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ay] 優良市民漂流記 02

回覆文章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1

  優良市民漂流記 02

  經過斯比幽克斯的探查和我們努力地收集情報後,吾等優良市民大致瞭解了這一帶的情報。星船墜毀的山區名為雪鳴山脈,而墜落點則是在雪鳴山脈的西北部。
  根據鄰近城鎮帕維爾的冒險者所言,雪鳴山脈的主峰上蓋有粗得驚人的鐵鍊,連結著其他八座山峰。相傳這些鐵鍊為霜巨人所建,山頂上還有著神秘的遺跡,但誰也沒能耐登上頂峰一探究竟。
  雪鳴山脈以北有一座矮人城市,格羅茲瑪,根據帕維爾的鐵匠所言,如果我們想賣掉吉斯洋基人的銀劍,這一帶恐怕只有格羅茲瑪的矮人才有本錢收購。日後應該造訪一趟。
  雪鳴山東側有一座玫瑰塔,據說是座法師塔,不過當地居民也不敢輕易靠近,傳聞這位擅長植物魔法的法師,已經在此居住了數百年之久。如果傳聞為真,或許暫時迴避這個地方才是上策。
  我們目前暫居的森林就在雪鳴山脈的西邊,森林以南有一座名為伊瑟倫的古老城市遺跡,帕維爾的居民認為伊瑟倫有著巫妖居住,而這一帶的道路也早已荒廢。比起什麼塔德村附近廢棄礦坑的不死生物傳聞,巫妖無疑是更為難纏,而我也不擅長應付這些亡靈,但是距離甚近,早晚必須清查那個區域。
  我們把現有的三個哥布林據點分別稱為,洞穴基地、繁殖場和森林聚落,洞穴基地是斯比幽克斯最早征服的地方,哥布林在此開闢了一個勉強可用的地下洞穴,目前我們五人都暫居於此,庫格切澤爾的各種水晶材料也存放在這裡。
  森林聚落是森林西部的另一個大型哥布林聚落,當初史瓦格法洛、烏爾巴特和尤格拉烏茲三個人一起征服了此地,據說這裡的位置優良地勢良好,而我也聽說他們殺了不少當地哥布林,或許那裡可以成為日後的主要據點也不一定。
  繁殖場則是我親自出馬的區域,我只是簡單地誘出當地的哥布林酋長,將他支配成奴僕,透過他來支配村落。會叫做繁殖場,也是我們打算在此地培育更優質的糧食。
  「報告偉大的大人!」洞穴基地的新任酋長噗登,氣喘吁吁地跑來我們面前。
  噗登這哥布林既不高大也不強壯,只有一對靈活的大眼睛透出些許聰慧的氣息,若非吾等優良市民到來,應該絕無可能成為酋長。
  「在挖洞時,我們發現一個大水池!我派了三個壯丁下去探探水深,但他們都沒有回來。」他戰戰兢兢,語氣中隱含恐懼,深怕我們因此震怒。「有人說水池被詛咒了。不過,我又派了三個壯丁喝水,他們喝了水之後都沒事,水池應該沒有毒。」
  尤格諾烏茲打發噗登離開,我們則以心靈溝通討論。
  『大概水池底下住著什麼生物。』我提出我的見解。
  史瓦格法洛的額頭微皺,『雖然偵察外界的情報很重要,但若放任自家失火可就得不償失了。』
  大家都贊同這樣的意見,於是立刻準備去水池一探究竟。
  哥布林在拓寬地下洞穴時,無意挖到了這個天然洞窟,洞窟不高也不大,就是一個長三十呎,寬四十呎左右的空間,水池幾乎占滿了洞窟。水不算污濁,但也沒有明顯流動的模樣。
  烏爾巴特啐了一口,『這池子也沒多大,乾脆一把火把水全燒乾了,騰出地方來擴建。』
  史瓦格法洛似乎也贊同,『或是鑿個洞把水引出去?』
  『我們的洞穴在地底,要把水引到更低處恐怕不容易。』我直白地指出這個提案的盲點。
  『先下去瞧瞧再做打算?』尤格諾烏茲算是居中協調。
  斯比幽克斯活動了一下筋骨,『我是可以變化成水中生物,那你們呢?』
  我想了一想,『我可以對其他人施放〈激流之心〉,讓大家能在水中呼吸和游泳,必要時還可以產生〈自由行動〉的效果。』
  於是我們便陸續躍入水中,斯比幽克斯一個扭身,居然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章魚。
  『水好冷喔。』烏爾巴特低聲抱怨。
  『看來池水比想像的更深。』尤格諾烏茲指著黑不見底的水池下方。
  我們小心地游著,始終沒有看到池底,估算起來應該已經下潛超過一百多呎了,難道這是什麼深淵不成?
