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 優良市民漂流記 04

回覆文章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3

  04
  在這座神秘的遺跡中那種感覺更明顯了,陌生又熟悉的低鳴,彷彿「母親」的呼喚,那到底是什麼?在我心靈汪洋彼端的聲音。

  整個遺跡彷彿都是由這種無光澤的灰白堅硬物質所構成,不管是牆壁、地板或天花板,整齊一致,既非金屬也非岩石,我輕輕撫摸著,感受它冰涼的溫度。

  尤格諾烏茲似乎留意到我的舉動,他想了一想說:「我覺得這有點像是某種陶器或瓷器,堅硬但並非無法摧毀,利用音波的特性應該可以破壞,只是它光滑異常,甚至找不出什麼斧鑿的痕跡,不知道是怎麼建造的。」

  我們剛離開外空間避難所不久,趁大家整理行裝,烏爾巴特和斯比幽克斯準備法術的時候,我集中精神聆聽附近的聲響,如果先前那些蘇恩士兵再次出現,他們如齒輪般規律的腳步聲大概無法隱藏。不過,不單沒有那樣的腳步聲,而左邊的通道甚至隱隱透出一些風聲。

  我把這些發現告訴其他人,尤格諾烏茲立刻又想召喚星質構裝體先去探探究竟,我立刻阻止他,「我們直接先往那個方向前進,別再放費時間等構裝體回報。」

  走過轉角,映入我們眼簾的是一個極為古怪的地方,大略正方形的房間中央有著一個由薄牆構成的大圓柱,直接連結著天花板與地板,為什麼能辨認出它由薄牆構成,是因為圓柱的中間整整齊齊地開了兩個長方形開口,彷彿這兩個開口本來就是通道一般,但圓柱體內部卻是中空的,往下沒有地板是一個深黑的大洞,上面的天花板則有著螺旋的紋路,看起來像是可以打開,但現在是封閉的狀態。

  烏爾巴特大膽地走到圓柱的開口處,往下面的洞口看,「底下好像有光耶,」他順手掏出一枚銅板丟了下去,很快就傳來清脆的落地聲,「不算非常深,大概五六十呎吧。」

  烏爾巴特召出魔眼飄下去觀察,在魔眼回報前,我們繞過了圓柱體,來到正方形房間的後方。

  這裡是一條筆直的通道,通道兩旁各有一間房間,只不過房門異常光滑,只有非常細微的一條縫,可以辨認出門的位置,而且沒有門把或任何類似開關的東西;但在門邊有著一個灰白色的小方板,中間有著一個稍闊的橫縫,這到底是什麼?若是鑰匙孔的話,未免太寬而鑰匙也太扁。與其說是鑰匙孔,不如更像是可以拿昆特牌的卡牌插進去?

  總之這個地方處處透著陌生與神秘的氣息,可是卻又不知為何帶有一種微妙的熟悉感。我簡單觀察了一下,看不出有什麼陷阱的痕跡,只不過我們這群人原本都只是普通的市民,無人擅長開鎖或拆除陷阱這類專業技能。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試用〈開啟術〉,當然並未產生作用。

  斯比幽克斯見我試圖用秘法開門,他也開始吟唱咒文,對這道灰門施展了更強大的〈敲擊術〉。接著咔答一聲,似乎有什麼機關觸動,門無聲地向左滑開,直接消失在牆中。「喔,我從來沒見過能這樣滑進牆內的門,一點聲音也沒有耶。」

  門內是一個昏暗無光的房間,大略呈長方形,走進來的地方是短側,另一邊長長地延伸到我們黑暗視界以外之處。門邊有一些空地,往內走些則有一排長桌般的矮檯,越過矮檯後是一條又一條筆直的橫線,與矮檯垂直,感覺像是某種軌道,但看不出實際有什麼裝置。這裡令人費解的事物越來越多。

  門口右邊底端還有一個小房間,兩具屍體倒在房門外,屍體早已化為白骨,但穿著深黑的皮革服裝。靠近一看,他們竟都是我們的靈吸族同胞,黑色革服也跟我族的保濕服有些類似,只是風格略有差異,還有些未知的小裝置。

  我以醫學知識仔細檢查了兩具骸骨,發現他們都死於同樣的傷口,頭骨上有著高熱的灼傷,甚至足以燒穿骨頭。乍看之下倒有點像是灼熱射線類的法術所造成。兩具屍體底下還壓著一個黑色長形的物體,它大約有著短矛般的長度,然後還有著類似十字弩的握把類的東西。是武器嗎?

  「你們看,這是什麼?」史瓦格法洛在矮檯邊問,指著矮檯上的黑色長形物。喔,跟我眼前的東西有點像,只是稍微短一些,但造型十分類似,而我手邊的這個物體,還有著一個類似透鏡的小圓片。

  烏爾巴特也走上前,把玩起那個長形物,突然間嗶咻的一聲,那長形物竟射出一道熾紅的光束,掃過烏爾巴特的觸鬚邊,在牆壁上留下一個焦黑的灼痕。

  「哇,這東西看來挺危險的,是什麼啊?」斯比幽克斯問。

  「不知道,但感覺像是灼熱射線魔杖?」我猜測說,「但這兩具屍體似乎都是死在類似的東西手上。」

  (未完,可能寫不完QQ)
回覆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