲轉瞬消失。我們一時間也摸不著頭腦。

  「應該是德魯伊身邊發生了什麼變故,所以才讓他中斷了〈復仇風暴〉,並且召喚樹人回到他身邊。我先飛過去看看,你們盡快跟來,順便叫斯比幽克斯來幫忙。我感受到靈力的擾動,大戰在即。」

  雖然在濃密的森林中,但綠龍的飛行速度也遠非其他生物可以比擬,很快就靠近了異常狀態的位置。一大批形狀各異的生物包圍著一處空地,樹人和荊棘動物則構成一道防線守護著空地。進攻方的數量超過三十,每一隻的頭部插著藍晶,散發出璀璨的詭異光輝,就如同昨天交手的藍晶巨腦蟲一般。

  不一會兒,其他人也來到我身邊。接著天搖地動,森林的樹木劇烈搖晃著,大地裂出兩道裂縫,鑽出兩隻巨大的霜蟲,當然頭上同樣插著巨大的藍晶,讓人想起當初在雪鳴山腰上遇到的那隻巨蟲。

  其中一隻霜蟲昂起頭,蠕動著身軀,接著居然咳出了一團東西,那東西落在地上,一層虹色薄膜褪去,居然是個人!穿著鑲紅邊的黑長袍,白髮的長髮飄逸還有墨色的肌膚。呃額?卓爾?這個世界也有黑暗精靈?

  黑長袍的女卓爾立刻揮舞著手上的法杖,空氣中頓時飄散成片的落葉,彷彿秋風掃過枯黃的樹林,而樹葉飄落,眼前的景象也隨之一變。樹人和荊棘生物保護的空地並非空地,而是一棟巨大的玻璃溫室和一座攀滿藤蔓的石塔。

  玫瑰塔不算太高,大約三十呎左右,塔頂就站著兩個人,一個正是我們此行的目標,大法師路德;而他身邊站著的顯然就是玫瑰塔主,玫瑰塔主穿著女性的服飾,但身體卻完全呈現著植物的木質紋理。

  雙方針鋒相對,似乎沒有注意到我們的存在。卓爾再次揮舞法杖,大片的火焰席捲了大溫室,但是火焰散去,溫室卻顯得毫髮無損。

  女卓爾接連出手,雖然沒有效果,但也頗逞了些威風。不過我們很清楚,玫瑰塔主並不是個省油的燈。站在塔頂的她,輕輕舉起手,卓爾腳邊的土地立刻拱出無數的土塊,無數的藤蔓、荊棘眨眼間從土中竄出,立刻把女卓爾包進一個碩大的荊棘巨繭中。

  隨後霜蟲發出震耳欲聾的大吼,大概是某種震攝效果,吾輩優良市民只有烏爾巴特一個人中招,身體僵硬了起來。另一隻霜蟲就直接衝撞上溫室,但被溫室的某種防護壁所阻隔,只是霜蟲依舊力攻不懈。

  大概是因為烏爾巴特的反應,路德和玫瑰塔主終於留意到我們的方向。路德臉色驚駭欲絕,立刻施放了〈鏡影術〉,不過效果甚弱,只變出三個鏡影。

  我立刻化身為以太龍,進入虛體狀態,飛向玫瑰塔。而荊棘巨繭很快就被從內爆發的火焰所燒盡,露出脫困的女卓爾。看起來玫瑰塔主和女卓爾都十分強大,但我還是想盡力嘗試擊敗路德。

  最後我以靈能些微地扭曲了時間,給了我足夠的時間瞬間衝到路德身邊,對他連續揮出八下攻擊,並且成功擒抱抓住了路德。

  而我在出手前,也對玫瑰塔主發出心靈感應的通訊:「我們的目標只有路德!」

  雖然我沒有把握玫瑰塔主會如何回應,但我還是願意搏一搏。

  結果令人意想不到,玫瑰塔主吟唱繁複的咒文,憑著我對秘法的知識,至少可以知道那是九環法術〈時間暫停〉!糗了!我當下滿頭大汗,雖然推測玫瑰塔主十分厲害,但實在沒想過她竟是一個能使用九環法術與九環德魯伊神術的頂級強者。

  我無法阻止她施放〈時間暫停〉,只能在這個瞬間以靈能插入動作施放了〈庇護之翼〉,用龍翼包住路德和我自己。接著法術生效,時間停滯。

  當時間再次流動時,玫瑰塔主已消失無蹤,溫室的防護壁也隨之消去。

  卓爾發現玫瑰塔主逃走,她雙眼發出異芒,掃視了一下四周。令人震驚的是,那似乎是我們前陣子才透過「永恆之圓」研發出來的新靈能〈辨識精萃〉。卓爾看完之後,嘆了一口氣,看向一旁的同伴。「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來自托瑞爾的老朋友。既然我拿不到我要的東西,就只好從你們身上尋求補償了。」

  後來終於趕到的斯比幽克斯則是冷哼一聲,「希望你不要後悔,因為我不會讓你後悔。」

  穿著黑長袍的女卓爾傲慢地放話之後,卻迅速以傳送離開現場。留下巨大的霜蟲還有那些跟樹人糾纏的藍晶生物。

  玫瑰塔主走了,卓爾也走了,那個卓爾有辦法驅使那些藍晶生物,而她似乎也在尋找精萃。看來我們非得好好調查這些藍晶不可了。

  而既然抓到了路德,我打算嘗試別的方法。我施展了〈人格分裂〉,連續對路德施以心靈催化,讓他徹底服從於我。

  在我以意志力屈折路德時,其他人則開始對付霜蟲和藍晶生物,由於霜蟲死時會自爆,所以大家都盡量躲避,用遠程攻擊來對抗霜蟲。斯比幽克斯用上火球法杖,而其他人則以〈力牆術〉隔絕自爆區域,在優良市民的聯手之下,區區霜蟲自然也不是對手。

  在我們擊倒霜蟲後,藍晶生物也幾乎被樹人和荊棘生物所消滅,只不過樹人和荊棘生物也損失頗大,戰鬥結束,他們便各自己退回森林中,也沒有試圖攻擊我們的意思。

  「看來玫瑰塔主是個狠角色啊,還會使用九環法術呢……」我喃喃自語。

  尤格諾烏茲站到了溫室前,「我們幫忙把溫室的破洞修好,是不是可以賣個人情給她?」他一邊說一邊施展了靈能修補術,把溫室在戰鬥中破損的大洞給補好。

  「九環法師,招惹,乃愚行。」我記得導師曾經這麼說過。

  第六回完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