  不知道為什麼史瓦格法洛和尤格諾烏茲落在後方,但我也不以為意。
  一直下潛到兩百呎左右的深度時,終於見到底部,而這也不是封閉的池底,而是有著水平的通道可以通往另一個方向。
  再游了一小段,出現了一個可以上浮的空間,雖然不需要換氣,但我們還是上去看看情況,或許那邊別有洞天。
  浮上來的空間結果十分狹小,只能算是一個氣室,乍看之下也沒有什麼其他出口。
  然後突然間,一個聲音出現在我的腦海。『沒想到在這裡會出現如此令人熟悉的味道。』
  『請不要緊張,余對諸位沒有惡意。』那個聲音似乎同時在我們所有人的心靈中出現。
  『附近百呎內感覺不到其他心靈活動。』斯比幽克斯的聲音略顯焦躁。
  那個聲音繼續,『余許久不見外客,請容余不便現身。但能感應到諸位,令余不勝懷念。』
  『報上名來,你方才在水底就對我們做了什麼手腳吧?』尤格諾烏茲語帶不悅。
  『余名為伊魯諾茲,那只是引諸位來此一會的小伎倆,余只是想與諸位交個朋友罷了。』
  史瓦格法洛微微提高了聲音。『交個朋友?』
  『余要送一份禮物給諸位。附近的山中近來的低鳴越來越明顯,令人不快,難道諸位沒有感覺到嗎?若諸位能上山一探,必有所獲。』
  『附近的山上,你是說雪鳴山脈?』烏爾巴特反問。
  『余不知外人如何稱呼那座山。』
  『山巔上有八條鐵鍊連接其他山峰?』我補充問道。
  『嗯,便是此山。』
  斯比幽克斯繼續問:『所以你希望我們去調查那個霜巨人遺跡?』
  那聲音嗤笑一聲,『那些蠢笨的霜巨人不過只是守衛。怎麼樣?這個禮物絕對不會讓你們後悔的。』
  『伊魯諾茲閣下,恕我直言,就我聽來,只是閣下被山中的低鳴所擾,希望拜託吾等解決閣下的問題。這叫做委託,不叫做禮物。』這種程度的花言巧語就想奏效,簡直貶低吾等優良市民的智商!
  『而且若我推斷無誤,閣下應該是居住在地底水中的底棲魔魚。』住在水底又有著強大的心靈能力,恐怕八九不離十。
  『呴呴呴,不錯,余確實為魔魚一族。余先前所言未盡,雪山之巔的遺跡乃是爾等族人所建。』
  魔魚平平淡淡的一句話,卻在我們心中激起巨大的漣漪。這個世界也有我們的同胞?甚至有著同胞建立的城市嗎?就算只是遺跡,也一定會留下什麼線索吧?
  我壓抑著內心的激動回答道:『如此,我們調查若有所獲,必定會再告知閣下。』
  『如果覺得之前的哥布林味道不錯,我們可以再送一些來。』尤格諾烏茲心情愉悅地說。
  『呴呴呴,那也無妨。余敬候佳音。』
  我們盡快離開水池,回到洞穴基地。並且吩咐噗登在水池入口的洞穴設置柵欄,不准哥布林輕易闖入。
  『去一趟森林聚落再談吧。』我如此建議。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1

  這裡曾是一座繁榮的哥布林城鎮,不過在烏爾巴特、史瓦格法洛和尤格諾烏茲的征服後,現在剩一批哥布林老弱居住。他們還群聚起來膜拜一根有著雕刻的木柱,走近一看,上頭居然刻著老大一顆章魚頭。
  這些弱小的生物一見到我們不是發抖膜拜,就是四散逃竄。
  『洞穴基地那個地方大概沒辦法久住了。』我直接先說結論。
  『想到家旁邊住著底棲魔魚,確實令人不安啊。』
  『不然我們把洞穴基地的哥布林搬來這裡?』史瓦格法洛說。
  我看了看四處奔逃的哥布林,還有聚落荒廢的模樣,忍不住問:『你們當初是怎麼搞的?這個地方怎麼變成這副德性?』
  『嘛~我也不記得了呢。』烏爾巴特歪頭微笑著說。
  我嘆了一口氣,決定放棄追究這件事。
  『先把那幾個戰蜥人搬來這裡,順便讓他們捕捉在森林中逃散的哥布林好了。』我停頓了一下,『短時間內,我們跟那隻底棲魔魚應該還不會起什麼衝突,匆忙遷過來,如果又找到更適合的地點,豈不又得搬一次。』
  『嗯,南邊的人類遺跡說不定也很適合。』斯比幽克斯附和道。
  『總之,一定要上山去探索雪鳴山頂的遺跡。』
  『要不要進人類城鎮一趟採買一些用品?這趟我想帶上那個雌性精靈,她似乎具備一些野外求生探索的能力,只不過什麼裝備也沒有。』我提議道。
  大家似乎也都同意,於是隔天我們就分批來到這個名為帕維爾的人類城鎮。

  根據先前斯比幽克斯的調查,我們知道帕維爾是距離我們最近的人類市鎮,還算繁榮的一個地方。城鎮分成四區,分別是市集區,除了有著大市集與許多商店之外,也有不少酒館林立,很適合打探情報,當地最大的傭兵團「暴風之手」的總部也在這一區。
  我沒有什麼偽裝,就帶著雌性精靈,穿著一身龍鱗甲到此採買裝備,一方面是龍鱗鎧甲的包覆度很高,而我又跟其他同胞長得不太一樣,某方面而言我還算跟人類稍微相像一些。
  我替她買了複合長弓、羽箭、鍊衫和背包睡袋之類的冒險裝備,可惜她淪為奴僕的時間太久,似乎已經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問她什麼都沒意見。
  我也稍微在城裡打聽了一下,聽說風暴之手派了人去調查最近山上傳出巨大爆炸的原因。這可有點麻煩,所謂的巨大爆炸應該是指我們星船墜毀時的聲音,如果讓他們從星船那邊發現太多線索,也不太妥當,看來得處理一下。
  帕維爾的其他區域包括了花園區,是貴族與有錢人的住宅區,那邊還有一棟大約三、四十呎的法師塔,叫做星芒塔,住著一位路德大師。先前俘虜的未成年人類雌性法師似乎就是他的弟子。另外還有城堡區,也就是城主維希拉的城堡所在。
  最後是神殿區,顧名思義就是城內神殿的聚集區,這裡最主要的教會是什麼聖焰教堂和一個卡爾蒂雅神殿,都是沒聽過的神祇。除了神殿之外,墓園也在這一區,還有城裡的貧民窟也在此處。
  逛到此地時,我遠遠看見把兜帽壓得低低的烏爾巴特,不知道他跑到這種地方來幹嘛?要採買魔法道具也不該往貧民窟跑。還來不及詢問,就眼睜睜地看著一個人類幼體撞上了烏爾巴特,同時動作迅速地扒了他的錢袋。
  烏爾巴特似乎沒有發覺自己的錢袋被偷,但還是轉身追了上去。我想這種小事烏爾巴特自己就可以處理,不需要我多管閒事。於是我便繼續帶著雌性精靈在神殿區閒逛。過了一會兒,準備離開的時候,我又看見了烏爾巴特的身影,這次他帶著另一個年紀稍長但同樣未成年的人類雄性幼體,走進了一間破爛的小屋中。如果他只是嘴饞想找些點心,希望他記得擦嘴善後。
  我們在城外會合,烏爾巴特姍姍來遲,但我很禮貌地沒有多問他到底幹了什麼。只記得隱隱聽見什麼「傑哥不要」的喊叫。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又為什麼會聽見這樣的謎之音?

  我告訴其他人關於人類派出冒險者調查星船墜毀地點一事,大家同意先去那個地方看看,反正往山頂去也算順路。於是一行人直接往雪鳴山脈出發。
  隔我和斯比幽克斯決定先飛去探探情況,其他人沿路隨後跟上。斯比幽克斯變成一隻老鷹,我則是因為〈改變自身〉僅能變為同類生物,於我而言,就是變成一頭幼龍。
  飛到墜毀地點時,大概是因為接連下了幾場雪,星船與吉斯洋基戰艦的殘骸幾乎被雪覆蓋得差不多,附近也沒有看到什麼人影。於是我們決定回頭擴大搜索範圍。
  我留意到一處山壁的洞穴隱隱透出火光,斯比幽克斯便飛近偵察。
  『有八個人類,其中有三個智力高於一般。』
  『八個,有點多呢,看來還有施法者。要出手嗎?』我謹慎地問。
  不過斯比幽克斯直接以行動回應我的提問。他飛到洞外,落地變為一名人類雌性冒險者,並且裝出一副受困於風雪的旅人模樣。
  『隨時支援我。』他淡淡拋下一句。
  負責守夜的人類似乎在討論是否要讓斯比幽克斯進入洞穴,其中一人轉身走進洞穴深處。斯比幽克斯隨即隱身,並對洞穴內部發出〈心靈震爆〉。
  我嘆了一口氣,也飛到洞口現出原形,對洞穴內再一發〈心靈震爆〉。靠近洞口的五個人連慘叫都來不及,全數震攝在原地。靠內的人卻喃喃念咒,開始施法。
  斯比幽克斯以〈力牆術〉阻隔了內部醒來的三個人,似乎是打算阻止對方逃跑。我聽了一下第一個施法的人,施展的似乎是〈高等隱形術〉。
  我以〈次元跳躍〉立刻貼近剛剛隱形的人類施法者展開攻擊,雖然對付的是隱形的目標,但在我的全力八連擊之下,我很確信六下攻擊成功命中敵人,那溫熱的軀體瞬間在我腳邊倒下,雖然形體依舊沒有出現。
  在我擊倒施法者的同時,力牆後方的另外兩名人類也察覺到遭到襲擊,一個雌性一邊尖叫一邊施展了〈隱形術〉,另一個雄性則是爬向雌性施法者,抱著對方快速地唸著咒文。
  『不妙,是〈次元門〉。』我只來得及對斯比幽克斯發出警告。而那兩人在我眼前消失於空氣中。就算是力能牆也無法阻攔次元傳送啊……
  『我去追他們。』我隨即也以〈次元門〉傳送到洞外的雪地中,一眨眼的功夫,兩個人居然消失無蹤,勉強剩下一些足跡可以辨識。另一個傢伙也隱形了嗎?
  我繼續以〈次元門〉往山下追,同時抽空施展了〈識破隱形〉。
  只能說這兩個人類實在運氣不佳,正巧撞上了循路過來的史瓦格法洛、尤格諾烏茲與烏爾巴特。
  似乎是史瓦格法洛先識破對方,雖然沒辦法確定對方的位置,但〈閃電能量球〉的爆發範圍足以涵蓋所有的可能性,人類的慘叫聲連身在後方的我都清晰可聞。
  雄性人類滾倒在爆炸範圍內,現出了身形,並且一副失去意識的模樣,但隨即他身上便發出一陣溫和的黃白光輝,看來是治療法術,而雄性人類也立刻清醒過來。
  尤格諾烏茲當然沒打算放過這個機會,〈人類定身術〉就是為了這種時候而存在。可惜這兩個人類似乎意志相當堅定,尤格諾烏茲的法術並未奏效。
  烏爾巴特也試著對他們使用支配心靈的靈能,但同樣沒有成功。
  史瓦格法洛衝上前去,對著仍在隱形中的雌性人類一陣猛攻,順利地抓住對方。而雄性人類發出一陣悲鳴,再次使用〈次元門〉逃逸,可惜我聽過人類的一句俗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我從數百呎的後方一發〈火球術〉,瞬間爆發的火焰徹底烤熟了那個雄性人類。不過跟他的其他同伴相比,能在戰鬥中死去,毋寧是幸福的。
頭像
微阿光
文章: 723
註冊時間: 2018-11-18, 01:31

2018-11-20, 02:42

  史瓦格法洛徹底制服了那名雌性人類施法者,我則是扛起逃跑者的焦黑屍體,眾人一同回到人類們紮營的山壁洞穴。
  斯比幽克斯早已制服了其他人類,可惜的是最先被我攻擊的施法者顯然死得十分徹底,無法讓我從他腦中掠取更多祕法知識。
  既然人類們都替我們準備好了紮營地點和營火,優良市民當然不會浪費,心懷感恩地接收了這個營地。我們一邊清點戰利品,同時開始盤問那名雌性人類。
  起初烏爾巴特再次嘗試對她使用〈心靈探測〉類的能力,即便一臉驚恐還混著淚水與鼻涕交雜的污漬,雌性人類再次抵抗了烏爾巴特的心靈力量。
  於是斯比幽克斯決定換個辦法,「你最好乖乖交代清楚,不然我就把你的同伴全部殺死!」雖然斯比幽克斯努力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但他又變成了人類軟妹子的外型,一點威嚇力都沒有。
  我搖搖頭,過去把那個意志堅定的雌性人類擺到我面前,暴君騎士的絕望靈光籠罩著她,我盯著她半晌,才緩緩開口:「你聽見他說的了,老實回答我們的問題,否則你會親眼看見自己的同伴,被活剝腦殼,活生生地連髓液都被吸得一乾二淨。」
  我掀開盔甲的護顎,露出活動的觸手與親切的微笑,「當然,就算你不顧同伴的死活,堅持拒絕合作,你鮮美的大腦也可以把我們想知道的清清楚楚地說明白,如同攤開的一本書。」
  「我相信你有足夠的智力做出理性的判斷。」我的觸手輕輕品嚐了她臉頰上的液體,充滿了恐懼與緊張……

  「我……我叫伊蘭娜,是卡爾蒂雅的牧師。我們都是風暴之手傭兵團的成員。我們奉命來調查山上的爆炸。」年輕的雌性人類眼眶含淚地說。
  據她所言,最先被我殺死的法師叫做凱里安,對,我用法術保存了他的腦,或許之後還能從中獲取一些秘密。在逃跑時被燒死的是術士薩多。他們三個施法者是隊伍的領隊,也是風暴之手中的高級成員。其他五個人則相對只是輔佐的低階成員。
  他們根本還沒找到爆炸地點就被我們襲擊,所以對於爆炸的實際情況一無所知。
  「那個凱里安是大法師路德的弟子嗎?」斯比幽克斯插嘴問道。
  「不,當然不是。」伊蘭娜有些意外的模樣。「路德大師跟風暴之手的關係不太……和睦。」
  老實說,她知道的事情實在不多,問得差不多了,我就把她交給其他人,讓他們把牧師洗腦成奴僕。
  斯比幽克斯特地挑選了那五人中長相特別俊俏的一個遊俠,留下來作為奴僕,其他人就當成了我們隔日的早餐。
  隔天早上,斯比幽克斯特地化身為百足魔獸,我們刻意在洞穴中留下一些屍體和較為普通的裝備,再讓斯比幽克斯的百足魔獸衝入洞穴中大鬧一番,並且一路追到外面,連帶把術士喪命的地方也徹底破壞。
  這樣一般人頂多覺得他們在紮營時,不小心遇到百足魔獸襲擊而全團覆沒。
  於是我們繼續上山,從路上經過墜毀地點時,斯比幽克斯先停下了腳步,『有東西,有某種東西在地下活動。』
  大家提高了警覺,紛紛使用〈漂浮術〉浮起或是直接飛起來。
  『是霜蟲,而且有點奇怪……我去引他出來。』斯比幽克斯再次直接行動,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他是積極還是衝動。
  他又變成了百足魔獸鑽進土中,我們各自飛到高處,然後看著巨大的霜蟲衝破雪地竄出,果然那隻霜蟲非常奇怪,頭部和身體的許多部位都覆蓋著水晶狀的晶體,並且散發著微妙的靈能波動。我猛然閃過一個想法,為什麼那霜蟲會令我想到庫格切澤爾的星船魔力爐?
  霜蟲與百足魔獸宿來是死敵,就算產生了某種異變,顯然還是維持著舊有的習性,飛快地追著斯比幽克斯跑。
  我們留在原地等了近兩個小時,斯比幽克斯才變成老鷹飛回來。原來這傢伙直接把霜蟲引到了山腳下的人類村莊,霜蟲瘋狂地在人類村莊中肆虐,而斯比幽克斯就趁亂變成老鷹飛走。
  『嘿嘿,加上這個水晶霜蟲作亂,人類應該更沒空調查爆炸的事情了。』斯比幽克斯略顯得意地說。
  這樣肯定能拖緩人類的腳步,可是突然冒出這麼一隻怪異的霜蟲,難道不會更令人懷疑雪鳴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並沒有把這樣的疑慮分享給其他人。等我們進入雪鳴山巔的遺跡,說不定會引起更無法掩飾的動靜。


  雪鳴山上風雪交加,看起來多年積雪不化,普通生物若是沒有充分裝備,應該無法在山上久待。幸虧尤格諾烏茲提供了法術防護,讓其他人不致受凍,我自己是有龍族的元素抗性,倒沒什麼特別感覺。
  大概中午的時候,我們就能看到那些連到雪鳴山頂的巨大鐵鍊,每一條都粗得足以讓人在鐵鍊上行走。所以這是某種通道?
  越靠近山頂,我們也漸漸感覺到底棲魔魚所說的那種在腦海中的低鳴,不知為何這種感覺有些懷念,令我想到「母親」。或許伊魯諾茲所言非虛,山中確實藏在我族同胞的痕跡。
  然而在山頂下方,霜巨人聚落就直接阻在通往山頂的道路上,一見我們靠近,兩個霜巨人就靠了過來,張嘴厲聲吐出幾個簡短的音節。嗯,糟糕我從來沒學過巨人語這種粗鄙的語言。
  『我們沒有敵意,我們只想前往山頂。』我先試著心靈感應的方式溝通。
  巨人重複大喝的短句。完全無視我的話,我甚至感覺不到他們的心靈。我換用龍語跟他們講話,但他們似乎也聽不懂龍語。真是粗魯的鄉下人。
  『我懂巨人語。』史瓦格法洛湊上前,開口吐出鏗鏘的短音。
  雙方交談了一陣子,其中一個巨人呆傻地轉身走回聚落中。我觀察了一下,看起來這個霜巨人村莊大概有二、三十人,目前沒有看見老弱,放眼望去都是成年生物。特別引人目光的是,這批霜巨人似乎非常喜歡在身體上做穿刺裝飾,每個人身上都釘穿了許多金屬,金屬環、金屬釘什麼都有,臉、手、胸部和腹部到處都是,看起來也都是些陳年老疤。
  『他們不讓人上山,說山上只有邪惡存在。』史瓦格法洛向我們解釋溝通的過程。『我叫他們的酋長出來說話。』
  不久,果然走出一個更高大魁梧的霜巨人,身上同樣有著許多金屬穿刺,壯碩的身軀上還有許多剽悍的疤痕。他的聲音宏亮,言語粗鄙,講起話來充滿了不容拒絕的強硬態度。
  斯比幽克斯不知何時又失去了蹤影,希望他不要闖出什麼禍來。霜巨人村落後方有一條小路直通山頂,還有兩名霜巨人站在路上似乎在看守著什麼。
  烏爾巴特大概也有點不耐煩,逕自開始施展〈隱形術〉,然後巨人村長立刻指著烏爾巴特咆哮,不用聽懂也知道講的不是什麼好話。
  『他說他們在看守這個地方,不讓人上去。他們的英雄維瑟斯,啟蒙了他們,給了他們對抗邪惡的力量。』史瓦格法洛繼續解釋,同時指了指山上的一片浮雕。
  哈,一個霜巨人戰士拿把大劍捅進另一人的胸口,而那人有著一顆章魚頭。那個所謂的英雄,身上似乎也有一些像金屬釘的圖案。
  這還真是再清楚不過了,看來底棲魔魚的情報也過時太久,這批霜巨人早已反叛了他們過去的主人。
  『看起來用和平交涉的手段應該是行不通了。』我對其他人說。『先走吧,暫時離開這邊再討論。』
  烏爾巴特轉眼居然消失了,〈次元門〉嗎?山頂小路上的那兩個守衛立刻大喊地衝上山頂,連帶讓村子裡的霜巨人也有些騷動。
  不過十幾秒,烏爾巴特便重新出現在我們身邊,『哇,他們反應好激烈,一發現我上山就立刻衝了過來。』他依舊有些嘻皮笑臉。『山頂是個凹地,只有正中間有一扇門,看起來是通往下方。看門的尺寸應該不是給霜巨人用的。』
  我們退開了一段距離,但不知道為何巨人那邊依舊有些騷動。接著消失一陣子的斯比幽克斯突然滿頭是血地出現。『混蛋!那兩個守衛似乎有某種感應能力,快跑,我覺得我好像徹底激怒他們了。』
  斯比幽克斯拉著大家迅速往山下跑,而那兩個疑似守衛的霜巨人則是完全不理會其他村民,朝我們直衝而來,其他霜巨人似乎也是一臉茫然。
  跑了一會之後,尤格諾烏茲開口:『看起來只有兩個守衛追來,不然……』
  大家很有默契地在雪地中散開,以行動回答了尤格諾烏茲。

  近距離一看,才發現這兩個霜巨人的外型比起其他巨人更顯詭異,他們渾身上下都插滿了金屬釘,數量遠遠超過其他巨人,而最詭譎的是,他們居然在兩眼眼窩中也插進了長長的大釘,看起來直穿到腦後。這些巨人真的是活物嗎?人形生物可以受到這樣的傷勢而不死?
  霜巨人守衛直衝斯比幽克斯,看起來他真的是惹毛了對方。粗如鐵柱的巨斧重重掄在斯比幽克斯身上。看起來好痛啊……
  我隨即次元躍前,對斯比幽克斯面前的巨人飛快揮出八下連擊,從手上傳回生命能量的溫熱感,至少這些巨人並非不死生物。而且他似乎受到重創,發出痛苦的呻吟,看來也不是難以擊倒的目標。
  接著烏爾巴特施展了某個陌生的幻術,另一個巨人腳底的影子居然伸出無數的手,把霜巨人拉入自己的陰影中。
  斯比幽克斯匆匆退後,對霜巨人手上的巨斧施展〈油膩術〉,霜巨人險些握不住武器。而尤格諾烏茲趕忙往前,治療受傷的斯比幽克斯。  
  史瓦格法洛則貼近攻擊斯比幽克斯的巨人,刻意吸引他攻擊,以火焰反噬對方。
  霜巨人反手站在他身旁的我,但揮擊的動作太慢,被我以力能盾彈開。
  而我再次發動攻勢,雙爪連擊後我踩上巨人的大腿,直接跳上他的肩膀,四隻觸手同時攀住他的腦袋,沉腰迴身,觸手一齊發力,直接把霜巨人的腦袋從肩膀上扯下來,滾燙的赤血灑滿了純白的雪地。
  烏爾巴特的陰影幻術沒有辦法長時間拖延對方,另一名巨人掙扎地從影子裡爬出來,不過他剛爬出地面,一旁準備的史瓦格法洛就以〈火焰能量射線〉將他燒得半身焦黑。
  尤格諾烏茲和斯比幽克斯分別以〈靈質牆〉與〈力牆術〉阻隔對方,史瓦格法洛再以〈火焰能量球〉在力牆術上方引爆,徹底將那霜巨人守衛燒死。
  『這些怪物到底是怎麼回事?似乎無法對他們使用心靈影響類的能力。』烏爾巴特先問。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見用釘子戳眼而不死的人形生物。』我蹲下來研究巨人頭顱中的金屬釘。『沒見過的金屬……拔回去研究吧。』
  『動作要快,我看其他巨人早晚會來找這兩個守衛。』斯比幽克斯望向山頂。
  於是我們匆匆收集了屍體上的金屬釘,決定先回去一趟,改日再探雪鳴山巔。

  第二回完
回覆文章